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真狠毒
    “哎呦。”老国公夫人大呼。

    这可是滚烫的茶水啊!

    孙氏竟然就这样直直淋在老国公夫人手背上!

    玉嬷嬷把这一切看了个清清楚楚!孙氏又不是眼花手背的,分明就是故意的,这孙氏的心,可比林莜毒一千倍啊!

    “母亲恕罪,儿媳不是故意的。”孙氏哭着磕头不停。

    老国公夫人厉色看着孙氏,想骂却不能骂。

    刚刚她还对众人夸孙氏听话,如果骂了孙氏,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老夫人可是爱面子的人。

    别的夫人看孙氏磕头都磕出血来了,纷纷劝道:“月娥也不是故意的。老夫人还是先请郎中看看吧!”

    她们并不想真的搅和吴国公府内宅的事,也并不关心孙氏是故意还是不小心。

    老夫人只好摆摆手,让孙氏起来,换了奴婢给客人倒茶,玉嬷嬷连忙去请郎中了。

    几个夫人见气氛有些不好,都起身告辞了。

    郎中过来了,给老国公夫人开好药就走了。孙氏想亲自来包扎,老国公夫人嫌弃地说:“不用你,要你包扎,我的手也要废了。”

    孙氏哭了,“儿媳真的不是故意的。”

    玉嬷嬷上前给老国公夫人包扎好,就退下去了。

    老国公夫人缓了口气说:“让你查的账本,查好了没有?”

    孙氏说:“还是需要拿钥匙清点一下实物,若是都对上了,就没问题了。”

    老国公夫人看了孙氏一眼,“需要钥匙?”

    孙氏点点头,“单看账本,来来回回怎么都看不出来什么。”

    老国公夫人于是叫玉嬷嬷把几把钥匙都交给孙氏。

    孙氏哭哭啼啼地走了。

    “玉嬷嬷,你觉得孙月娥这人如何?”老国公夫人看着孙氏的背影,若有所思道。

    玉嬷嬷说:“奴婢本不敢妄谈二夫人的,不过,既然老夫人您问起来,奴婢也只能说,二夫人也许是个有脾气的人,在脾气这方面,大夫人要好过二夫人。”

    玉嬷嬷其实是想说,老夫人不管怎么责骂林莜,林莜都不会暗中使诈加害老夫人,可是孙氏不过就因为老夫人在众人面前落了她的脸,就故意烫伤老夫人,如此恶毒心肠,林莜绝对不会有。

    可是话临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这话其实玉嬷嬷已经暗示过老国公夫人,可是老国公夫人对林莜有偏见,根本不听。

    孙月娥是老夫人自己选给周宾的媳妇儿,老夫人爱面子,如果玉嬷嬷说孙氏不好不如林莜,就是在打老夫人的脸皮了。

    所以玉嬷嬷点到为止,不敢议论孙氏是非。

    老国公夫人摸着额头,叹气说:“孙月娥难道真的是故意烫伤我?”

    玉嬷嬷道:“府上的事,都是真真假假的。老夫人没事就好。”

    老夫人说:“我不信孙月娥心思如此恶毒,她一定是无意的。罢了,反正我还需要她找出林莜的漏洞。你且跟过去看看孙氏拿了钥匙,都做了什么。”

    看管库房的都是老国公夫人的人,玉嬷嬷只要去交待一声,就知道孙氏拿了钥匙做什么了。

    孙氏很快就把物件都清点完了。其实她清点不过是做个样子,真正目的是拿走五箱珠宝。

    玉嬷嬷回去就把这事告诉老国公夫人。

    “我且看看孙月娥打什么主意。”老国公夫人让玉嬷嬷都不要说。

    没多久,齐王府的请帖送来了,邀请了老国公夫人,周瑾轩和周宾一家,还特意指名邀请周筝筝也来。

    这样的暗示,周瑾轩如何会不知道林枫打什么主意。

    不过想轻易把主意打在他女儿身上,他可不乐意。

    可到底,他还想看看周筝筝是什么态度。

    如果周筝筝想去,周瑾轩也不想拦着,毕竟周筝筝如今是和京城贵女圈越来越远了,女孩子家都没有个闺蜜也不好。

    可如果周筝筝不想去,他也不会勉强他女儿,他不喜欢女儿和皇家的人走太近。

    于是,找了个林莜也在的时候,周瑾轩问起了周筝筝,林枫过生辰邀请她去,她去还是不去。

    周筝筝想都不想就说:“父亲,母亲,那样的场合,女儿不是很适应,再说了,齐王和女儿素来没有交情,女儿不想去。”

    林莜倒是对林枫没有坏的感觉,劝道:“阿筝,你从边关回来,就极少参加贵女圈的活动了,这样孤僻的日子也不是太好,这次齐王过生辰,只怕来人也会很多,你也是跟着你父亲同去的,何不去见见世面呢?”

    世面?周筝筝冷笑。

    她重活一世,见得世面还不多吗?

    贵女?

    那些贵女哪个不是踩高捧低的,周筝筝前世和她们接触不够多吗?可是,她出事的时候,找她们帮忙,哪个不是跟她把关系撇清得远远的?

    哪个是她朋友了?倒是除了那个她们眼中低贱的商人女儿张碧华,没有一个人帮过她!

    周筝筝根本不稀罕和这些贵女结交!

    “娘,女儿还要陪弟弟玩呢。女儿哪里有时间去。”周筝筝一脸不情愿。

    周瑾轩看周筝筝是真的不想去,就和林莜说,“我一个人去也好,林枫给了帖子,都不去也不好。”

    林莜说:“就怕到时候二房的都过去了,倒是显得我们大房都不情愿来一样。”

    周瑾轩笑道:“谁让我们大房事情多,外人也只会说是二房的比较爱热闹,大房的爱清静。谁敢说我们什么。”

    “是啊,吴国公府还需要巴结别人吗?娘你就放心吧!”周筝筝说。

    而二房这边收到请帖之后,却个个都是乐开了花。

    孙氏想要周云萝和周子叶都过去,周宾说让周菲菲也去。

    “菲菲虽然是庶女,可也是我周宾的女儿。齐王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多去个人去给他捧场,他必定是高兴的。”周宾说。

    周菲菲脸上的伤疤经过医治,并不见得痊愈了。终日带着面纱,不敢见人,郁郁寡欢,李姨娘没少为此来找周宾哭闹。

    周宾让周菲菲去参加这么大的场合,也算是住了李姨娘哭闹的心,再说了,他只有两个女儿,总想两个都各尽其用。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