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玲珑心
    周筝筝今日可是特意得了林莜允许,出府一个时辰的,自然是打着去买糕点的名义。只是她却是去了清香庄,和张良晨,墨香一家见了面。

    要开店了,少不得需要她亲自安排一下。

    及她回府,才听说林莜被老国公夫人叫过去训话了,心里不安起来。

    匆匆用完晚膳,周筝筝就去林莜房内等她。

    很快林莜回来了。

    “娘。周筝筝一声娇滴滴的呼喊,直温暖着林莜的心。

    “好孩子,你怎么来了?你祖母留我一起用膳,所以回来晚了,你可吃过了?”林莜搂着周筝筝坐下来,奴婢端来水盆,林莜净了净手。

    “娘亲,祖母可找你有什么事吗?”周筝筝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关切问道。

    林莜笑道:“你这个消息通,就为了这事巴巴地跑来。你祖母就是想要我进宫一趟罢了。”

    周筝筝心里一沉,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娘亲进宫是替二叔父求情吗?请太后给娘亲一个面子吗?”

    林莜点点头,“这你也知道。”

    奴婢上了茶水,林莜对她们说,“你们不必进来,在门外侯着吧。”

    门合上了。

    周筝筝拿剪子剪了剪烛心,顿时,光线跃动,再看向林莜时,林莜眉尖的愁烦,在烛光闪烁中呈现出来。

    “娘,你答应祖母了?”

    林莜说:“她是你祖母,也是我婆婆,我自然是不能推拒的。”

    “不要啊娘亲,你万不可帮二叔父升职啊,更不能去求太后,白白浪费了这人情。”周筝筝急了,生怕前世的悲剧再次重演,声音也拔高了。

    林莜摸摸周筝筝的头,温柔笑道,“娘亲心里有数的,只是进宫还是要进的,娘亲也好长时间没见太后她老人家了,就是去看看也应该的。”

    周筝筝这才放松下来,“娘的意思是,只是进宫见太后,却不提帮二叔父的事,对不对?”

    林莜笑出声来,“你祖母要我进宫,娘难道还能直接拒绝吗?”

    周筝筝说:“那娘亲为何还是很忧愁呢?”

    林莜已经压根没把周筝筝当普通的八岁女孩看待了,喝了口茶说道:“娘只是觉得,既然你二叔父会去求了你祖母,也必然会去求你父亲,你父亲就要回来了,他一直是对你二叔父,非常地好……”

    周筝筝终于明白了。

    林莜不是傻子,周宾是什么样的人,回来做什么,就算林莜不能确定,可也能猜出来大半。所以她压根就不会帮周宾升职。

    只是,躲得了初一,躲不开十五。

    如果周宾去求周瑾轩,周瑾轩一定会帮他这个二弟的。

    这才是林莜真正忧郁的地方。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阿筝也不要太担心了。娘给阿筝做了件衣裙,阿筝来试试吧。”林莜绕开了话题,她不要让她这么小的女儿,去担心本该他们父母担心的事。

    周筝筝没想到林莜没有重生,却能看的如此通透,她过去真的是白活了一世,连最亲的人都看不懂。

    如果上一世可以和林莜母女连心地对付二房,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不过林莜能看出二房的野心,周筝筝以后就不必太担心林莜了。于是就开开心心地试起了衣服来。

    “娘,爹爹是不是来信了?”周筝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刚刚换上枣红色的百褶裙,甜美而清秀的脸蛋儿,问道。

    林莜疼爱地拿梳子细细梳着周筝筝的长发,一说起周瑾轩来,脸颊上就泛红,整个人也变得神采奕奕起来,“是啊,你爹爹说,他就要回来了。”

    “爹爹就要回来了?”周筝筝一怔,明明说好明年才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难道说,太子已经出事了?

    如果太子没有出事,周瑾轩是不会回来的。

    周瑾轩为人最重情义,太子又是他的挚友,怎么会舍了太子一个人回来?

    前世,周瑾轩也是没到中秋就回来了,还带来了太子的独子,林仲超。

    只是,周瑾轩并没有公布林仲超的真实身份。

    难道今生,有关太子和林仲超的一切,都会重演吗?

    周筝筝叹了一口气,边关实在是太远,她真的没办法去改变什么。

    只是林仲超,当时在大相国寺,他似乎和前世,有些不一样。

    周筝筝其实真的很想再见一见他,她有那么多的话,要对他说。

    可是,林仲超是皇太孙,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不过如今林仲超应该已经从大相国寺回宫了。

    “是啊,你爹也许是想念我们了。”林莜摆弄着那新绣的裙子,说,“娘再在这里加个流苏,会更好看。”

    这裙子其实已经是很好看了,可林莜给爱女的裙子,总希望是最完美的,哪怕已经很完美了。

    “娘,这次你进宫见太后,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个人。”周筝筝目光透出急切。

    林莜问:“谁?”

    “就是那个皇太孙。”周筝筝低下目光,装作淡然说道:“听说他这次让云萝妹妹丢了脸面,还连带着影响了我们吴国公府的名声,我倒是想了解下,他是什么样的人,为何会这样做。”

    林莜说:“他既然是太子的独生子,就凭你爹和太子的关系,他也就算是你爹的干儿子一样的。只是这话却是僭越了,他自然不是针对我们吴国公府的。娘以前见过他,倒是个很乖的孩子,只是太过于嬉笑顽皮了些,为人倒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原来林莜也知道林仲超,还对他印象很好。

    周筝筝说:“可是,他这次似乎有点反常。”

    林莜一怔:“筝筝,你似乎对他颇为了解?”

    如果不了解,又怎么会知道他反常?周筝筝连忙掩饰地笑道:“不是啊娘亲,我只是不想任何人加害我们吴国公府。”

    林莜说:“娘这次进宫,会帮你问问他的。不过你实在不需要担心的,这个皇太孙,实在不算是什么坏孩子。”

    原来在林莜的心中,对林仲超是如此赞誉有加的。

    周筝筝点点头,也许前世的时候,周瑾轩带着林仲超来吴国公府的时候,林莜就已经知道林仲超的真实身份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