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华神医
    太子的确已经身中剧毒。

    “瑾轩贤弟,我把我唯一的儿子,托付给你,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你可以护住他一命……”太子虚弱地说完,看着周瑾轩。

    这是一个朋友对自己最后的嘱咐,周瑾轩眼睛有些湿润了,握着太子的手,“你放心,我一定会护得太孙殿下周全。”

    太子点点头,看向林仲超,“超儿,以后,周将军就是你的义父。你要如同侍奉父亲一般地侍奉他。”

    可是林仲超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在出神。

    前世,太子死的时候,他并不在边关。

    太子是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被抬回来的,所以,没有人检查太子的尸体,更不可能知道太子是被毒死的。

    就连他在前世,虽然查出来是林枫派了翁副将杀害太子,但还是没查出还有毒药这回事。

    也对,林枫素来不能信任人,他怎么能放心把杀太子的事都交给翁副将?他一定要保证太子的死,所以还派了一个很秘密的人,给太子投毒。

    如此,太子必死,林枫作为皇帝最喜欢的皇子之一,才有这个资格角逐太子之位。

    既然他重生了,那么,太子,他的父亲就一定不能死。

    他已经没有母亲了。

    太子是他最重要的亲人。

    “超儿。”太子唤道。

    “父亲,我背你去解毒。”林仲超忽然想起一个人。

    “没用的。这毒,无解。”太子说,“超儿,皇上不喜欢我,你母亲又早早离开我而去,你就让我走吧!我也想快点到你娘那里去。我真的是太思念她了。对不起,超儿。”

    太子终于晕死了过去。

    林仲超说:“周将军,这些士兵就先交给你了。我要带我父亲赶往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神医,可以解这个毒。明天,我会回来和你汇合。”

    周瑾轩深深打量着这个十二岁少年。

    一脸的风沙遮掩不住他的英俊,他脸上是和年纪不相称的成熟。

    皇家的儿孙,果然是早熟的。

    周瑾轩不知道为何,竟然愿意相信林仲超的话,虽然他很奇怪,林仲超从来没来过边关,为何知道这儿会有一个神医?

    这么荒凉的边关,神医怎么会住在这里呢?

    可是他还是拍拍林仲超的肩膀,答应了,“快去快回。”

    林仲超背起太子就大步跨了出去。

    前世,林仲超在数年之后毒发,为了不连累吴国公府,就给周瑾轩留下一封告别信走了。这也就是前世周筝筝记忆里,林仲超忽然消失的原因,可惜周筝筝误以为林仲超心里根本没有她。

    林仲超以为自己必死,就走得很远,不想让周筝筝找到他。

    他来到他父亲惨死的边关,却被一个神医给救了。

    那神医姓华,隐居于边关,花了一年时间为他解毒,他痊愈之后,重回京城,才能和林枫斗。

    他也曾给华神医许下承诺,一定在夺权之后为华神医死去的一家报仇,可最终没有实现。

    因为后来他死了。

    一间木屋里,华神医身穿灰布白袍,看着烛光里这个面带期待的少年。

    “你怎么知道我会医术?”华神医问。这些年一直隐居住在这里,自耕自给,只是偶尔会去镇上买点小菜,几乎不与任何人聊天,更是没有朋友。

    怎么眼前这个少年,会一口就叫出来“华神医”三个字。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了。

    他年少就以医术出名,被称为“再世华佗”,还有妻有儿,过着幸福的,受人景仰的生活。

    如果不是为了救一个岌岌可危的老者,而没有去西平侯府帮孙夫人看一个小病,又如何会惹来西平侯爷的怒火,妻儿被杀死在街头,他报官无门,只好逃走。躲起来,躲在边关,甚至都不愿意行医救人。

    “我也是无意中找到这儿的,以前我见过你。”林仲超编了个谎言。

    可惜这个谎言,并不高明,以为华神医根本不信,“在京城么?”

    林仲超说:“华神医以前在京城行医救人,同情弱者,经常救人不收诊金,您这样好的人,我岂会不认识?”

    华神医苦笑道:“好人?可惜好人也只能躲在这儿了一辈子。”

    林仲超说:“我知道这样说话可能很唐突,可如果你再信我一次的话,我保证可以帮你妻儿申冤报仇。”

    华神医猜不到这个少年还知道多少他的秘密,可看着一个中了剧毒的病人,他总做不到袖手旁观。

    “他不可能活得下去了。你还是给他准备一副棺木吧。”华神医把脉后,摇了摇头。

    林仲超跪了下来,“您一定可以救他的。您这些年,一直在熬制的丹药,就是解药。”

    华神医嘴唇一抖,“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此时华神医已经觉得林仲超不是常人了。

    “还请神医救救他。我一定为您妻儿申冤报仇。”林仲超对着华神医磕头。

    “且慢。”华神医扶起林仲超,“你可知道这丹药,五年才能熬制一颗,用尽我心血。我为何要为了一个陌生人,耗费我五年的经历呢?”

    林仲超说:“因为华神医素来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比丹药重要。当年您就可以为了救一个甚至付不起诊金的老者,得罪西平侯府。”

    华神医凄凉地摸摸胡须,沉吟着。

    林仲超从衣袖里掏出一样东西,那是皇太孙的令牌。

    华神医都明白了。

    “现在您相信我可以为您妻儿申冤报仇了吗?”

    华神医手抖动得拢住衣袖,曾经对那个温暖的家的记忆又浮了上来,“希望皇太孙殿下,可以记住你的承诺。”

    林仲超点点头,这一世,他怎么都不会再辜负了华神医,辜负那些对他好的人的期望了。

    当下,华神医就开始给太子救治。

    林仲超就在地上铺了条草席而睡。

    他虽贵为皇太孙,可前世没少过贫苦生活,忍辱负重。

    第二天,他亲自烧柴,煮了粥,和华神医一起喝粥吃咸菜。

    华神医说:“我看得出来,你中了毒,还是和你父亲一样的毒。”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