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林太后
    “阿莜,他们就是你的阿筝和瑜恒?”太后只是听过林莜说过几次,倒是把周筝筝姐弟俩的名字都给记住了。

    林莜说:“姑母,正是他们。”一面看着周筝筝:“阿筝,瑜恒,叫太姑母。”

    周筝筝抬起头来,太后娘娘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端庄慈祥,富贵的头饰压住一头黑白交错的发丝,嘴唇红白色泽带着病态,正把苍老的手伸出来,招呼她过去。

    “太姑母。”阿筝顿生恍如隔世之感。

    林莜娘家已经没有人了,至少前世周筝筝就没听说过林家还有后人。自从那次林氏父子战亡之后,林家人一个接一个莫名其妙地病死,摔死,甚至走着走着被强盗杀死。

    太后是林莜的大姑母,也算是林莜幸存的唯一有血缘关系的长辈了。

    因此,太后是对林莜真的好,对林莜生下的几个孩子也是真心疼爱。

    前世太后在世的时候,周筝筝非常不懂事,也没有礼仪,可太后也不介意。

    当时皇帝想给周筝筝和齐王林枫指婚,也是太后拼了老命一手拦下。

    只是可惜,太后很快就病死了。

    周筝筝被周云萝设计,最后还是嫁给了齐王。

    可不管怎么说,太后是对她真的好,这一世她要珍惜。

    拉着周瑜恒的手,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姿态尽量保持端正,规矩。

    太后很满意地看着周筝筝,林莜的女儿就应该是这样,仪态气度就要与众不同。

    “阿筝几岁了,可学书了没?”太后拉着周筝筝姐弟俩的手,慈祥地问道。

    周筝筝答:“阿筝八岁了,瑜恒六岁,都已经开始启蒙。”

    “这就好,这就好。”太后赏给周筝筝一副珍珠头面,周瑜恒一把银剑。

    “这宝剑真好看。”周瑜恒忍不住抽剑出鞘。

    太后身后的太监连忙呼道:“大胆!”

    在宫殿里,是不能携带武器的。

    太后摆摆手,“他是一个孩子,你不要吓着他。”

    太监只好退后。

    太后摸摸周瑜恒的头,笑道:“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

    周瑜恒眨着巴巴的眼睛,摇了摇头,“瑜恒不知。”

    太后感叹道:“这还是当年的嫁妆。林家的传家宝贝。如今哀家老了,用不动这把宝剑了,送给你,日后,你就是这宝剑的主人。”

    林莜忙说:“瑜恒,还不谢过太姑母。”

    周瑜恒捧剑跪下,“多谢太姑母。”

    太后点点头,看向周筝筝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姐弟俩要同心同意,这把宝剑不比寻常,你们且要保管好,日后你就明白了。”

    周筝筝想起前世,周筝筝因为不懂礼仪给太后留下不好的印象,太后并没有赏赐这把银剑。

    究竟这银剑有何不同,周筝筝并不清楚。

    但是前世太后过世的早,她的东西,应该都是被皇帝拿走了。

    至于皇帝最后给了谁,周筝筝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被林枫拿去了,因为林枫后来成为了太子。

    又说了一会儿,太后有些累了,就让宫女领着周筝筝姐弟俩去偏殿吃点心,林莜陪太后一会儿。

    周筝筝于是拉着周瑜恒来到偏殿,一个劲叮嘱周瑜恒不要乱走。

    点心很可口,不过在吴国公府周筝筝也都吃过。

    这时,门口传来宫女急切的声音,“齐王殿下还是不要进去了,太后娘娘吩咐过谁也不能进去。”

    林枫雄厚的声音响起来,“本王知道里面是谁,是两个孩子。本王素来跟吴国公府有交情,进去看看那两个孩子并无不妥。让开。”

    周筝筝一怔,林枫要进来了?

    谅他也不敢做什么,这里可是皇宫啊。

    “周大姑娘,咱们又见面了。”林枫邪笑着出现在她眼前。

    周筝筝愣住了,竟忘了行礼,“不好意思齐王殿下,据我所知,我从未和您见过面。”

    “是吗?不过那日,大姑娘在大相国寺,本王倒是多次目睹大姑娘的风采,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认识大姑娘。”林枫那双眼睛蓝里带绿,幽深地看着她。

    周筝筝忍不住起了满心的厌恶,若不是在皇宫里,真想马上走掉,“殿下一定是记错了,殿下见到的女孩子是我二妹妹,她参加了贵妃娘娘的赏花会,风采照人,并不是我。”

    “周二姑娘固然是风采照人,可是周大姑娘比之更胜。”林枫自信满满,他自认自己长相气度在皇子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向来没有一个女孩见了他会不着迷,满京城的贵女,哪个不是排着队想嫁给他?

    周筝筝算什么?既然他对她感兴趣,她应该感恩才是。

    “多谢殿下谬赞。只不过,我和弟弟还有事情,您自便吧。”周筝筝冷淡极了,拉着周瑜恒走到另一边去。

    林枫还想过去,周瑜恒“哗”的一声,抽出了宝剑,林枫不由地后退了几步。

    “姐姐,谁敢欺负你,瑜恒保护你。”周瑜恒说。

    周筝筝笑道:“说的好,瑜恒,太后娘娘赏赐给我们宝剑,可不是用来摆设的!”

    林枫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周筝筝对他充满了敌意?他究竟哪里不好了?为何周筝筝的眼光里,会是满满的,毫无掩饰的愤怒?

    “皇上驾到——”

    一声拖长了的呼叫响起,林枫反应过来,“周大姑娘,改日本王再来拜见。”急匆匆走了。

    周筝筝看都不看他一眼。

    周瑜恒问:“姐姐,他是不是大坏蛋?不然姐姐怎么会这样讨厌他?”

    “瑜恒说对了,他就是坏人,以后不要和他接触就是了。”周筝筝说。

    又过了一会儿,林莜过来了,三个人走出偏殿的门,正看到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苍劲有力地走来。

    周筝筝前世是见过的,他就是当今皇上——庆丰帝。

    庆丰帝身后跟着林枫,看来他们刚刚是从太后那里过来。

    周筝筝连忙低了头,跟着林莜跪了下去。

    “万岁万岁万万岁。”林莜行礼。

    庆丰帝走到林莜跟前,站住了。

    那双镶嵌龙珠的黑黄靴子停在眼前,给人一种压迫感。

    “多年不见,你长得越来越像你娘了。”庆丰帝苍厚的声音响起,带着一抹回忆的沧桑。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