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父子和
    林莜还想说什么,周筝筝拉了拉林莜的衣袖,林莜只好对着老国公夫人再次跪了下来,“媳妇先回去了,母亲。”

    然后起身,和周筝筝走了。

    路上。

    “娘,祖母根本就是要你交出管家权,你何苦巴巴地去讨好她?不值得。”周筝筝说。

    林莜说:“她终归是你父亲的母亲,是娘的婆婆,如果娘和你祖母不合,最为难的可是你父亲。阿筝,你可明白?”

    “阿筝明白,娘是为了父亲才放下身份去讨好祖母的。可是,娘也看到了,祖母根本就不领情。”周筝筝说,“祖母的心,是偏的。”

    林莜忙掩了周筝筝的嘴,四下打量见没有人听见才低声说:“阿筝,你不可这样说你祖母,她终归是你祖母。再说了,孝顺长辈也是娘应该做的,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周筝筝叹气说:“可是娘啊娘,你这样太委屈自己了。再说了,父亲也会心疼的。”

    一想到昨日站到她这边的周瑾轩,林莜脸上就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温柔地说:“娘知道的。娘有分寸的。对了,你父亲就要回来,娘要去做你父亲**吃的大盘鸡了。阿筝也一起吃吧,对了,还有瑜恒,笑笑,都派人接过来好了。”

    周筝筝摇了摇头,看来林莜是打定主意要委屈自己了。

    也许林莜也是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吧,她多付出点也没事。

    可周筝筝若是不知道前世发生了什么,也许也会同意这个观点。

    无奈前世的记忆太深刻。

    前世的老国公夫人,可是一门心思维护着周宾的,就算得知周宾加害大房,也放任宠溺,这样的婆婆,林莜有什么好孝顺的?

    反正周筝筝不会真的孝顺老国公夫人的。

    前世可以这么偏心,今生就算周筝筝讨得了老国公夫人的欢心那又如何,人性难改,老国公夫人对周筝筝好一点,只怕也是出于周家的利益吧,并不是真心的。

    再说了,如今好容易才让周宾升迁不了,断了二房的后路,怎么能服了软,让老国公夫人以为林莜接下来是容易拿捏呢?

    万一又有什么空出来的好职位,老国公夫人又要林莜去求太后怎么办?

    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林莜绝对不能后退一步,只要林莜后退了,老国公夫人和二房就会得寸进尺,到时候,林莜是推辞也不是,帮忙也不是,里外不是人了。

    林莜兴致勃勃地下厨准备大盘鸡等周瑾轩了,周筝筝,周瑜恒在林莜院子里荡秋千,周笑笑则坐在草地上捉蝴蝶。

    周瑾轩的确很忙,可还是赶回来了。

    周筝筝拉着弟弟妹妹的手去拜见,周瑾轩抱起周笑笑,又对周瑜恒展开浅浅的笑容,周瑜恒忽然觉得父亲没那么可怕了。

    一家人围坐于圆桌,吃了起来。林莜亲自做的大盘鸡味道非常可口,香气扑鼻。

    林莜在宫里都是被人侍候着的,很少下厨,可是这大盘鸡却是她学了很多遍才会做的,倒是做的很好吃,可见林莜有多么地爱周瑾轩。

    “爹爹不在的日子里,你们的母亲辛苦了,孩子们给你母亲一人夹一个菜好不好?”周瑾轩心疼地看着林莜。

    她为他付出的一切他又如何会不知。

    “好啊。”周筝筝第一个起身,给林莜夹了块红烧肉。

    周瑾轩跟着起来,夹了清酥可口的高山菜。

    周笑笑见姐姐哥哥都夹了,也拿着勺子,舀了一鸡汤,周瑜恒连忙抓了周笑笑的胳膊,帮着她把鸡汤送到林莜的嘴里。

    几滴汤汁还是溅了下来,林莜拿帕子擦了擦,周笑笑也许是觉得这样很好玩,咯咯咯地笑起来。

    大家都跟着笑了,周瑜恒又把周笑笑抱回座位上去,一副好兄长的样子。

    周瑾轩不由地对周瑜恒改观,说:“瑜恒,你做的很好。”

    难得被严厉的父亲夸奖了,周瑜恒脸红了,可是心里很高兴。

    周筝筝趁机说道:“今日这么高兴,瑜恒,你念句诗给姐姐听听。”

    周瑜恒本来想念的,可是一看到周瑾轩的目光朝他射过来,又紧张得说不出来了。

    林莜慈爱地拉着周瑜恒的小手,“瑜恒,娘知道你是最聪明的,你瞧,姐姐和妹妹都等着你念诗呢。尤其是笑笑,每天没听你念诗可都睡不着的。”

    这倒是真的,周笑笑睡不着的时候,周瑜恒一给她念诗,她就会听睡着了,比摇篮曲都管用呢。

    可周瑜恒还是很紧张。

    周筝筝拉着周笑笑的手说:“笑笑,要不要听哥哥念诗?”

    周笑笑的童音好像唱歌那么好听,“要!要!笑笑要哥哥念诗!”

    周瑜恒被逗笑了,回头看看周瑾轩也在笑。

    这一笑,周瑜恒就不紧张了。

    他好像倒袋子一样,把肚子里的墨水都吐了出来。

    那一首一首诗,都是即兴而作,好像琳琅满目的珠子,就连当今状元郎在皇上面前作诗,只怕也做不出这么多这么生动的诗歌来。

    周瑾轩眉毛扬了起来。

    真是神童啊!想不到他周瑾轩可以有这么一个天才儿子!都怪他疏忽了,竟然还以为周瑜恒不学无术!

    “好儿子!来。”眼中涌起一丝愧疚,周瑾轩拉着周瑜恒的手,“爹爹错怪你了。你是很聪明的孩子。”

    周瑜恒低着头,双手很不自然地扯着衣摆。

    “明日,你随我去四处见识见识,你既然都会了,就别拘在家里了,你是个男孩子,需早些看看外面的是非比较好。”

    周瑜恒点点头,“一切随父亲安排。”

    周筝筝高兴极了,父子俩剔除了成见,周瑾轩还亲自培养周瑜恒,这是多么让人振奋的事啊。

    这在前世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为前世周瑜恒跟着周子叶学坏,让老国公夫人和周瑾轩都不喜,周筝筝只顾着和周云萝玩,很少关心她的弟弟妹妹。可是今生,周筝筝最关心的就是她的这些至亲了。

    安安静静地过去了几日,让周筝筝不满的是,林莜还是日日去老国公夫人那里送吃送穿,讨好老国公夫人,可是老国公夫人丝毫不待见她。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