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暗夜血
    “如果我们就这样随了周宾的意,周宾得偿所愿之后,如何会听我的?而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可以真心帮我的人。”林枫笑得意气风发,“真心帮我的人,越多越好。再说了,母妃可能不知道,其实,吏部尚书父皇已经有人选了。”

    萧贵妃一怔,“人选?谁?”

    “定国公府的嫡二爷。父皇已经属意他了。如果我再去向父皇说起周宾,势必会引来父皇不喜。”林枫说。

    萧贵妃拿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阿枫消息真是灵通,幸好本宫还没来得及向皇上提,不然可是平白让皇上不喜了。”

    林枫在宫里眼线之多,大于萧贵妃的想象,这点消息,自然早就传到林枫耳朵里了。林枫其实心里早有了另一番主意,“本王会帮周宾升职的,不过,升的不是吏部尚书罢了。”

    周云萝自然不知林枫和萧贵妃根本无意帮周宾升职,回府后老国公夫人问起,想到萧贵妃对她的热情接待,就说:“贵妃娘娘很喜欢我,答应一定会帮我父亲。”

    老国公夫人大喜,“贵妃娘娘愿意帮,那宾儿这次一定可以得偿所愿了。”

    于是,老国公夫人和二房都放弃了再做什么动作,只等着好消息传下来。

    边关。

    如血的夕阳,染红了眼前那一片戈壁。

    嶙峋的裸岩,突兀在满是沙砾的荒地上。

    没有树,没有水,只是偶尔可以在裸岩的背阳处,找到一点点低矮的绿色。

    这是边关外难得的生命的颜色。

    一只蜥蜴,懒懒的趴在地上,这种天气,动的越少,越能保存体力。

    倏然,骤风起,尘沙吹迷了眼,转眼间,乌云遮日,热风变成了冷风。

    太阳快速的西沉,拉都拉不住,很快,整个戈壁滩都陷在了黑暗中。

    四周一片死寂,似乎时间都停止了。

    而刚才那只蜥蜴,早已经如游蛇般快速的消失了。

    十二岁的林仲超终于赶赴到了边关。

    可是,收到消息,太子和周瑾轩应该在这里驻扎的,却是连一个帐子都没看到。

    远远的,却传来此起彼伏的厮杀声。

    在暗夜里非常凌厉,割着人的肌肤。

    不远处,已经是尸横遍野。

    一个玉面将军一手拉着马绳,一手挥动大刀,对着蜂拥而来的兵士就砍了过去。然后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一个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中年贵族男子身边。

    “太子,翁将军反了!末将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那贵族男子已经是脸色苍白,抬起头,看向远处满天飞沙,“瑾轩,北狄还没有退兵吗?”

    周瑾轩点点头,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北狄主力已经被消灭了,这时候袭击我们的,却是我们自己人。”

    “自己人?”太子不敢相信,那双炯炯的眼睛透着未老先衰,“翁将军只是副将,他没有理由带兵反我们自己人的。”

    “的确是翁将军和北狄里应外合,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周瑾轩说着要去扶太子,“我们已经是全军覆没了。可只要还有我周瑾轩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太子有事。”

    太子呵呵苦笑着,“瑾轩贤弟,你快点走吧。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一个人一匹轻骑,很容易脱身的。如果带着我这个拖累……”

    “太子!你休要这样说!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我不会留下你让奸人得逞的!让我们一起回京,向皇上说明,查出真相来!”周瑾轩说着,砍杀了几个冲上来的士兵,要带太子走。

    翁将军带着兵士,铁桶般地围了上来。

    “周瑾轩,太子殿下,你们逃不了了!”翁将军手执利刃,在月夜里的呼声如同鬼叫。

    “姓翁的,太子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太子?”周瑾轩厉声喝道。

    “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的。谁让太子殿下你体弱多病,谁让太子这个位置只能是一个,可是,想要的人,太多了。”翁将军说,脸上略有愧疚。

    太子仁义,对手下都是情同兄弟,他如何不知道?可他不能不背叛太子。

    他有苦衷的,他相信只要今日完成了任务,康庄大道,荣华富贵,都会接踵而来了。

    “畜牲!”周瑾轩最讨厌这种卖主求荣的,尤其是竟然还至国家利益于不顾,私下勾结北狄攻打自己人,挥动大刀就杀出去。

    无奈,敌众我寡,周瑾轩还要保护太子,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了。

    “瑾轩,你走吧!他们的目标,只是我而已。”太子再次要求道。

    “不行!”周瑾轩一口就拒绝掉。

    忽然,形势发生了转变。

    一个少年骑着红棕色的战马,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奔而来,只一刀,就把猝不及防的翁将军的人头,砍了下来!

    “翁将军已死,我是皇上派来的,你们谁敢违反太子和周将军命令,斩!”声音还是稚嫩的十二岁少年音,可却充满了力量和杀戮。

    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主人已死,他们现在还为谁卖命?就算杀了太子又如何?他们还能顶替主人去领赏吗?

    再加上,这个少年竟然可以在万军之中,悄然斩杀主将,如入无人之境。

    谁是他的对手?

    权衡片刻,士兵们纷纷下跪缴械投降。

    那少年把翁将军的人头,用刀尖挑起来,然后用布包好,往包袱里一扔,厉声说道:“翁贼一人通敌谋害太子,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小心护送太子回京,就可以将功补过!”

    “是!”这回,士兵们回答得很齐整。

    “退下!”那少年喝道。

    兵士们纷纷后退。

    少年下马,快步走到太子面前,“父亲!”

    周瑾轩这才看清楚,来的这少年,正是皇太孙林仲超!

    “超儿,你怎么来了?”太子伸手摸摸儿子的脸,又欢喜又担心。

    林仲超说:“儿子来救你了。”

    太子摇摇头,“好孩子,只是可惜,就算你杀了他们,也救不了我了。有人给我下了毒,我拖不到回京城那日。”

    林仲超连忙给太子把脉,才发现脉象已经缭乱无比,目光一哀,“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