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痴情人
    “还真是有趣呢。”周云萝觉得林寞走路的样子很滑稽,噗嗤一笑,“好像鸭子一样。”

    林枫好几次主动找周瑾轩攀谈,周瑾轩都只是很礼貌地回复一下,并不热情。

    倒是周宾,一副和周瑾轩哥俩好的样子,提出过几日三个人一起去东林打猎。周瑾轩以有事拒绝了。其实林枫这次邀请他,他能来已经很不错了。

    林枫只好跟周宾约好去东林打猎。

    在宴席上,周云萝还认识了定国公府的嫡女苗若兰,史中丞的女儿史婉儿,杜大人的女儿杜灵灵。

    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几个人约好宴席之后相互都要拜访。

    周云萝和苗若兰一见如故,还交换了手帕。

    不久宴席结束了,人群散去,华灯初上,齐王府上光影寂寥。

    林枫喝多了几杯,心情却不见舒爽,叫来几个仆从,让他们四处宣传他给周筝筝送香料的事。

    “记住,一定要说买下整个清香庄的香料,并且周大小姐全都收下了。”林枫眼中闪过邪恶,咬牙说道,“本王就不信了,本王这样难道还不能和周筝筝扯上关系?本王看到时候,周瑾轩如何拒绝和本王合作。”

    林枫送周筝筝香料这事可大可小,周筝筝才八岁,就算收下了也没什么。可这事若是大加宣扬,被百姓一议论,就变味了。

    倒好像林枫和周筝筝青梅竹马一样,连带着吴国公爷周瑾轩是不是也是默认和林枫的交好?

    这事情就复杂了。

    毕竟林枫是皇上宠爱的皇子,周瑾轩总不能说他没有和林枫交好,那样不是打了皇家的脸面了?

    林枫这一招,还算高明。

    他最先的确是想讨好周筝筝,他对周筝筝很感兴趣,也有意娶她为妻。

    可他更想要的是,吴国公府的势力。

    偏院里,一盏豆油灯,老者在吃一盘酱菜。

    林枫问:“亚父,为何山珍海味你都不要,却天天吃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难道你不希望我对你好一点吗?”

    “对老夫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伙食了。”老者眼中透出淡淡的回忆来,“老夫最怀念的,就是过去跟你娘一起吃粗茶淡饭的日子。”

    林枫叹了口气,“亚父原来也是痴情人。”

    老者放下筷子,定定地看着林枫说:“莫非殿下你也是痴情人?”

    林枫淡淡一笑,“说来也是奇怪,我如今总是会想起周家那个大姑娘。”

    老者说:“齐王,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切不可为情所困,忘了初衷。再说了,我听说,萧贵妃娘娘似乎和孙才人不合,这可不是好事啊。”

    林枫说:“孙才人因为新得圣宠,多次对萧贵妃娘娘无礼,宫中才有这样的传言吧。”

    “贵妃娘娘的外家已经无人,又年老色衰,如果能和孙府合作,孙府必会成为齐王您的助力,也是萧贵妃永保安康最好的方法。齐王殿下,这点,你一定要提醒萧贵妃娘娘才是,不可和孙才人置气,反而要拉拢她不可。”

    老者一席话,林枫是听进去了,“我明日就进宫告诉萧贵妃。”

    如今后宫没有皇后,庆丰帝把后宫大权交给太后和萧贵妃,宠爱的美人虽然多,可都没有逾越过萧贵妃了去,最大的原因是萧贵妃有个养子林枫。

    孙才人进宫不久就因身体有奇香,得了圣宠,难免恃宠而骄,对萧贵妃无礼,目中无人。

    萧贵妃何等老成之人,表面上那是丝毫不计较,反而送上香囊花草给孙才人鉴赏,嘴里还热情地叫妹妹。

    林枫知道萧贵妃一定在花草里做了手脚,就不再担心。

    其实只要孙才人生不出孩子,孙才人再年轻漂亮,在后宫里也渐渐会变得无依无靠,最后还不是要去求萧贵妃?

    姜,还是老的辣。

    吴国公府。

    秋风吹皱了池塘里的水,几个奴婢撑着小船,去打捞落荷。

    荷花衰了,夏天过去了。

    周筝筝带着周瑜恒逗周笑笑玩。她如今花了很多时间陪伴着她的弟弟妹妹。周云萝想过来一起玩,都被她远远地打发走了。

    “姑娘,不好了。”水仙急匆匆地走过来,“府外都在传言齐王殿下买下整个店铺香料送给姑娘的事,甚至还有人说,有人说……”

    “哦,说什么呢?”周筝筝似乎毫不在意,林枫这个人素来如此,对你甜言蜜语的同时会狠狠插你一刀,还是背后一刀,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们竟然说,吴国公府素来和齐王交好,姑娘您和齐王还是青梅竹马……”水仙不敢再说下去了。

    周瑜恒说:“姐姐,你才没有和齐王青梅竹马呢。谁再胡说,我去揍扁他。”

    周筝筝笑着摸了摸周瑜恒的头,“姐姐没事,好弟弟,姐姐让人先送你和笑笑回房间玩,姐姐晚上再来找你。”

    周筝筝可不想太早让周瑜恒看到人间太丑恶的一幕。

    嬷嬷带着弟弟妹妹走了。

    周筝筝才问:“父亲知道了没有?”

    水仙说:“满城都再说,连二房那边的奴婢都知道,国公爷应该也听说了。”

    “那就好。是时候得让父亲了解下林枫的为人了。”周筝筝笑着往林莜那里走去。

    怎么发生了这样的事,周筝筝还笑呢?水仙委实不解,若是换了别的女孩子,早就羞红了脸哭得眼睛好像熟杏子一样了。

    林莜如今没有管家,倒是清闲得很,手里在做儿女们的秋衣,周筝筝来了,母女俩说了一会儿话,林莜也对女儿提到林仲超已经建好豫王府了,只是年纪太小了些,皇上还不放心他出去,只说每个月在豫王府住上十日,剩下的日子依旧呆在东宫。

    周筝筝说:“皇上哪里是不放心皇太孙殿下,分明就是想让他留在皇宫好监视他吧!”

    林莜听了有些后悔和周筝筝讲林仲超的事,低声提醒道:“娘知道你机灵,可是皇子皇孙的事,阿筝还是不要议论为好。”

    “女儿知道了,可是女儿今日来找娘,却是因为另外一个皇子的事。”周筝筝眉毛皱了起来,一脸委屈。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