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生辰宴
    孙氏虽然不喜周菲菲,可只要周宾高兴,多带个人就多带个,又无碍的。

    “子叶如今养在母亲身边,我看他多有些不习惯。这孩子平时可是自由惯了的,不如趁这个机会把子叶要回来养。”孙氏说,一想到周子叶每日都要她跑到老国公夫人院子里见,心里头就不舒服。

    周宾冷了脸,不悦道:“什么叫要回来?养在母亲身边怎么能说是要回来?我觉得挺好的。你连云萝菲菲都照顾不好,子叶就由母亲照顾。子叶如今是孩子天性,贪玩,等过了几年,子叶就懂事了。再说了,母亲可是像眼珠子一般疼爱他的,你知道什么?”

    孙氏只好撇撇嘴说:“我也没说母亲会亏待子叶,只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想着能养在身边多好。”

    “不必说了,子叶就由母亲照顾比较好。”周宾不耐烦了。

    周云萝眼中闪着嫉妒说:“女儿听说,齐王殿下还特意在请帖里邀请周筝筝一定要过去。难道齐王殿下这么希望周筝筝过去?”

    孙氏摸了摸周云萝的头说:“周筝筝是吴国公嫡长女,齐王殿下出于礼貌,自然要多邀请她一次的。你比她样样都好,齐王眼睛也是雪亮的,齐王自然是更希望你过去了。”

    周宾也点点头,“我也不信,我周宾的女儿,会不如周瑾轩的女儿。”

    周云萝轻轻抚摸发辫,这才高兴起来。想到温润如玉的齐王,她就害羞起来。

    林枫的生辰很快就到了。

    老国公夫人没有去。她不需要和皇子搞好关系,在这一点上她还是不糊涂的,并且她坚守老国公爷的遗训。

    大房就周瑾轩一个人参加。二房却是全体出动,颇有浩浩荡荡之势。

    林枫一大早就得知周筝筝没有来了,连忙派人去吴国公府请,谁知周筝筝早就出府去清香庄了。

    “清香庄?莫非,周筝筝喜欢香料?”林枫自言自语。

    如今清香庄已经非常有名气,林枫也是听说过的。

    看看离正式开始还有一个时辰,林枫换上便服,坐上奴才的马车,赶到清香庄。

    周筝筝正从清香庄出来,看到林枫从马车上下来,一怔。

    “周大姑娘。”林枫邪邪一笑,双手背后,走了过来。

    周筝筝眼中透着疏离,正要行礼,林枫摆摆手,“大姑娘免礼。本王是特意来请大姑娘来参加本王的生辰日的。”

    “我父亲和二叔父一家都已经去了,今日府上事务太忙,请恕民女不能参加了。”周筝筝眸子下方一片冷清,毫不遮掩对林枫的厌恶。

    林枫笑道:“既然大姑娘没有时间,那么改日本王来府上拜访。”

    周筝筝在心里骂道,随你,反正她不想见他,她恨不得马上拿刀杀了他。

    “齐王殿下,民女告退。”周筝筝快步走了,特意离得林枫远远的,好像在躲避瘟疫一般。

    林枫微微皱眉。

    他走到哪里都是被女孩子喜欢崇拜的,什么时候竟然被人像逃瘟疫一般避着了?

    他究竟哪里做不好了,为何周筝筝会这样对他?

    不对,周筝筝一定是太注重礼法,不想和男子走太近罢了,这说明周瑾轩对周筝筝教养的好。

    其实,林枫也不喜欢太主动,贴上来的女子。

    这样想着,林枫释然了,不由地走进清香庄。

    “公子,您想要点什么?”张良晨迎了上来。

    林枫此时穿的是便服,坐的马车是奴才坐的,张良晨虽然听到刚才周筝筝叫他齐王,可还是装作不知道,叫他公子。

    林枫问:“把刚才那姑娘喜欢的香料,都拿给我看看。”

    张良晨说:“那样只怕要把整个铺子的香料都拿过来了。”

    林枫说:“那我就买下你们这所有的香料!”

    张良晨一怔,“公子,您是自己用还是……”

    “通通送往吴国公府,给那位叫周筝筝的姑娘。”林枫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张良晨,“我没带这么多银子,这银票你马上可以来齐王府上换银子,不够我这还有。”

    “够了,够了。”张良晨高兴极了,这些香料本来就是周筝筝的,这齐王这么豪爽地送银子,他这一个月都可以不干活了。

    齐王接下来还有事,就回府去了。

    张良晨去齐王府兑换了银两,通过水仙告诉了周筝筝。

    “既然齐王来送银子,我怎么能不要呢?”周筝筝冷冷一笑,“为了不让林枫起疑,把店铺香料先收起来一半,过几日再全拿出来。”

    林枫寿辰热闹非凡,可是林枫却有些闷闷不乐。

    周云萝几次想要找机会跟林枫聊天,可是林枫却都跟她打听周筝筝的事。

    周云萝很生气,面上却不显,又不好说周筝筝的坏话,尴尬极了。

    周菲菲披着面纱,有种神秘的美,倒是吸引了很多世家公子的注意。

    尤其是定国公府孙辈的五公子,还问了周菲菲的芳名。

    周云萝见林枫不怎么理她,回头看到十一皇子林寞,想起大相国寺赏花会上无意中让他挨了她的耳光,心中有愧,就主动上前行礼道歉,“十一皇子殿下,上回真是失礼了。”

    林寞冷寂的目光在周云萝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心情很是复杂。

    其实他第一眼看到周云萝就被她的大家闺秀气质所吸引,可没想到,她竟然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耳光,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当时他的心都被她打碎了。

    他的心本来就脆弱,从小父皇不疼,母亲萧贵妃也骂他是废物,宫里人都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只因为,他有一只脚是瘸的。

    可如今周云萝亲自向他道歉,他又硬不下心来。

    “都过去了。”他冷冷地说。

    周云萝看他瘸了腿走着去拿杯子,就走过去帮他拿过来。

    那被子里是官窑做的,泛着淡淡的青色,上面还雕刻着金鱼戏水,很是可爱。

    周云萝从怀里掏出手绢来,把杯子擦了擦,递给林寞。

    林寞说:“你拿你的帕子擦我这杯子?”

    一般女孩子不是很宝贝自己的帕子吗?

    “杯子脏了,擦擦就好。”周云萝对着林寞甜甜一笑,媚态十足。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