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要夺权
    吏部尚书的人选,在户部那里已经查到了。

    春晖院里,周宾一脸郁郁,孙氏亲自切了酥皮烤鸭端上来,周宾也不吃,恨恨道:“皇上已经定了吏部尚书由定国公的嫡次子担任。没有回旋余地了。”

    孙氏一脸呆滞:“不可能,萧贵妃她……”

    周宾撕碎烤鸭油油的翅膀,“萧贵妃根本没有当回事。你们孙家真是废物!”

    孙氏感觉脸被打了,满眼睛喷火,“都怪林莜不帮我们!还有周筝筝这个小妖精!”

    周宾眼神含毒:“周筝筝真是妖精转世,原本我以为,清香庄是她认识的什么人开的,没想到,清香庄就是她名字下的!”

    孙氏一怔,“她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如何有做生意的眼光……”

    “我已经查出来了。”周宾想查清香庄是谁名下,并不难。

    孙氏眼睛闪过狠厉:“那我们还等什么?直接去把清香庄干掉!也给大房厉害瞧瞧!”

    说来孙氏也是深感委屈,自打回府后,每次算计大房都反过来被大房算计了,孙氏还一直吃哑巴亏,说都不能说。

    她总想找机会赢回来。

    周宾抚摸着青瓷杯子上的梅花纹路,眼神一暗,“你去给我找几个泼皮,去清香庄吵闹一番。你不会连这样的事都办不好吧?”

    孙氏忙说:“夫君,妾身一定会做的妥当。”

    孙氏在西平侯府也算是孙老夫人捧在手心高高在上的女儿,可如今在周宾身边,却畏畏缩缩地好像一个婢女,双手捧着鸭肉,送到周宾嘴边。

    可是周宾却一脸嫌弃地说:“如果你连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就不需要再见我了!”

    这样的小事周宾自己是不会去办的,万一出了事,还有孙氏顶包。

    而这头,周瑾轩正在考察周瑜恒的学业。其实周瑜恒天资聪明,学业上非常精进,可不知为何,一看到周瑾轩,周瑜恒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周瑾轩摇摇头,很是失望,把书本往地上一扔,“这么简单的几句诗你都背不好!回去把整本书都抄三遍!下次考你,若是还答不出,就在祠堂请罪好了!”

    周瑜恒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周筝筝扒在窗户外,看到周瑜恒垂头丧气的样子,叹了口气。

    得想办法劝劝父亲,让周瑾轩知道周瑜恒的天赋才行,要不然,周瑜恒的胆子会被周瑾轩吓得越来越小的。

    有人走进,对周瑾轩说,老国公夫人要见他,周瑾轩就起身走了。周筝筝连忙进去,扶起周瑜恒,揉着他膝盖说:“可跪疼了没有?你啊,明明都会背的,在学业上哪里会难得倒你,怎么在父亲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父亲又不会吃了你!”

    周瑜恒看到姐姐心里就放松下来了,不过想到要抄书,撅着嘴说:“姐姐,瑜恒不要抄书,姐姐帮帮瑜恒吧!”

    周筝筝心疼地说:“好吧,不过你要记得,父亲都是为了你好。你去拿笔纸来,姐姐和你去你房里一起抄。”

    姐弟俩就走了。

    老国公夫人房间里,周瑾轩坐着很不自然。

    刚才老国公夫人把红盘子里的果子都摔在了地上,骂林莜不贤惠,“这个家业可是老国公爷打下的,交给她打理,她就是主子了?连老国公爷生的骨肉也不理不睬?要不是她,吏部尚书又怎么会给什么定国公府嫡次子给抢了去?你是怎么管你夫人的?”

    简直是句句诛心啊,周瑾轩低着头给听完了。

    “母亲,这升迁的事,是皇上做主的,阿莜也进宫见了太后两回了,实在是能力有限,帮不上忙,还请母亲勿怪。”周瑾轩说。

    “她根本没有帮过!你还替她说话!好啊你,你如今有妻有儿,倒是翅膀长硬了,连娘的话都不信了?”老国公夫人用拐杖敲击着地面,越说越激动。

    “母亲,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周瑾轩是个孝顺的,真没想到这一去边关,老国公夫人会和林莜产生这么大的矛盾了,可他疼爱林莜,一下子两难起来。

    早有两个奴婢上去拍着老国公夫人的后背,老国公夫人顺了顺气,继续说道:“林莜这次不帮你二弟,可不能就这样算了,不然,岂不是让外人嘲笑国公府兄弟,妯娌不合了?既然事已至此,林莜管家之位必须要交出来!”

    周瑾轩一怔,“母亲,阿莜是堂堂国公夫人,还是太后的侄女,若是被夺了权,只怕……”

    老国公夫人冷哼一声,“她自己做错了事,还不能领罚了?国公夫人又如何?这家业哪样是她的?至于太后那边,只要她写一封信,告诉太后那是她自己的意思,太后难道还来管我们家事不成?你不要为她辩解,这事,就这么定了!”

    周瑾轩在外人面前何等威风,可面对老国公夫人,他说话吞吞吐吐,好半天才说道:“母亲,这事,且让儿子再想想,好吗?”

    “砰!”老国公夫人把一个白玉盖碗用力扔在周瑾轩身上。

    “你这个不孝子!咳,咳咳!”

    那盖碗碎片划破了周瑾轩的手,血流了出来,老国公夫人看都不看一眼。

    对这个大儿子,老国公夫人从来就没有对二儿子那些喜欢。

    尤其是他不顾她反对,重聘迎娶了林莜,林莜过门之后那样清高,可他依旧宠妻如命。

    老国公夫人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对妻子太好。那是她生的儿子,就要事事以她为先,听她的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周宾就是对妻妾不怎么疼爱的,当时也是老国公夫人看重孙府的势力才让周宾娶了孙氏,周宾在娶妻上就比周瑾轩听话。这怎么能不让老国公夫人更疼爱一些?

    “玉嬷嬷,麻烦你吩咐厨房给母亲炖百合雪梨膏去。”周瑾轩站了起来,玉嬷嬷知道百合雪梨可以治老国公夫人咳嗽,就领命出去了。

    老国公夫人指着周瑾轩说:“如果你不让林莜交出管家权,你就别管我了。”

    周瑾轩深深一鞠躬,“母亲请息怒,孩儿先走了,等母亲心情好了,再来找母亲。”转身就走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