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去当掉
    因为水仙是乔装打扮的,故而那小厮并没有认出她来,可很快,水仙还没听清楚什么,就见那少女递给那小厮一点碎银,看样子是打赏那小厮的,然后就关了门。

    那小厮走过水仙身边,水仙连忙低了头。

    聪慧的水仙自然是觉得奇怪,看那少女的打扮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可是怎么会住在这里?这儿可是贫民窟啊。

    一个小厮也是高攀不上这样的少女的,那么既然不是小厮和那少女有联系,会是谁呢?

    水仙是知道的,周宾的这个小厮是个孤儿,那么不是小厮和那少女有联系,那就一定是周宾和那少女有联系了。

    水仙按下心里的疑问,回了府,就告诉了周筝筝这件事。

    “莫非,二叔父在外面偷吃?”周筝筝笑道,“水仙,你且去通知张良晨,请他探明一下真相。若这事是真的,那二婶婶和二叔父只怕会有一场战争了。”

    水仙应是,正要走,周筝筝说,“等下。”

    周筝筝指了指那个红木大箱子,“这个箱子里装着祖母给我的红珊瑚树,最近我需要一大笔银子,所以,水仙,你去把它给当了吧!记得,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有银子之后,我要先付给张良晨一笔月例,最近他立下这么多功劳,我不能不赏罚分明。”

    水仙惊奇大叫,“姑娘,这可是老夫人送您的,万一让人知道了……”

    “我知道这很冒险,所以要小心,还特意把红珊瑚树装进大箱子里。可我现在需要一笔不菲的本钱,但是我可以肯定,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把红珊瑚树赎回,所以不必过于担心。”周筝筝拍拍水仙的肩膀,“放心好了,很快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店铺,到时候不怕没银子了。”

    水仙虽然还是半信半疑,可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只是这箱子太大,这么抬出去肯定会走漏风声的,水仙趁着运粪水的过来,给了他点银子,一起运送出去了。

    这京城不缺当铺,可这么好的红珊瑚树要被当掉,总是惹人注目的。水仙找了家信誉好的当铺,心里还是忐忑的很。

    如果一个月内不赎回来,只怕这消息会封不住的。

    次日,烈日当头。知了声叫个不停。

    周筝筝让人在房间里放了冰块,摇着扇子,倒也不太热。

    水仙领着墨香进来了。

    为了不太惹人注目,水仙特意让墨香换了身得体的平民装扮,衣服没那么破烂,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的,还系上了红头绳,那张清秀的鹅蛋脸,衬得墨香美的好像小家碧玉。

    周筝筝想到前世墨香替了自己死了一回,眼睛就有些湿润,马上忍住,上前拉着墨香的手,喉间腥涩,倒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墨香看到周筝筝,也觉得非常地熟悉和亲切,跪下来说:“多谢姑娘相助之恩。”

    “快起来。”周筝筝连忙扶起墨香,拉着她一起坐下,桌子上摆着一些糕点,周筝筝拿了块给墨香,“你尝尝看,豌豆黄,你应该喜欢。”

    墨香接过,心头闪过一丝诧异,怎么周筝筝会知道她最喜欢吃的糕点是豌豆黄呢?

    “多谢姑娘。只是……”

    周筝筝说:“你不必觉得意外,我是看好你和你娘的制香技术,以后我要向你们定制香料,你们可不许推辞。”

    这是周筝筝一早准备好的说辞。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前世墨香为她而死,所以今生早早来找她的吧。

    如果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指不定还以为她发了失心疯呢。

    再说了,她现在的确需要墨香一家人给她制作香料。

    墨香说:“让姑娘见笑了,都是些不入流的手艺。”

    周筝筝说:“是不是不入流我能分辨得出,只是,要和我合作,你一家人要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住。以确保你们的安全。不过你放心,那个地方只会比你现在住的地方更好。”

    墨香不解,周筝筝为何要这样大费周章地让她制作香料呢?她做的香料,根本就卖不出去好不?

    不过墨香自小接受的父母的教育,就是要懂得知恩图报,虽然不能理解,可还是说:“姑娘只管吩咐就是了。横竖那边的房租我们也要到期了。”

    周筝筝说,“那就极好。你回去先安顿好,也让你母亲先告个假,不出几日我就会派人来接你们。如果我这边收入比兰亭坊高,你母亲就可以体面地离开兰亭坊了。到时候,也不会因为那染坊的毒,得病了。”

    墨香都一一应下,只是还是不解:“我娘亲的病,真的是因为那家染坊有问题?”

    周筝筝点点头:“以后你就知道了。”

    墨香都相信周筝筝的话。一来她是想报恩,二来她出于一种对周筝筝莫名的亲近感,她拒绝不了。

    墨香临走时,周筝筝还塞了一袋的糕点给她带去。

    墨香心里暖暖的,她能感觉到周筝筝的真心,虽然还是第一次见面,可却有知己的感觉。

    回去后,墨香把周筝筝的要求都说了。

    墨香她娘起先不怎么愿意,毕竟她在染坊里的是稳定的收入,可周筝筝不过是一个八岁女孩子,说什么香料生意也许是信口开河呢。

    可墨香她爹却正色道:“不管那姑娘是不是信口开河,我们哪怕为了报恩,都要给她完成任务了。”

    墨香也说,“是啊娘,我觉得那姑娘不像是在信口开河。”

    父女俩一阵劝说,这才让墨香她娘允了去请假。

    兰亭坊此时并没有人注意到墨香她娘高超的制香技术,也不在乎一个洗衣女工请几日的假,这类短工平日里还是很好找的,所以,马上就同意了。

    轻烟院里,水仙把收好的知了放进篓子里,打算炮制药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

    青云歪着脑袋边看边问,“这是怎么炮制的,水仙姐姐教教我呗。”

    水仙说:“术业有专攻,你若是真的想学,可不是听我说几句话就能学会的。姑娘那边正有事,你去姑娘那里瞧瞧去吧。”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