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张碧华
    周瑾轩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是想找个人说心事,可是他怎么能和女儿讲这些呢?

    他是希望女儿能快快乐乐地过完童年。

    就算将来嫁了人,也只是管管家宅就可以了,不需要插手朝堂的事,更不希望女儿嫁给和朝局联系太紧密的家族。

    “太子伯伯走了,那太孙殿下会不会很难过?”周筝筝问。

    周瑾轩说:“他自然比我们都难过,可是,他会处理好的。”

    “处理什么?女儿觉得害死太子的人,不只是那个翁副将呢。”周筝筝说。

    周瑾轩看着周筝筝,“是你娘告诉你的?”

    今日回来,他把朝廷的事告诉了林莜,可没有提到林仲超。

    “爹爹不要管是谁告诉阿筝的,阿筝只是把想法告诉爹爹,翁副将只是个替死鬼,幕后主使一定会是哪个皇子。”

    周瑾轩大惊,呵斥道:“阿筝,不要胡言乱语,乱议朝政!时候不早了,快去做女红吧!这才是你们女孩子家应该做的!”

    周筝筝被送到女红师傅身边,心里却是高兴的。

    她说的话虽然遭到了周瑾轩的呵斥,可是周瑾轩已经听进去了。

    日后周瑾轩回想起来,如果觉得是对的,会觉得周筝筝是真的长大了。

    她在父亲心里埋下伏笔,父亲会来找她告之以真相的。

    此时,东宫白色孝布飘飘如同云海,太子的灵柩端然摆放,林仲超一身白色,跪在那里,面前烧着纸钱。

    他和他的贴身书童阿明已经换过身份了。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可苦了阿明了,阿明每天都要装病待在床榻上,还要一直戴着面具,拘得阿明慌得很。不过为了主人,阿明什么都值得。

    林枫也过来拜祭了,还安慰了林仲超几句。林仲超看着林枫,目光波澜不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超侄儿不要太过于难过了,相信皇兄在天有灵,一定希望看到超侄儿振作起来。”林枫拍了拍林仲超的肩膀。

    林仲超眼中含泪,“多谢七皇叔。超知道了。”

    说是叔侄,其实两个人只是相差三岁罢了。林仲超十二岁,林枫十五岁。

    林枫走了后,吴国公周瑾轩过来了。

    他担心地看着林仲超。

    林仲超越是表现得若无其事,他越是担心。

    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先后经历了丧母丧父之痛,怎么能挺得过去啊。

    就算是从此萎靡不振,大哭一场,也是正常的。

    “太孙殿下,如果你很难过,不要硬挺,我既是你父亲的朋友,便也是你的朋友。”周瑾轩忍不住说道。

    林仲超淡淡看了周瑾轩一眼,“吴国公想多了,我并不十分难过。倒是您,这次直言不讳,说出翁副将背后有主使,必定会引起皇上忌讳。”

    周瑾轩一怔。

    林仲超这是在提醒他什么吗?

    皇上忌讳?为何要忌讳?难道皇上不想知道太子惨死的真相?难道皇上不要查出那个幕后主使?

    可是林仲超已经转过身去了。

    刚开始周瑾轩还以为,皇上是畏惧他为五大国公之首,所以在他和百官争辩的时候,采纳了他的意见,相信翁副将害死了太子。

    皇上不是傻子,那些官儿言下之意是周瑾轩杀了太子和翁副将,不然为何回来的只有他一个,皇上当然不信。

    这么多年了,皇上深知周瑾轩的为人。

    可是林仲超是什么意思?

    周瑾轩哪怕回府,也在想这个问题。

    可是他得不到答案。

    正巧周原夫妇抱着孩子过来来周瑾轩,聊了起来,就先放下这事了。

    周筝筝名下的清香庄终于吸引了张家小姐张碧华的注意。

    为了更好的管理,两个清香庄分别交给墨香和张良晨管理了。墨香搬到了张家对面住去了。两个人分别请了两个帮手。

    墨香来信说,那个张碧华总喜欢到她店铺玩,已经给她毁掉不少香料了。不过每次她都很阔绰地赔了钱。

    周筝筝就想哪一天去会一会张碧华。确切地说,她也一直在等这一天。

    正好如今引来的几家做香料的,势力一家比一家大,开始进行同行打击,清香庄渐渐地收入有些下滑了。

    周筝筝觉得有必要找张家合作这个生意,也只有和张家人合作,她才能放心。

    于是周筝筝又在林莜的同意下,男扮女装,坐着车轿子出去了。这一来是直接去了清香庄,反正林莜已经知道了,还派了暗卫来保护她,她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了。

    “公子。”墨香连忙迎上去。

    周筝筝摆摆手,说:“给我一杯茶就好。”

    墨香亲自泡了铁观音给她。

    因为周筝筝要来,墨香特意对张碧华说今日进了一批新香料,做活动价格比平时便宜,张碧华说今日会过来。

    没多久,九岁的张碧华,果然带着两个奴婢,从对面家门口走了进来。

    “我来取香料了。”张碧华摇着纸扇,神情雀跃,对墨香说。

    墨香说:“您先喝茶,我马上去取来。”

    领着张碧华坐到了周筝筝面前的座位上。

    周筝筝没有说什么,当成是客人也在喝茶。

    张碧华眨巴着眼睛看了周筝筝一会儿,噗嗤一笑,“这位姑娘,日后你女扮男装的时候,可不可以把你的耳洞给遮一遮啊。”

    周筝筝抬头,眼睛非常清亮地笑道:“被你一眼看出来了,看来,你也是经常女扮男装的吧。”

    被同龄女孩子说中了,张碧华有些尴尬地说:“谁让我爹都不让我出门,还说女孩子家要被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只有如此了。”

    周筝筝说:“原来你爹也是这样的。”

    “难不成你爹也是如此?”张碧华似乎是找到了天涯沦落人,“不过,你女扮男装的样子,还真是挺好看的。”

    周筝筝笑道:“你也很好看啊。”

    张碧华脸红了,“我爹总说我不好看。”

    周筝筝心想,张碧华的父亲看来采用的“打击教育”,她要给她点信心才行,“不对,我觉得你很好看,你爹说你不好看,可能是因为,你娘长得太好看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