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护妻儿
    幸好周瑾轩动作快,头偏了过去,那些茶杯纷纷摔在了周瑾轩身边。

    “母亲,怎么了?”孝顺的周瑾轩不知道老国公夫人又怎么了。

    老国公夫人脸色铁青,怒道:“林莜交出管家权的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本来老国公夫人这几日见林莜殷勤起来,就想着日后再让林莜去求太后,所以交管家权的事也就先不提了。

    谁知林莜又摆谱了,老国公夫人自然是气得不得了。

    “母亲,阿莜是国公夫人,理当管理整个国公府,请恕儿子不能从命。”周瑾轩语气坚定。

    老国公夫人年纪大了,最喜欢听话的儿子儿媳,如今见林莜不听话,连带着大儿子也不听她的话了,这下,可把她惹急了。

    “好啊,你们翅膀都长硬了,不听我的话了,那我还活着做什么?你们都巴巴地希望我死了算了。”老国公夫人大哭大闹起来,顿时,院子里的奴婢们都围拢了过来。

    早有两个嬷嬷给老国公夫人捶肩膀,周瑾轩见老国公夫人哭了,很是难受,跪了下来,“娘,你不要这样,你若是不舒服,打我好了。您不要伤害到自己。”

    对外,老国公夫人可是一直都说身体欠佳的。

    “我打你有什么用,打的还不是自己手心肉!倒还让那贱人耻笑了去!”老国公夫人咳嗽起来,“恨你有了媳妇就忘了有我这个娘了,要不是娘十月怀胎,把你生出来,你能有今天?当时和你爹过尽了苦日子,本以为你是个孝顺的,却原来是个白眼狼!为了你媳妇儿,你不要娘了,也不要你二弟了!”

    “不是的娘,娘的养育之恩,儿子怎么会忘记。”周瑾轩解释着。

    可是老国公夫人只管撒泼,把二房的周宾都吸引了过来。

    “娘,大哥也不是故意的,他是被大嫂迷惑的。”周宾给老夫人捶背。

    周瑾轩看着周宾说:“二弟,你大嫂没有迷惑我,你误会她了。”

    周宾还没说话,老国公夫人就劈头骂周瑾轩,“好啊,你如今连弟弟都教训了,为了林莜你连兄弟情都不要了!你不如气死我,省得我看着心烦!”

    周宾说:“是啊大哥,你就听母亲的吧!为了大嫂你让母亲这样生气,这传出去可不好听,你看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林莜,没有做错什么。”周瑾轩说完这一句,就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老国公夫人气晕了过去。

    周瑾轩连忙抱起老夫人上了榻,马上叫太医。

    这事也传到林莜这边。

    “娘,祖母在给父亲施加压力呢。”周筝筝折了一朵莲花,放在鼻间嗅着,老国公夫人还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啊,看来年轻时越会武功的婆婆,越强势,做强势婆婆的儿媳妇可是最不幸的。

    林莜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周筝筝的头,眼睛看向远方,似乎已经决定了什么。

    到了晚上,林莜和周瑾轩单独一起的时候,林莜把一件烫好的靛蓝色长袍披在周瑾轩身上,拿手比了比,又拿了下来,叠好,说:“夫君,我已经决定,把管家权交还给祖母了。”

    “阿莜,”周瑾轩握紧林莜的手,把她身子板过来,让她面对着他,认真说道,“你无需勉强自己。这件事本就和你无关。”

    林莜很欣慰,难得丈夫会在婆媳争执里想得如此通透,“夫君知道这件事错不在妾身,妾身就值得了。只是母亲身体不好,若是继续这样,只怕会影响国公府的名声,咱们还有儿女以后要嫁娶呢。再说了,这个管家,其实我也做乏了。不如当是给自己放假,全心地相夫教子,不是更好吗?”

    “阿莜,这真是你的意思吗?”

    林莜点点头,“这段日子妾身也一直在考虑,也早就想明白了。这是妾身的意思,心甘情愿。”

    其实林莜早就不要管家了,因为老国公夫人和二房花钱大手大脚的,每个月都亏空那么多要林莜自己出钱补充。

    让老国公夫人管家,她才会知道国公府的真实情况,林莜相夫教子,清闲自在,何乐而不为呢?

    当初若不是为了周瑾轩,她才不愿意苦苦支撑着整个国公府呢。

    她死去的父母到底是留了很多产业给她,太后也陪嫁了很多,她这一辈子,自己一家人吃吃喝喝那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第二天,她不争不闹,安安静静地,把管家的几把钥匙,交到了老国公夫人手里。

    老国公夫人傻了眼。

    她原本只是想威胁林莜帮周宾求见太后娘娘的。

    可是林莜竟然直接就把管家权还给了她!

    “很好,很好。在你眼里,只怕吴国公府的管家位置你根本是不屑的吧。”老国公夫人咬着牙,恨恨地看着林莜。

    林莜低下头鞠了一躬,“儿媳妇儿只是听从母亲的意思。”

    老国公夫人拿了一个茶杯正要摔过去,周瑾轩过来了,“母亲!”

    这一叫唤让老国公夫人停了手。

    周瑾轩是来保护林莜的。

    老国公夫人看周瑾轩一脸护妻的样子就来气。

    “滚出去。给我滚出去。”老国公夫人年轻时也是豪爽之人,什么骂人的难听的话也是脱口而出的,这回气极也是口不择言了。

    周瑾轩对着老国公夫人行礼,连忙拉着林莜退下去了。

    老国公夫人为了气林莜,解除了孙氏的禁足,让孙氏和她一起管家。

    周宾埋怨道:“大嫂就是这个脾气,母亲何必一定要惹她生气呢?如此好了,谁都帮不了我了。”

    老国公夫人面对周宾指责一言不发。

    若是周瑾轩,她早就打过去了。

    周宾心情越发不好,经常夜不归宿了。

    齐王府。

    夜色迷离。

    牛乳般的月光洒在藤萝架上。

    林枫收到萧贵妃的信,就写了个回信,让人送去。

    萧贵妃自然是紧张他下一步要怎么走了。

    林仲超作为太子的遗孤,得到很多大臣的同情和拥护,这不是萧贵妃想看到的。

    林枫才应该是皇位继承人。

    “齐王殿下,周大人来了。”有奴才来禀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