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添羽翼
    周筝筝迟早要对付整个二房,还有齐王林枫,光凭她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她,必须招兵买马。

    甚至,抢走前世在林枫身边效力的人。

    如此,不但能减少林枫的助力,还加添了自己的羽翼,可谓一箭双雕了。

    归府之后,周云萝就被老国公夫人禁了足,孙氏也被教训了一番。二房回来后连带着惹出事端来,老国公夫人哪怕再喜欢周宾,也要冷淡上几分了。

    周宾回府后,对孙氏怒目而视,“我不在家,你却把内院搅得一塌糊涂,若是你不适合做管家,早早休息去吧!”

    孙氏两眼垂泪,“夫君,我……”

    “你还是回去一趟,这个月户部要考核,若是通过了就可以官升一级,需要很多银子打点,你去找孙府商量下。”周宾喝了一口茶,烦躁极了。

    原本还指望让吴国公府出头帮他升职,可周云萝已经惹出这么多事,只怕老国公夫人在气头上是不肯的。

    周宾只有请孙府出力了。

    当年他愿意迎娶庶女孙氏,不就是冲着孙府的名头吗?

    果然,孙氏很怕会惹周宾不高兴,马上答应下来,明日就向老夫人提出回娘家一趟。

    周宾这才笑了起来,“若是我日后高升,自然少不了记你的一份功劳。”

    周筝筝听说孙氏回娘家去了,就猜到必然是为了给周宾打点。前世周宾也是在这个时候顺利升职为吏部尚书的。只不过前世他借的是老国公夫人的帮助,林莜也进宫去求了太后娘娘。

    林莜当然不会为了二房去求太后娘娘的,哪怕是林莜自己遇到麻烦事,都不会轻易去求太后,而是周云萝去求周筝筝,林莜拗不过爱女的哀求,才进了宫的。

    算起来,要不是有林莜的帮忙,周宾哪怕有老国公夫人的帮助,也是做不了吏部尚书的。

    可这一世不一样,周筝筝才不会帮着去求林莜呢,不但不会,还会横插一脚搞破坏。

    “水仙,这封信,请你等下见到张良晨的时候,带给他,请他务必要亲自交到孙府二房夫人的手中。”周筝筝在一封信的开口处糊好了腊,递给水仙,“我信他一定可以办得到。”

    水仙得了令,把书信藏好,就出去了。已经过了午时,张良晨应该在西门等了很久了。

    三日之约,今日正是见面的日子。

    张良晨果然带来了墨香的消息。

    原来墨香的母亲一直在兰亭坊给人洗衣做饭,做短工。墨香年纪还小,家里还有个病重的父亲,墨香就在家里照顾父亲,夜以继日地制作香料卖给大户人家赚点小钱,贴补家用。

    当然了,墨香制香的本事还是跟她母亲学的。

    张良晨把墨香现住地址告诉了水仙,接受了新任务,就走了。

    “原来齐王的私产有一处是兰亭坊。”周筝筝紧紧捏着衣角,张良晨真是聪明,这也给他打听到。

    兰亭坊,的确是京城最大最富名气的染坊。

    夏夜蚊子好多,周筝筝房间里挂起了粉色帐子,还燃了百合香。

    水仙和青云在帐子里把食物从食盒里拿出来,一一摆放好,周筝筝让她们一起坐草席上,不分尊卑,一起用膳。

    这帐子很大,三个人都在帐子里就不怕蚊子叮咬了,帐子上还绣了几朵桃花。

    “姑娘的绣活是越发地好了。”青云说。

    那桃花是周筝筝亲手绣的。过去她都让红月帮她刺绣,所以刺绣不精,如今自己学,倒也没有什么不会绣的。

    “你的厨艺也是越发好了。”周筝筝笑着夹了一大块东坡肉,今晚的美味可都是青云做的。

    青云脸红了,“姑娘爱吃就好。”

    “等墨香来了,以后我们的香料都不必外边买了。”周筝筝憧憬地说,“不过,想要她来到我身边,却不是容易的。”

    前世,墨香是在丧父之后,母亲病重不得已才卖身到齐王府的。

    不然,墨香这么有志气的女子,是宁可过贫穷日子也不愿意卖身的。

    “这个叫墨香的姐姐,真有这么好?”青云很好奇。

    水仙说:“能让姑娘这么地找寻她,她一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周筝筝点点头,“多谢你们相信我的眼光。水仙,我本来想亲自去看望墨香,可我出门没有你们方便。只能劳烦你去一趟了。”

    水仙在府上掌管部分采买事物,是可以出府的奴婢之一。

    水仙点点头,“只是奴婢怕不能让墨香来到姑娘身边。”

    “我可不是让你劝说墨香签订卖身契的,这事儿,还得慢慢来,既然墨香父亲身患重病,我这里有些银子,希望你拿去救助下她。我虽然希望她能来,可更希望她过得幸福,如果她父亲的病能好,也不必吃这么多苦了。”周筝筝说,“外头天黑了,我们快些吃完,然后点上莲花灯,看星星,一定很有趣。”

    青云玩心大起,最快吃完就去点燃莲花灯。

    莲花灯底座是用白玉做的,灯罩里发着莹莹的,暖和的光,被挂在帐子上的铁钩上,分外好看。

    青云和水仙都鼓起掌来,“好美啊。姑娘的想法真好。”

    院子里的奴婢见了,也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只有奴婢红月,嫉妒得紧紧捏了拳头,周筝筝已经把她当成空气了,看来她必须尽快给自己寻一条出路才行。

    她想起了多次给她好处的周云萝,紧紧抿了嘴。

    如果能调到周云萝身边,就好了。

    红月不知道,周筝筝早看到红月脸上的不忿了。

    放心吧红月,我会如你愿的。

    此时,在孙府二房的院子里,几个奴婢也点起了莲花灯。

    孙府二房夫人郑氏钟情莲花灯,每当她心情极佳的时候,就会燃起莲花灯。

    “夫人,这里有一封书信,说是从吴国公府送来的。”一个嬷嬷靠近郑氏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把一封书信迅速地塞到郑氏的手里。

    郑氏很奇怪,她们孙府虽然嫁了一个女儿到吴国公府,可那是人家大房的事,和他们二房没有半点关系。二房素来和大房不和。

    吴国公府也素来和孙府二房没有联系,怎么如今会送信过来呢?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