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清香庄
    周筝筝近日来的确是很忙。

    她得了当掉红珊瑚树的银子,拿出三成买下一家急售的店铺,给了张良晨月例,由张良晨督工,简单装修了一番。

    她还出不去,幸好有得力助手帮着她,她倒成了坐在帐子里远程指挥的军师。

    看到青云走进来,给周筝筝摇扇子,周筝筝说:“店铺已经好了,青云,你去把墨香一家都接到那店铺里安顿下来吧。记住,有不明白的问下张良晨,他懂的很多。还有,千万不能走漏了风声。”

    青云忙应了是。

    只是青云前脚刚走,林莜就派了云嬷嬷过来,请周筝筝过去一趟。

    这几日周筝筝给林莜请安的时候,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林莜早就觉察到女儿的异样了。

    周筝筝现在自然还不能告诉母亲她要开店铺的事,母亲太过于良善,若是知道了,拿出去充公了就不好了。

    吴国公府要养这么大一家子人,如今还多了二房三房要养,光凭国公爷的俸禄和田产收入,早就是不够的了。

    多年来,林莜一直暗中拿自己的嫁妆补贴国公府的亏空,老国公夫人还嫌弃林莜不会给她讲笑话呢。

    所以,没到一定时候,周筝筝是不会暴露自己的力量的。

    这次开店铺,还是来自于预知了前世的事。前世的这个时候,孙府送了一位大美人到皇帝身边,深得皇帝宠爱,那孙美人身上有奇香,使得皇帝日夜流连忘返。

    很快就从宫中传出,民间大为效仿,于是,制香开始流行起来。

    周筝筝就是看准这个商机,想要大赚一笔的。

    过去,香料只是极少数的贵妇人使用,如果成为流行,那么大到皇宫太后,小到贫民村姑,都会纷纷采买,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说了,大茗朝此时还是很富庶的。

    而墨香一家做的香料,周筝筝前世就用过,质地薄软,香味恬淡而久远,前世齐王林枫可就对这香沉迷不已,实在是百年难遇的“名香”啊。

    只是酒香还怕巷子深呢,这么好的香料,如果被周筝筝抢到了,还是在这样一个好时机,不赚钱才怪呢。

    于是周筝筝来见林莜的时候,撒娇一番,就是没说实话。

    林莜见问不出什么,就说:“你二弟过几日要回来了,吵着说不肯再去西席那里。只怕是许久不见,他觉得寂寞了呢。”

    周筝筝可不想要周瑜恒现在就回来。

    如今她实力还太小,若是多个周瑜恒要保护,再加上马上要开店铺了,她怕应付不来太多事。

    可是,总不能一直不让周瑜恒回家吧!

    再说了万一周瑜恒偷偷回家了怎么办?那岂不是更加危险?

    “那我去接弟弟好了。”周筝筝想了想说。

    林莜捏了捏周筝筝小巧的鼻子,笑道:“你才多大,接你弟弟的事府上自然会有人做的。”

    周筝筝想到前世,周瑜恒被二房陷害成无恶不作的人,伤透了林莜的心。如今大房就这么一个嫡子,二房要加害大房,肯定会从周瑜恒身上下手,若是周瑜恒有点闪失,大房就失去了最大的依靠了。

    她终归是要出嫁的,到时候林莜的生活会有多凄凉。

    “母亲,如今是多事之秋,还是您亲自去接弟弟才好。”周筝筝建议说,“我听说,二婶婶去了趟孙府,二叔父就和她置了气呢。如今可到了二叔父升迁的关键时刻……”

    林莜也是聪明人,周筝筝一点她就理解了,目光变得幽深起来,“也好,反正我也不忙,就亲自去接瑜恒吧。”

    见林莜听懂了,周筝筝就放心了。

    林莜亲自去接,谅二房也不敢闹出什么花样来,毕竟如今权力还在大房手里,二房如今还是一无所有的。

    就连周宾想升个官,只怕还难办着呢,这个时候他哪里敢和大房明着斗?

    不过本来林莜是想问问周筝筝的近况的,不但一个字也问不出来,还被周筝筝给劝说了,林莜不由地笑道:“你这小丫头,可越来越鬼灵精了。”

    店铺名字就叫“清香庄”,前面是做买卖用的,后面的则是给张良晨和水仙一家住的三个单间。

    店铺还没正式开业,周筝筝先让水仙和张良晨一同去置办做香料的原料,还有几个人的伙食。

    自然,店铺挂的名字是张良晨,可是张良晨的卖身契在周筝筝手里,等于这店铺是周筝筝的。

    而二房孙氏,这几日天天以泪洗面。

    孙氏自然不知道如今孙家二房的势头已经渐渐压了孙家大房了。

    今年年初,孙家二房送了一个女儿进宫,深得眷宠,孙家二房因此水涨船高,就连孙老太太都不敢小觑了二房。

    孙氏一个外嫁女,还是庶女,虽然之前深得孙老太太宠爱,可毕竟已经不是孙家的人了。

    再加上周宾如今势力微小,还不足以让孙老太太陪上和孙家二房闹翻了的风险去帮他。

    所以这次孙氏非常低调,可谁知还是让孙家二房给知道了。

    这二房一闹,孙府不愿意出银子,周宾就没法在官场上打点,自然就怪在孙氏头上。

    孙氏叫周云萝去求周筝筝,让周筝筝和她母亲林莜一起去见太后,希望太后帮帮周宾,可是周筝筝婉拒了,林莜更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周宾没办法,只好去求老国公夫人。

    老国公夫人素来最疼爱的是周宾,虽然因为周云萝很不高兴,可对周宾还是没二话的。

    “你要多少银子,我让林莜去支取,这是你的事,也是我们周家的事,就算让林莜出面去求太后,也是可以的。”老国公夫人一心要帮着周宾。

    周宾没想到老国公夫人如此疼爱自己,当下哭了起来,“除了母亲,只怕没人帮得了孩儿了。大嫂自然是不肯动用太后这么大的人情的!”

    “她敢不去!她既然已经嫁到我们周家,自当事事以我们周家子孙为先,岂能置之度外?”老国公夫人大怒,“来人,把林莜给我叫过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