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真喜欢
    “周筝筝自然是名正言顺的正妃,周云萝是侧妃,周瑾轩和周宾都会为我效力,他日我登基为帝,周家就是举足轻重的外戚,想必这样的交易,没有人会拒绝得了。”林枫说,想起周筝筝来,那个才八岁就如此聪慧明艳的女孩,那个似乎总想拒他于千里的女孩,那个他唯一感觉摆不平的女孩,眼睛里就露出惊喜来,“再说了,周筝筝那个女孩,可不是一般的女孩,我也许会真的喜欢上她呢。”

    那老者哈哈大笑,“你果然很风流,和我年轻时一样。”

    林枫示弱地行礼,“还请亚父一直帮我。”

    老者喝着酒,“我不是一直在帮你吗?就算为了你死去的娘,我也会帮你的。”

    林枫面露伤感,“一提起娘亲,我就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父皇。当年若不是父皇纵容皇后赐死我娘,我娘也不会死。”

    老者感叹道,“仇恨,老夫在这里跟你记得。只是人人都说皇后娘娘仁慈善良,没想到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不放过。这件事,总感觉蹊跷。”

    林枫恨恨握拳,“就是皇后害死我娘的,这是事实。也是父皇亲口承认的。”

    林枫还记得,那个桃花飞满天的日子,庆丰帝带他去拜见皇后的灵位,他怎么也不跪下,只是倔强地抿着嘴。

    庆丰帝眼中透着凄凉,“你都知道了?”

    “父皇,是不是她害死了我娘?”小林枫指着皇后的灵位,愤然问道。

    庆丰帝说:“父皇希望你可以忘了这件事。”

    “果然是真的。”小林枫眼中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就算是收养他的萧贵妃,都填充不了他想要的母爱。

    因为,那是他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了。

    越是得不到,林枫就越是珍惜。

    次日,周宾就收到了朝廷下发的考核通知公文,周宾就去告诉了老国公夫人。

    得知周宾有了新的出路,可以不依靠大房了,老国公夫人底气也足了起来,邀请了定国公老夫人,南平候夫人来喝茶,**裸地宣扬林莜如何如何地不尊敬她,如何不要管家权。

    老国公夫人恨不得整个京城的人都帮着她骂林莜是贱人,因为在她的心中,林莜不但事事违背她的意思,还抢走了她乖巧的大儿子。

    无奈过来的所谓老国公夫人的闺蜜们,也都是随便听听罢了。毕竟如今大房才是吴国公,老国公夫人已经没有权势。自然都不会为了老夫人得罪林莜。

    只是老国公夫人说多了,不免得让人对林莜议论纷纷起来,连带着吴国公府也被人推到了舌尖顶上,成为人们茶余饭罢的谈资。

    林莜终于不能再忍了,和周瑾轩商量,“妾身并无过错,就算是不要管家权,也是顺从母亲的意思。可是母亲多次信口胡乱编排妾身,如此,自然会影响到我们三个孩子的定亲。”

    周瑾轩最近朝廷事务多,听了林莜的话却也抽不出身去解决,毕竟那个人是他的母亲,总不能和自己的母亲吵架吧!

    皇上刚升了周瑾轩为太尉,林仲超也成了豫王,林仲超忙着要建府,周瑾轩自然要帮着他。

    然而老国公夫人见大房没有任何动静,越加变本加厉,开始让孙氏查账本,一定要孙氏查出林莜贪污公银的证据。

    孙氏见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可以对付林莜,自然是查的很细致。谁知,这账本上一笔一划都记录得严密极了,不但查不出任何漏洞,反而清清楚楚地看出每个月的亏空,都是林莜自己贴补足的。

    这样反而不能告诉老国公夫人实情了。

    回来和周云萝商量,周云萝说:“娘,这好办,祖母年老眼花,哪里能看得账本详细?我们只要在这账本上做点手脚,把公中的银两自己取来,嫁祸给大伯母,不就行了?横竖祖母如今最恨的是大伯母,我们帮了她这个忙,她感谢我们都来不及呢。”

    孙氏点头称是好主意,只是还有些担心,“你祖母只是给了我账本,公中的银子物件钥匙,都还在她手里。”

    “既然要对账,当然要和实物一起对账了。娘亲去找祖母借用一下钥匙,不就行了?”周云萝说,“娘,你就放心拿吧,祖母就算知道是你做的手脚,也不会揭穿的。也许祖母还会感谢你帮了她呢。”

    孙氏看了看周云萝,笑了起来,“你这个小鬼,可比过去机灵多了,连你祖母的心思都猜得到。”

    周云萝眼中闪着犀利的光,“我都吃了这么多亏了,若还是不长记性,还是爹娘的女儿吗?”

    这话孙氏爱听,“好好好,娘这就去找你祖母取钥匙。”

    孙氏去找老国公夫人,老国公夫人正和几个老夫人喝茶,孙氏恭敬地站在老夫人身后,一边等一边服侍。

    老国公夫人说:“我这个二媳妇可比大媳妇贤惠恭顺多了。”

    别的老夫人也跟着称赞孙氏。

    “月娥,你去把院子里的莲花收了,给各位长辈泡上苦莲茶。”老国公夫人知道孙氏擅长拿莲花泡茶,特意给机会孙氏,只是语气带着命令。

    好像在指使一个下人。

    孙氏心里不悦,这个该死的老太婆,凭什么这么指使她?她又不是她的下人。

    可老国公夫人是想告诉大家,孙氏很听她的话,比林莜好,只是孙氏并不理解。

    孙氏咬了咬牙,笑了起来,“是,母亲。”又过去给各位老夫人行礼,“各位婆母们请稍等片刻。”

    孙氏走出去时,听到有几个夫人议论道:“谁让孙月娥只是孙府的庶女,林莜可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自然是会傲气一些啊。”

    孙氏气得嘴巴都要歪了。

    泡茶的时候,真想在茶里面放入毒药。

    亲自拿了茶走过来,看到老国公夫人和那几个夫人说笑,真的把她当成了佣人一样,心里对老国公夫人更加来气了。

    要不是这个死老太婆,我会这么受辱?

    上茶的时候,孙氏故意把茶倒在了老国公夫人的手上。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