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抓个人
    风三娘见周筝筝非常爽快地答应了,高兴极了,“阿筝的信只管交给我,我最近也是想回去一趟的。”

    二人正说着,水仙进来了。

    水仙看风三娘也在,就不提那事,给风三娘倒茶。

    风三娘会意,告辞而去。

    水仙然后把那个凭据和一个保证书摊开在周筝筝面前。

    “两个手印和笔迹竟然一模一样。看来就是水莲无疑了。”周筝筝说,眼色一暗,手指因生气而捏紧。

    “水莲是二姑娘的大丫鬟,素来忠厚老实,只怕是奉了谁的命令,情急之下,就签了字,以为不会有漏洞。”水仙说。

    周云萝有两个大丫鬟,翡翠和水莲。

    翡翠性格活泼些,水莲看起来是沉默些。水仙说水莲忠厚,周筝筝却是不信,水莲只是不够聪明罢了。

    私底下,水莲其实已经被周宾占有了,周宾连女儿的大丫鬟都不放过。只是孙氏还不知道。

    周云萝就是知道这点,生怕水莲被抬为姨娘,让孙氏不喜,所以才将这次的事让水莲去做。

    水莲其实也不是故意勾引周宾的,无奈周宾太过于好色,水莲长相在丫鬟里又太出挑,倒是被周宾骗去了清白的。

    前世水莲就被抬为姨娘了。可是很快就难产而死。

    前世并没有水莲联系泼皮这一出的。

    “我知道了,这证据先保管好,不要惊动任何人。让张良晨跟那些泼皮说,如果不想见官,就去替我们办件事。事成之后就可以放了他们了。”周筝筝说。

    水仙领命退下。

    周筝筝目光犀利,摘了朵牵牛花放进茶水里搅拌着。

    如果她拿出证据,周云萝一定会把责任推给水莲,最后在老国公夫人的偏袒下,二房除了水莲,一点事都不会有。

    水莲这个人还有用处呢。周筝筝可不傻,干嘛帮着二房干掉她。

    不但不干掉,还要保护她呢,让她比前世更快抬为姨娘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周筝筝微微一笑,端起茶慢慢地喝了起来。

    张良晨让那些泼皮等孙氏出府的时候围上来,对孙氏拳打脚踢,再抢走孙氏身上的银子珠宝,泼皮们都做到了。

    孙氏被打的全身是伤,却不敢报官,因为她认出这些泼皮是她让水仙叫来打砸清香庄的,她若是报官,官府只怕还要追究她打砸聚众的罪。

    泼皮们把抢到的珠宝银子都交给张良晨,张良晨这才放他们走。

    数了数,珠宝银子正好抵消店铺被打砸的损失,还足够重新装修一番。

    于是清香庄正常开了下去。

    春晖院。

    孙氏鼻青脸肿,腰酸背痛地躺着直叫疼,周宾走了进来,眼中是满满的嫌弃。

    “你真是废物!不但没动清香庄丝毫,反而自己让泼皮给打了!你连一家小小的店铺都搞不定!我真后悔竟然娶了你!”周宾重打桌子,桌子上的连枝勾花白玉杯一翻转,滚落于地,摔了个粉碎。

    声音之刺耳,好像打在孙氏的脸上一样。

    “夫君……”孙氏竭力要起来解释,可是周宾已经很生气了,看都不看她一眼,拂袖而去。

    孙氏软软地瘫倒在床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都计划得好好的,还让周云萝自己不要出面,让丫鬟出面,这样到时候哪怕出事也可以推脱掉,可是为何,那些泼皮收了她的银子,反而来打她?

    她甚至都不能报复那些泼皮!

    不,一定是周筝筝那个小妖精!

    一定是她从中作梗!

    孙氏对林莜周筝筝更加憎恨了。

    月黑风高,吴国公府里的灯笼亮起了金黄色的光。

    水莲扭着细腰,从周宾房间里出来,脸上红红的。

    晚风吹着她的脸,她想起刚才周宾对她的承诺,周宾说一定会抬她为姨娘,就高兴起来。

    为了不被孙氏发现,每当见了周宾,水莲都是从吴国公府的后走廊过的。而这条走廊,走的人一直都很少。

    再加上天还这么黑,水莲又没有打灯笼照路,不由得有些害怕。

    青云早就藏在走廊边的草丛里了。

    青云本来就有几分蛮力,经过这几个月周筝筝为她请来的师父的调教,她的武功大有进步。

    抓一个柔弱的水莲,那是根本不在话下。

    忽然,水莲的嘴就被捂住,青云用一条绳子就把水莲给绑了,带到了周筝筝房间里。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看见。

    “谁?为何要——”等水莲睁开眼睛,可以说话的时候,看到周筝筝穿着常服,安安静静地坐在灯下,橘黄色的烛光在她脸上照出一片温暖,水莲愣住了。

    “跪下!”青云一脚踢在水莲后膝盖上,水莲脚一软就跪下了。

    “大姑娘,您为何要抓我?”水莲这回看清了,这屋里门窗紧闭,青云手里拿着钢鞭,好像随时都要打在水莲身上一样。

    那么刚才绑她的人,就是青云了。

    “青云,给她看看吧。”周筝筝淡淡地说。

    青云丢下一堆东西。

    水莲一看,那是她当天给泼皮立下的!

    可是,怎么会在周筝筝手里!

    可转念一想,也想明白了!

    那清香庄,是周筝筝的,或者说是大房的!

    要不然,怎么二房会派泼皮去打砸呢?

    那么看来,周筝筝已经知道这事是谁干的了!

    “大姑娘,奴婢知错了。”水莲还算认错的快。

    水莲过去也听说,林莜善良,周筝筝虽然任性了些,可对下人还是很好的,所以,想着就算她做错了什么,只要认个错,服个软,周筝筝一定会放过她的!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做的?”周筝筝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水莲低下头说:“是奴婢,和清香庄的人起了冲突,所以就——可是大姑娘,奴婢真的不知道那清香庄是大姑娘您开的啊。不然,就算是借了一万个胆,奴婢也是不敢的!”

    周筝筝眼神忽然变得犀利,好像刀光一样,水莲吓得抖了一下,她从来没见过周筝筝这么毒辣的目光。

    “这么说,你还是不肯说实话了?”周筝筝依旧淡淡地说道。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