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真面目
    可是为了护着太子唯一的骨血,父亲和母亲谁都没有说。

    在吴国公府一起的日子,林仲超和周筝筝暗生情愫,青梅竹马,可是彼此谁都没有说明心意。

    不久林仲超被父亲送走,周筝筝则被周云萝陷害,被齐王林枫玷污了清白身子,名声尽毁。

    周瑾轩和林莜无奈之下,只能让周筝筝嫁给林枫做齐王妃,可惜却是从齐王府偏门抬轿子过去的。

    想到这些,心又一阵阵发紧。周筝筝咬了咬牙,不会了,这一世她不会再重复这个悲剧了,这一世她要让周云萝和林枫尝尝这个滋味!

    书童走进来,把深绿色的帐子揭起来,用银钩子钩好,林仲超已经起来了。

    “阿明,我走之后,你切记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戴上面具,只要有这个面具,没人会知道,你只是顶替我的。”林仲超拍了拍那个叫“阿明”的书童肩膀。

    阿明的声音简直和林仲超一模一样,“请殿下放心,卑职知道怎么做。”

    林仲超点点头,“你做事我放心。”

    “殿下,您今夜就要走吗?”阿明小声问道。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对父亲下手了。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让父亲有事。”林仲超想起前世,太子被他们害的死无全尸,心就瑟瑟地发抖。

    不,他不能安心地呆在宫里,坐以待毙。

    他已经买通了一个太监,到时候他会打扮成禁卫军士兵的样子,偷偷出城。

    城门口,他的人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一匹快马。

    不出几日,他就可以到边关,救他的父亲。

    要不是重生而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中了剧毒,他早就可以出走了。

    为了解毒,他才拖到了现在。

    可是这毒实在太剧烈,只怕他是好不了了。

    只临走前,他打开红木抽屉,看了看那支金钗。

    金钗很美,上面挂下的玉流苏,闪着粉色的光点。

    这是他母亲留下的遗物。

    前世的时候,他曾把它送给了周筝筝。

    他苦笑了一下,把金钗放进袖子里,竭力让自己不再想那个女孩的容颜。

    “我走了。”他对阿明说。

    皇宫深冷的天空,阴云密布。

    林莜第二天就递了牌子进宫去了,老国公夫人让周筝筝陪了她一整天,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周宾和孙氏过来了。

    周宾伸手要摸周筝筝的脸蛋儿,笑道:“阿筝可是越长越像大嫂了,瞧瞧这眉眼。”

    周筝筝生疏地避开不让他碰,周宾的手尴尬地伸了回去,“阿筝可是和二叔父生疏了?你三岁的时候,最喜欢坐二叔父膝盖上听故事呢。阿筝还记得吗?”

    周筝筝可不记得,如果有这样的事也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看周筝筝一脸沉默,老国公夫人有些不喜,“阿筝,你叔父唤你呢。”

    周筝筝撅着嘴说:“二叔父哪有三叔父好,三叔父会送很多好玩的镯子给阿筝。”

    周宾的笑容僵硬起来。

    老国公夫人说:“阿筝真是小财迷,你二叔父疼你,这么忙都过来看你,你知不知道?”

    老国公夫人看周宾什么都是好的,周筝筝不想马上让老国公夫人不喜,装出孩子气说道:“那二叔父也送我一个镯子好不好?”

    周宾没想到周筝筝会当面讨要,一时夜里不好拒绝了,笑道:“二叔父身上没有,不如等明日给阿筝打一对如何?”

    “不要不要,二叔父会忘记了的。”阿筝耍起小孩的无赖来。

    老国公夫人说:“宾儿,阿筝不过是想要你给她礼物罢了,我看云萝就有很多现成的镯子,你让二媳妇去云萝那里挑对好的给阿筝吧。”

    周宾想到待会还有求于林莜,就对孙氏说:“你去把云萝房里最好的那对青玉镯子拿过来。”

    “夫君。”孙氏迟疑着,这青玉镯子可是价值不菲,周云萝视为眼珠子一般的宝贝,周宾怎么说给就给了,难道不知道二房如今正拮据吗?

    可是周宾瞪了孙氏一眼,孙氏只有去了。

    周筝筝拿了青玉镯子,声音甜甜的把老国公夫人和周宾孙氏都谢了一番,想到周云萝一定气的要死,脸上笑容也就愈加灿烂了。

    玉嬷嬷报告说林莜回来了。

    老国公夫人忙让人去请林莜,一面让人去摆晚膳,还拉着周筝筝说:“好孩子,你二叔父把最好的镯子都送了你,你等下可要在你母亲面前,多提你二叔父的好。”

    真真好笑,老国公夫人竟然以为一对镯子就可以收买周筝筝。

    “知道了祖母。”周筝筝应道。

    林莜过来了,周宾和孙氏起身迎接,孙氏说:“今晚的菜肴都是大嫂最爱吃的,大嫂可是要多吃点。”

    林莜淡淡一笑,“二弟妹客气了。”

    “娘,二叔父送给我一对了青玉镯子,他要我多多在娘面前说好话,娘你看这镯子好不好看?”周筝筝一席话顿时让老国公夫人,周宾二人尴尬不已,不过这话是一个八岁孩子说出来的,倒也不能责怪什么。

    林莜暗笑一声,“二弟真的太客气了。”

    “好了,都别说了,坐下来吃饭吧。”老国公夫人打着圆场。

    吃饭间,老国公夫人对林莜格外客气,亲自夹菜给林莜。

    等吃得半分饱了,老国公夫人终于提起了林莜进宫的事。

    林莜为难道:“太后这几年是越来越不管事了,儿媳和太后提了下,太后就头疼起来,旧疾复发。儿媳再不敢说什么了。”

    老国公夫人脸色一暗,“年前我们还见过太后娘娘,精神健朗的很,怎么才过了多久,就……”

    “儿媳也是时机不对,今日也在宫里服侍了太后,故而回来也是晚了。”林莜满脸歉意地说。

    “这么说是没办好了?”老国公夫人眉毛皱了起来。

    “儿媳不才,请母亲息怒。”林莜低下了头。

    老国公夫人发出一声冷哼,“你是他们的大嫂,既然求不得太后帮忙,你且看看调出些银子,也算是尽尽心意吧!”

    林莜说:“那是自然的,只是,公中的银子,每个月吃穿用度之后,却是亏空得紧……”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