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被跟踪
    于是,周筝筝请示了林莜。林莜也希望周瑜恒和周筝筝亲密无间,免得周瑜恒趁林莜忙的时候跑去找二房的玩了,故而就答应了。

    在马车上,周瑜恒总是掀开车帘子看外面。周筝筝疼爱地拉着他,“别把手伸出去,小心点。”

    不过只要周瑜恒这一世能好好地在她身边,不和二房的人接触,她会保护好他的。等他长大一些,自然会看清楚二房的野心,到时候就不需要她担心了。

    “呦喂,呦喂!”码头边,一排排光着膀子的汉子吃力的拉着纤绳,要把一艘船给拉出淤泥来。

    只怪天气太热,河水好像一夜之间干枯了似得,前一日还好好的一艘船,就这么搁浅在泥地里了。

    “再加把劲,还差一点点。”一个商人模样的人站在码头边上,焦急的指挥着,船上的物资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耽搁不起。

    阳光透过水面,像一把把刺眼的利剑一般直刺岸边的槐树,往日油亮的树叶,此时早已经耷拉下来了。

    一群鸭子懒洋洋的缩在岸边的灌木丛里,不时嘎嘎的叫两声,虽然水里凉快,但那毒辣的太阳,更让这群鸭子忌惮。

    此时,帝都里最享受的,就是那些官宦子弟了,佣人们每个时辰都会端来冰凉的井水来擦洗,更有冰凉的西瓜随时可以解渴。

    两旁,两个女仆拿着两把扇子,清风徐徐。

    “瑜恒,到了。”周筝筝说。

    周瑜恒这才看到马车在清香庄停下来。

    庄子门前早就挤满了人,这几日生意很好,张良晨在柜台前收银子,两个短工则在介绍香料给客人。至于墨香一家,平时都不出来的,在里面制作香料。

    “姐姐,好香啊。”周瑜恒兴奋地跑进去,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周筝筝拿了几个香料给他玩。

    都约好的,张良晨他们见到周筝筝不必叫主人,不能让人发现周筝筝才是这里实际的店主。

    不过张良晨也是有眼力的人,看到周筝筝和周瑜恒亲密的样子,就猜到周瑜恒是周筝筝的弟弟,那也算是半个主人了,于是马上给他们上了茶,拿出各种香料来给他看,当成了贵宾招待。

    “姐姐,这个是什么香。”周瑜恒爱不释手。

    “这是兰花香。这是貂香。”周筝筝耐心地回答。

    “姐姐,我都要了。”周瑜恒说着摸了摸口袋,一阵失落,“可是我没带银子。”

    “没事,姐姐有银子。”周筝筝说,“你好好玩,有喜欢的,回家的时候姐姐就给你买下来。姐姐也可以请个师傅,以后你没事的时候跟着师傅学做这些香料,就不会无聊了。”

    “姐姐对我真好。”周瑜恒拉着周筝筝的手,兴高采烈,“姐姐喜欢哪种?以后跟师傅学了,我就做哪种给姐姐。”

    “好啊。只要是瑜恒你做的,姐姐都喜欢。”周筝筝知道慢慢的,周瑜恒的兴趣就会被引到香料上面来了。

    若是周瑜恒果然学会了制作香料,也是好的,以后姐弟合作还更省钱,就算学不会也没关系,总比跟着周云萝折纸要强。

    当下,姐弟俩其乐融融的。一会儿就到了日暮。

    周瑜恒提了很多香料回去。

    林莜把周筝筝叫过去了。

    “阿筝,那个清香庄究竟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许隐瞒娘亲。”林莜一面让下人去拿食盒,就在房间里摆饭,一面担心地说,“娘发现,二房那边,有人跟踪你们到了清香庄。”

    周筝筝也料到二房的人见她带周瑜恒出门,就会起疑,这事迟早瞒不住。

    好在没人会知道清香庄实际是她开的,最多会以为是她在外头勾搭了清香庄的人。

    张良晨他们也绝对可靠,不会把她说出去。

    本来她不想这么快让二房发现清香庄的,可是为了周瑜恒,她别无他法。

    “娘,那些清香庄的人都是女儿的朋友,至于二房的人,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女儿只是带弟弟去清香庄买香料而已,女儿以前还去兰桂坊买点心呢,又不是什么大事。”周筝筝安慰林莜说。

    林莜说:“话是这样说,可是娘见你去过清香庄好几次了,二房的打什么心思不必管,可是娘总感觉,你去清香庄去得太多了些。”

    周筝筝心想林莜果然是聪明人,不过她还真不能马上对林莜说实话,“娘,那也是因为女儿喜欢香料罢了。”

    见周筝筝嘴巴子紧,林莜也不再问,握着女儿的手关切道:“不管什么事,若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和娘说,知道吗?不可自己一个人硬扛着。”

    “放心吧娘,我没事。倒是瑜恒,还请娘多派几个小厮陪他玩,最好年纪差不多大的。”周筝筝说。

    林莜点点头,“我晓得了。早安排出来了,明日就带过去见瑜恒。”

    若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周瑜恒,周筝筝也放心了,这么多人围的像铁桶一般,看周云萝能怎么骗周瑜恒走。

    春晖院。

    周云萝吃了晚膳就来周宾的书房里,在周宾膝盖上撒了会娇,然后屏退奴婢。

    “云萝,爹爹今日已经依照你的建议,派了人去跟着周筝筝。你猜猜她去了何处?”周宾轻抚周云萝的长发,星眸透着精明。

    “我知道了,她带着周瑜恒,在清香庄呆了很久。”周云萝早就问过跟着的那两个人了。

    周宾笑道:“那家清香庄,还是刚开业的,倒是生意不错。周筝筝竟然让周瑜恒耍弄那些香料,那可都是女子喜欢的东西,难道她是希望周瑜恒沉迷于女人堆里不成?”

    周云萝说:“爹爹不可小看了周筝筝,周筝筝的心机已经和过去大不一样了。也许,那清香庄和周筝筝有什么联系在里头呢。不然周筝筝怎么这么照顾他们的生意?”

    周宾摆摆手,“周筝筝不过一个八岁丫头,能和商人有什么联系?只是那清香庄凭空而起,又不是林莜名下的商铺,我也查过店铺那几个人,也不是什么有背景的,倒是让人怀疑他们的底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