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父回京
    京城两旁街市都聚满了百姓,个个翘首而望。

    太子和周瑾轩打得北狄落花流水,凯旋而归,百姓们都已经知道了。

    北狄素来和大茗朝不和,多次扰乱边关,杀害大茗朝百姓,人人都希望除之而后快。

    朝廷看百姓是夹道欢迎,也在城中铺上了红地毯,一路铺到了皇宫红门口,以示迎接。

    庆丰帝派出文武百官和皇子皇孙在皇宫门口迎接,自己则带着皇妃们在正殿外迎接。

    七皇子林枫也知道这个消息了,他还提前得知翁副将已经被斩首。

    “怎么会这样?”林枫很奇怪,这次他可是布置得百密而无一疏,如何会让局面被周瑾轩扭转过来?

    可萧贵妃拿目光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林枫只好静观其变。

    等到周瑾轩来到正殿,皇帝看了半天问:“太子呢?太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周瑾轩缓缓跪了下来,脸色沉重,“回皇上,太子已经被奸人害得阵亡了。”

    满座大臣都大惊。

    皇帝脸色略变,“这是怎么回事?既然你们已经打了胜战,太子又如何会阵亡?”

    “翁副将通敌叛国,谋害太子,若不是臣和部下斩杀了翁副将,只怕也是回不来了。”周瑾轩说,隐瞒了林仲超的事。

    林仲超在距离京城不远处和周瑾轩告别,临走前请周瑾轩不要在任何人跟前提到他来过,要周瑾轩把杀翁副将的功劳归在他头上。

    周瑾轩知道林仲超顾虑什么,便都答应下来。

    皇帝大怒,要周瑾轩好好陈说翁副将罪状,当下,朝廷好几个大臣提到不相信翁副将会造反,翁副将根本不需要造反,他的家族妻儿都在京城。

    周瑾轩气得牙齿都颤抖,“不是他造反,莫非还是我在骗人不成?”

    那几个大臣还在争辩,说事情还没查明,太子究竟是怎么死的,不能凭借一面之词。

    林枫站在众臣子队列之前,一句话都没有说。

    那几个臣子都是他的人,他们会说他林枫不方便说的话,不需要他亲自开口。

    不管怎么样,太子是死了,林枫很高兴。

    林枫看向皇帝。

    庆丰帝脸色不变,轻轻坂动玉扳指,一语不发。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朕相信吴国公说的,翁副将通敌叛国,害死了太子。翁家满门抄斩,太子给以国丧,允尊号平北王。”

    说完,脸色做悲伤状,“太子新逝,朕心里难受,想要去皇后灵位前拜祭。吴国公辛苦了,只有委屈吴国公先回府,三日后为吴国公洗尘。接下来七日,举国服孝,不得进行任何喜庆活动。皇宫之内都必穿孝服,以慰太子在天之灵。”

    周瑾轩终于可以回府了。

    看到吴国公府在夜色亮起的橘黄色灯光,内心浮起一股柔软。

    林莜一定是等了他一天了吧!可惜朝廷有事,他回不来那么早。

    可是人还没到大门口,却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林莜依旧带着几个仆人,等候在大门口呢!

    “夫人!”周瑾轩忍不住叫了一声,冲下马来快步跑去。

    几个嬷嬷把灯笼抬高,映照出周瑾轩俊朗的脸,林莜眼睛湿润了。

    “夫君!”

    夫妻俩上前来,周瑾轩真想一把搂紧了爱妻。在边关的时候,他可是有多思念她啊。

    可碍于有人在,周瑾轩只是紧紧握住林莜的手。

    “原本母亲和二叔,三叔一家都在等着的,也是刚刚回去用晚膳,孩子们妾身也让云嬷嬷送回去用晚膳了。妾身没有收到夫君今晚不归的书信,就知道夫君一定会回来的,就在这里再等等。”林莜说着,从头到脚打量着周瑾轩,心疼他这一去就这么久。

    “让你久等了。”周瑾轩握着林莜的手,二人走进国公府。

    几排仆从下跪迎接,周瑾轩都打发他们去吃饭了。

    然后林莜在自己院子摆饭,都是周瑾轩最爱吃的。

    夫妻俩正吃着,周筝筝就拉着周瑜恒的手过来了。

    “父亲。”周筝筝跑过来,抱着周瑾轩的大腿。

    已经有几十年没见了,周筝筝忍不住落了泪。

    “阿筝怎么哭了。乖了,父亲不是回来了么?”周瑾轩最见不得爱女的眼泪了,内心柔软起来。

    周筝筝把脸埋进周瑾轩的膝盖上,想到前世周瑾轩和她最后一面。

    “阿筝,不要为我们报仇,好好过你的日子。”一向好胜的周瑾轩,临死前让周筝筝放下仇恨,平淡地过日子。

    他是有多爱女儿,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啊!

    “父亲,这一世,女儿一定会过得好,也让你们都过得好。”周筝筝在心里说完,就抬头擦了擦眼泪。

    周瑾轩还以为女儿只是太多愁善感了,心想等处理好太子的事就多陪陪女儿,然后和周瑜恒说起话来,没说几句就问到周瑜恒的课业。

    周瑜恒是儿子,周瑾轩自然就对他格外严格些,这倒让周瑜恒对周瑾轩有些害怕,说话声也小小的,很不自然地抓着衣角。

    林莜笑道:“瑜恒有好几年没见你了,你一来就问这么多,只怕会吓着孩子呢。”

    周瑾轩想想也对,就让人送两个孩子先回去了。

    然后云嬷嬷抱着两岁的周笑笑给周瑾轩看,周瑾轩逗了几下,周笑笑口齿不清地叫了声“爹爹”,然后就被抱下去了。

    奴婢端着铜盆上来给夫妻俩净手。

    周瑾轩笑道:“在边关可没事侍候这么周到,都是自己净手的。还是回来的好。”

    林莜给周瑾轩拿了家常衣服,正想要他换掉,却有奴婢进来报说,周宾夫妻过来了。

    林莜一怔,“他们一定是听说你回来,就赶着要见你了。”

    周瑾轩拉拉林莜的手带着愧疚说道:“我去见见二弟,等下再去拜见了母亲,就回来陪你。”

    林莜虽然心里不悦,可总不能不拦着周瑾轩见兄弟,那样她成了什么人了。

    周瑾轩于是出去到大厅去了。

    周宾见到周瑾轩就抱着痛哭,“兄长,你还好吗?弟弟好想你!”

    让周瑾轩感动极了,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二弟会这么挂念自己,“二弟,这次经历了生死战斗,回来得太急,却是来不及给大家准备礼物。他日一定补偿。”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