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好谋划
    红月咬了咬牙,说:“奴婢亲眼看到大姑娘让水仙把红珊瑚树用大箱子装起来运到当铺里去的。”

    老国公夫人大怒,“阿筝,如今是证据确凿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证据确凿?祖母,一个经常接受二房赏赐的奴婢说的话,也叫证据确凿吗?”周筝筝依旧不慌不忙的样子让周云萝震惊,本以为叫来红月会让周筝筝心痛不已的,毕竟红月过去可是周筝筝身边的红人啊,就这样背叛了她,可周筝筝不但一点都不难过,反而还很镇静,好像她早就知道红月会说这些话一样。

    “什么叫经常接受二房的赏赐?大姐姐你可不许血口喷人。”周云萝揉着眼睛,装出想哭的样子。

    周筝筝说:“没有吗?那要不要去红月房里搜查一下,都有些谁送的赏赐?”

    红月紧张起来,周筝筝难道一直都知道她私下有和周云萝往来?

    老国公夫人看了红月一眼,就知道红月是个吃里扒外的,老国公夫人也不喜欢这样的奴婢,当下挥了挥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既如此,孙氏,你带我去截人吧!不过不要太过于张扬。”

    原来孙氏早就得知消息,今日周筝筝会派人从当铺取回红珊瑚树,就派人去截,想来个“捉贼捉赃”。

    真真是好谋划,若不是她早有准备,只怕还救不了自己呢。

    老国公夫人和孙氏坐着马车出府,果然拦住了一辆匆匆赶往国公府的马车,青云就坐在马车上,在青云的身边,就是一个大箱子。

    老国公夫人看那箱子大小正好可以装进一个红珊瑚树,说:“抬回府再打开。”她可不想当着满大街让大家笑话吴国公府。

    孙氏给左右一个眼色,指着青云说道:“还不去抬箱子?还有那个小贱人,给我抓起来,不许让她给跑了。”

    左右把青云给绑了。

    马车一路开回来,孙氏令人把箱子直接搬到周筝筝院子里。

    “这回,证据确凿了吧!”孙氏笑看着周筝筝。

    周筝筝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上去把青云给解绑了,“什么证据确凿?这个箱子的确是我的,可是和那红珊瑚树有什么关系?”

    孙氏强压下火气,这个小贱人,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来人,打开箱子!”

    于是,在老国公夫人的注视下,箱子被打开了。

    可是,孙氏和周云萝都傻了眼!

    箱子里,竟然不是红珊瑚树!而是一块块光滑好看的石头!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被调换了?”孙氏大惊。

    周筝筝笑道:“二婶婶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做被调换了?难道一早你就知道我箱子里放的是什么吗?”

    孙氏自知失言,忙说:“可是为何会是这些石头?”

    “为何不能是石头?二婶婶真是眼拙了,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石头,它们是太湖石,是我特意让人从太湖运过来的,因为买这些石头银子不够了,就先放在当铺里赚点利息,然后再运回来打算把国公府装扮一下,这有什么不对吗?”周筝筝说着说着眼睛红了起来,“哪里会知道二婶婶竟然带人来冤枉我了,我一心为国公府着想,怎么二婶婶会说我是当掉了红珊瑚树?莫非二婶婶有意要加害我吗?”

    孙氏被说的面红耳赤,看看那些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周云萝说:“大姐姐你急什么?就算这里面没有红珊瑚树,可是,到底红珊瑚树在哪里呢?”

    孙氏反应过来,“是啊,放在哪里呢?是不是还放在当铺里呢?”

    周筝筝笑道:“既然你们一定想知道,那我就带你们过去看看吧!水仙,带路。”

    一行人半信半疑地跟着周筝筝和水仙,来到院子里一处地窖门口。

    “就在下面了。”水仙打开地窖门的钥匙。

    老国公夫人对孙氏说:“你下去看看。”

    孙氏看地窖黑黑的,不敢去,可是更不敢违背老夫人,就哆嗦着走下去,没多久马上慌慌张张地“逃”了回来。

    “娘,别怕,是不是大姐姐在地窖里藏了坏人吓坏你了?”周云萝大声说道,扶住了孙氏的手。

    “不不不,怎么可能。”孙氏揉了揉眼睛,“竟然红珊瑚树会是在地窖里!”

    周云萝不敢相信,“那一定是假的红珊瑚树!”

    周筝筝冷笑,“二妹妹为何这么希望红珊瑚树是假的呢?”

    周云萝看着周筝筝胜利者的微笑,急忙冲进地窖里去了。

    老国公夫人对玉嬷嬷说:“你也跟过去看看。”

    玉嬷嬷和周云萝一起回来的,周云萝已经和孙氏一样惊慌失措了。

    玉嬷嬷说:“老夫人,地窖里的确有红珊瑚树,奴婢验过了,就是老夫人送给大姑娘的那一座。”

    老国公夫人微微一怔。

    事已至此,火候已到,周筝筝“扑通”一声跪下了,哽咽道:“还请祖母为孙女做主!”

    老国公夫人说:“你不要跪在这里,让奴婢们看见了不好。”

    怎么现在就知道让奴婢们看了笑话吗?那么刚才呢,老国公夫人多么糊涂和偏心啊。

    周筝筝没有起身,“孙女素来看重祖母的赏赐,恨不得含在嘴里怕化了,因见红珊瑚树色泽需要养护,就让水仙帮忙放置于地窖,还特意加了冰块,不想,二婶婶和二妹妹勾结我院里的奴婢红月,污蔑我当掉了红珊瑚树,还非要置孙女于死地!还请祖母秉承家法,还孙女一个公道!”

    字字那是掷地有声,这么多奴婢都看着,听着,老国公夫人如果有心维护二房,那就会留下坏的名声了。

    “我,我没有啊。”孙氏大叫着反驳,可是却说不出半个理来。

    周云萝更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明明当铺的人都说好了的,为何从箱子里拿出来的,竟然不是红珊瑚树?

    “闭嘴。”老国公夫人敲击着拐杖,心里已经认定是二房搞得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孙氏和云萝居心不良,来人,家法伺候!”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