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进宫去
    只是不想老国公夫人不愿意重罚孙氏和周云萝,周筝筝只好故意提起林莜要入宫来利诱老夫人,获得孙氏和周云萝被禁足的机会。

    离新一任的吏部尚书选出已经没有多久了,孙氏和周云萝都被禁了足,那么就算西平侯府有心帮忙,有心带她们进宫求萧贵妃,也没有用了。

    等一个月后她们被放出来,就错过了良机。

    想要吏部尚书这个位置的,可不会只有周宾一个人。

    多少人为之打点,找关系。谁先让皇上同意,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没有了孙氏和西平侯府,周宾如今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看他还怎么升迁。

    想到这里,周筝筝笑了起来。

    用了晚膳,林莜就过来了。

    “母亲,你是不是刚和祖母吃饭回来?”周筝筝笑盈盈的,心情极好。

    林莜看着周筝筝,嗔怪道:“你这孩子,遇上这么个麻烦,竟也不和娘商量,还把娘支到府外去,可真是让娘不省心啊。”

    周筝筝抱着林莜的胳膊说:“娘,我不是好好的吗?倒是二婶婶和云萝,都被禁了足,看她们日后在府上,还怎么耀武扬威。”

    林莜坐下来,有奴婢上了茶,周筝筝说:“这是上回大相国寺带来的岩茶,娘多喝点,寺外的茶可没有这么清冽的味道。”

    林莜喝了一口,说:“过几日,你和瑜恒随我去宫里见见太后吧!”

    “为何又要过几日呢?”周筝筝不解,林莜不是担心太后身体,想早点进宫吗?

    “你三婶婶就要生了,我要留下来主持照顾她。”林莜说。

    巧合的是,马上就有三房的奴婢进来报告说,风三娘临盆在即了!

    “我要马上过去了。”林莜摸了摸周筝筝的头,说,“若是有缺银子,只管来我那里支取,往后,可不要冒着风险去什么当铺了。”

    周筝筝想不到林莜猜到真相了,低头认错说:“娘我待会也过去看看三婶娘。”

    林莜急匆匆地走了。

    风三娘这胎是头胎,却是难产,周筝筝过来的时候,看到一盆一盆的血水被端出去,林莜急忙捂住她的眼睛。

    “你不要看,阿筝,这里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三婶娘,你回去吧!她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周筝筝犹豫中,却从屋内传来响亮的婴儿啼哭。

    接生婆抱了孩子出来,“是个麟儿!”

    周原大喜,抱了孩子直接就冲进屋了。

    林莜和周筝筝也跟了进去。

    风三娘虚弱地躺在床上,看着周原和他怀里的孩子,喜悦盖住了疲惫,伸出手来要摸摸孩子的手,却被周原紧紧握住,“娘子,你辛苦了,谢谢你。”

    这话好像一股暖流流进风三娘心头,风三娘终于晕了过去,嘴角还挂着笑。

    郎中诊治风三娘并无大碍,只是太过于虚弱,多加调理就会慢慢恢复。林莜马上拨了人参给三房,安慰了几句,就带着周筝筝回去了。

    这下,三房添丁,二房却是母女同时被禁足,一个喜庆一个却是凄凄惨惨,老国公夫人虽然不喜欢周原,可到底也是自己亲儿子,如今添了孙子哪有不高兴的,连带着看风三娘也舒服了许多,又是送金又是送补品的。

    周宾坐不住了,走过来对老国公夫人哭诉。老国公夫人只好请林莜过来,催促林莜明日就进宫,还让周宾亲自给林莜敬茶。

    林莜便答应下来,给周筝筝和周瑜恒都传了话,明日就进宫。

    “姐姐,我会做一点点香料了。”周瑜恒这几日沉迷于做香料,把周筝筝给他请的师傅都烦死了,这会儿,见周筝筝过来找他,不顾手上都是残渣,就过来拉周筝筝的手。

    “真的吗?瑜恒好厉害。”周筝筝适当地给弟弟鼓励。

    周瑜恒拿了一团黑乎乎的软膏往周筝筝鼻子上塞,“姐姐闻闻香不香?”

    “瑜恒做的当然香了。”周筝筝说,“好了,现在去洗干净手,姐姐可有话要和你说哦。”

    周瑜恒很听话地去洗手,回来房间里师傅已经走了,却多了个嬷嬷。

    “瑜恒,明日要进宫,这位是玉嬷嬷,我让她教你一下规矩,你可要好好学哦。”周筝筝说,“见到了太后娘娘,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要记住,太后娘娘高兴了,会送你很多礼物哦。”

    “真的吗?太后娘娘会送礼物给我?”周瑜恒高兴起来。

    “不过前提是你要听话,好好学规矩哦。”周筝筝哄道。

    周瑜恒很听话,乖乖地跟着玉嬷嬷学规矩去了。

    周筝筝看着,看着,想起前世周瑜恒的叛逆和玩世不恭,伤透了林莜的心,叹了口气,没有了二房的蛊惑,周瑜恒也可以一直很乖很懂事的,其实他原本就是一个又乖又聪明的孩子。

    好久没看到周子叶了,听说他被养在老国公夫人身边之后,多次顶嘴,还不听老师的话,学业不长进,渐渐的,老国公夫人疏远了他。

    前世周子叶可没被老国公夫人和老师管着的,所以学业后来者居上,再加上他总是引导周瑜恒做坏事,后来周瑜恒不学无术,周子叶反倒是学业精进。

    可今生,周子叶没那么幸运了。

    一大早,周筝筝和周瑜恒就穿戴整齐了,林莜和他们一人一辆马车来到宫门外,递了牌子。

    没多久,传来太后的指令,让他们进来。

    周筝筝看到红色的大门开了,碧蓝色的天空飞过几只白鸽,马车进入,在一个角门处停下来,三个人换了坐辇,被太监抬着走过一道道的门。

    这些门太多,周筝筝前世也来过,可是还是让她眼花缭乱。

    抬头看,琉璃瓦映照着点点阳光,还真是一个好天气呢。

    没多久就到了太后的殿门外,又是一通等待和传话,然后三个人,被几个太监脱了靴子,换上宫里干净的鞋子,这才缓缓走了进来。

    周筝筝是一直低着头的,看着地面金砖镶嵌得不见一丝纹理,清晰地映出人影来,感叹皇宫连地面都是好东西啊。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