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活下去
    青云轻轻一挥鞭子,水莲的后背就好像断了一样,火辣辣地疼。

    水莲痛得倒在地上,不敢相信地看着周筝筝,她们竟然真的打她?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水莲挣扎着要爬起来,青云捂住水莲的嘴,水莲就发不出声音了。

    “你可以选择叫喊,可是,只要我拿了这个证据去找二婶婶和周云萝,你想想,她们会不会替你挡下来。”周筝筝上前几步,忽然一把抓住水莲的头发,冷冷地说。

    水莲头皮上又是一阵剧痛。

    “她们只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身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们要把这样的事,交给你做的原因。”周筝筝冷声说完,看了青云一眼,青云放开了水莲。

    水莲咳嗽了几声,“奴婢明白,只是奴婢不能明白的是,大姑娘您究竟想做什么?奴婢贱命一条,有什么值得姑娘关注的吗?”

    周筝筝抚了抚茶杯上的花纹,“我要你说实话。”

    水莲说:“是二姑娘和二夫人要奴婢去做的。奴婢说的句句是实话,奴婢只是奉命行事。”

    周筝筝那茶杯盖子拨弄着茶汤,“你既然都想明白了,那么放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是继续帮着二房做恶,第二,则是好好听我的话,我不但不会亏待你,还会尽快让你成为二房的姨娘。”

    水莲一怔,看着周筝筝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别想吃里扒外,如果你敢阳奉阴违,姑娘有一万个办法对付你!”青云说着又挥动鞭子。

    水莲害怕起来,忙说:“但凡大姑娘有什么吩咐,奴婢听大姑娘的就是了。”

    周筝筝点点头,“很好。”

    水仙走了进来,扒开水莲的嘴,水莲差点要吐了,可还是有东西从她喉咙里滑了下去。

    “这个是五毒散。”周筝筝说,“如果你不好好合作,那么我们就不给你解药。你就会死。你必须每隔三日吃我的解药才能活下去。”

    水莲大惊失色,不住磕头,“大姑娘,饶命啊,奴婢一定以后都听大姑娘的!”

    “你走吧。”周筝筝摆摆手。

    青云送水莲出去。

    然后水仙和周筝筝相视一笑。

    其实那那里是什么五毒散,水仙虽然懂医术,可懂得是如何救人,可不是如何毒害人。

    毒药水仙做不来的。

    周筝筝只是拿腹泻药吓吓水莲。

    每隔三日,水仙会送腹泻药给水莲吃,水莲以为是解药,一定都吃下去。

    刚才看到周筝筝这么凶,水莲自然被吓住了,哪里敢不听周筝筝的话。

    至于周云萝那边,周云萝平时对翡翠好过水莲,水莲自然不会告诉周云萝。

    “姑娘,水莲这个人,你真的要用她?”水仙问。

    周筝筝摇摇头,“她可以背叛周云萝,自然也会背叛我,我怎么能放心用这样的人呢?只是,如今她需要我和她合作。我也需要她帮我弄乱整个二房。”

    水莲惊魂未定地回到春晖院的奴婢房,看到不远处,周云萝房间的烛火还亮着,想想身上的伤痕,在犹豫,要不要把刚才的事报告给周云萝。

    水莲很害怕,害怕周云萝手里有她的卖身契,可以随意处置她。

    可脚往前踏出几步,水莲就想起周筝筝的话,她中了周筝筝的毒了,如果不听周筝筝的,她会死的。

    周云萝根本不会救她的。

    这时,她看到翡翠和红月一起走过来,两个人手里都拿了一大叠的绫罗。

    水莲知道,这是周云萝赏赐给她们的。

    哪怕红月只是刚从周筝筝那里调过来的,哪怕红月只是一个二等丫鬟,周云萝依旧对她很好。

    周云萝对翡翠,那是不用说了,简直是有什么赏赐什么。

    可是对水莲,周云萝几乎是没有赏赐的,甚至有时候月例都要克扣。

    水莲知道,那是因为自己长相太出挑了,周云萝不喜欢有哪个女子长得比她好看。

    脚步抽了回来,水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抚摸着伤口,流着泪,为什么她会受苦?

    这都是命啊,都是命啊,因为她是奴婢,是奴婢!

    “只要你听我的,我可以尽快让你做上姨娘。”耳边,响起周筝筝的话。

    水莲现在已经知道周筝筝的厉害了。

    “我要做姨娘,我不要再做奴婢!”水莲握紧拳头,恨恨的目光望向苍茫的天际。

    那里,一轮圆月正高高升起。

    清香庄被打砸的事,到底还是传到了林莜那里。

    林莜自打知道周筝筝开了清香庄之后,就经常派人关注,清香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又如何会不知道呢?

    林莜让周筝筝过来一起用膳,神情很是气愤,“他们竟然派人打砸清香庄,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周筝筝一怔,“娘亲,你都知道了?”

    林莜紧紧按了按鲤鱼纹青釉碗,眉毛皱了起来,“我已经步步退让了,想不到他们竟然还加害到我孩子身上去。”

    周筝筝从来没看到林莜这样地生气。

    “娘,我没事。”周筝筝握紧林莜的手。

    云嬷嬷过来禀报,说是老国公夫人请林莜过去一起用膳。

    林莜说:“我不去了。你就说我已经吃过了,娘亲的饭我无福消受。”

    周筝筝高兴地问:“娘,你是不是也不会去找祖母赔罪了?”

    这些日子以来,林莜哪天不是放下手里的活,天天去找老国公夫人“赔罪”?

    老国公夫人还爱理不理的,周筝筝都替林莜憋屈。

    “他们这样做太过分,娘不想去了。”林莜干脆地说。

    欺负她没事,横竖她可以为了周瑾轩付出一切,可是,欺负到她孩子身上,那林莜也不是好惹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二房这打砸的不是清香庄,二房这打砸的是周筝筝啊!

    “那太好了。”得知林莜不再去讨好老国公夫人了,周筝筝吃饭也多吃了很多。

    老国公夫人见请林莜都不来,顿时火气大冒。

    等周瑾轩回来,老国公夫人派人直接把周瑾轩截了过来。

    “啪!”老国公夫人年轻时不愧是练习过武功的,随手一甩,好几个茶杯就相继飞了出去。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