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皇太孙
    “没,没什么,二妹妹今日受惊了,我等会让奴婢泡杯茶给二妹妹压惊,既然已经发生了,二妹妹就不要难过了,凡事还有我们祖母顶着呢。我就不打搅二妹妹了。”周筝筝只觉得自己很艰难才把话说完,也不等周云萝回答,就扶着青云的手,恍恍惚惚地走了。

    就连那低低的门槛,都差点跨不过去,还是青云扶着才跌跌撞撞地走了的。

    周云萝虽然觉得周筝筝很奇怪,可她没空想这个,她想着十一皇子林寞看向她的厌恶的眼神,别的皇子对她明里暗里的嗤笑,眼泪又流了出来。

    她并不是喜欢哪个皇子,可之前,明明他们看她的目光都是带着热烈和喜欢的,尤其是林寞,盯着她好像要把她看出洞来,充满了爱慕,可一眨眼,她的巴掌怎么就落在林寞脸上了呢?

    林寞虽然并不像林枫那样出色,可毕竟也是皇子,还是今日的主角萧贵妃的亲生儿子,当众被她给扇了耳光,纵然是再喜欢她,只怕从此也会厌恶起她了。

    她这一耳光,打的不只是林寞,更是萧贵妃的脸面啊。

    还有之前对她颇有好感的七皇子林枫,是不是也对她有了不好的印象?

    都怪那个皇太孙殿下!

    周云萝紧紧攥着衣角,手指被捏的红红的。

    她几时约过那皇孙殿下了?她从来都没见过他好不好?他为何要忽然跳出来,胡说八道?

    并且,她明明是要打他的耳光的,怎么最后会打在林寞脸上?

    这个人,真真是魔鬼!

    周云萝恨的紧紧咬着牙。

    初夏的阳光晒在脸上,暖旭中带了一抹微烫。

    青云拉下青粉色的纱帘,给坐在窗前发呆的周筝筝摇了摇竹扇,“姑娘,窗边热,到里边去吧!”

    周筝筝眼角闪着水光,忽然握住了青云的手,喃喃着,“为何记住他的只是我一个人,如果你也能想起来,就能分担我的苦了。”

    青云一怔,“姑娘你说什么?”

    周筝筝收回目光,按了按太阳穴,“我乏了,你扶我去休息下。”

    青云怎么会记得住前世的事呢?幸好她刚才说话声音轻,不然青云还当她是魔怔了。

    只是,在今生,他竟忽然出现于贵妃娘娘的赏花会上,还暗算了周云萝,害的周云萝出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前世,他也来了大相国寺,只是因为发了脸疾,没有在赏花会上出现。

    怎么今生就不一样了呢?

    想起前世,他明明已经获得了兵权,也掌握了齐王谋害太子的证据,却因为她的一封信,前来救她,最后被齐王暗算,死于马下。

    最后一刻,他才从怀里掏出金簪,那金簪上刻着的“超筝”已经把他对她的爱,表露无遗。

    他爱她,是前世最爱她的男人。

    可是她却不知道。

    当她知道的时候,他却要死了。

    林仲超!你值得吗?值得吗?

    吱地一声,门被推开,风三娘走了进来,又把门合上。

    “阿筝,云萝只怕这次是彻底让老夫人不喜了。我去问了几句,老夫人劈头就骂云萝没有规矩,以后再不带她出去了。还派了两个嬷嬷守着院子,不让云萝踏出院子门一步。”

    周筝筝说:“这么说,太子世子的事,都是真的了?”

    风三娘点点头,“自然是真的。老夫人自然不会相信太子世子会无故陷害云萝,一定是云萝真的私下约了太子世子却出尔反尔,惹了太子世子不悦,才……”

    周筝筝叹了口气,“我们吴国公府,素来和太子交好,父亲更是和太子为知己,同去边关。这是纯粹的友情,无关政事,只是可惜,我听说,太子得了重病……”

    “太子,一直有病在身,这并不是新鲜事啊。”风三娘还在闺阁中就听说了。

    “怕就怕这次的重病,会不一样。”周筝筝叹了口气,今年,太子会死在边关,周瑾轩会一个人回来。

    太子当然不是真的因为体弱发病死的,他是被人陷害的。

    可是周筝筝阻止不了边关发生的事。前世林仲超也只是和她说了太子死因的大概,她并不是非常清楚。

    “怎么会不一样呢?”风三娘只当周筝筝是小孩子胡乱猜测的,并没放在心上,“阿筝好好休息,老夫人经过这次,只怕会提前回去了。你要养足了精神才行。”

    风三娘走了,周筝筝看着冰蓝色的床帐心想,刚才她是故意暗示风三娘,太子有可能这次会病死的,不出多久,这事就会应验,风三娘以后就会更加相信她的话。

    风三娘是真的关心她,也想和她做朋友的,而她不介意让这个朋友对她更加死心塌地些。

    只有让风三娘确定她周筝筝是有本事保护他们三房,甚至帮风三娘娘家崛起,风三娘才会真的心服口服,对她死心塌地。

    接下来的一日,除了听到隔壁房间周云萝经常打骂奴婢的声音,倒也是清清静静的。老国公夫人派人来传话,提前回家,明日用了午膳就走。这大相国寺到吴国公府也就两个时辰的路程,老国公夫人走的这么急,看来是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了。

    也对,出了这样的丑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吴国公府没有规矩呢。

    “青云,给我把拿那件云锦滚兰花边的大红披帛取来。”早早用罢晚膳,周筝筝吩咐青云道。

    青云取来,披在周筝筝肩膀上,不解问道:“姑娘很少会披这条披帛的,就要入夜了,姑娘是要去哪里吗?”

    周筝筝素来不喜欢这么鲜艳的颜色的。

    “我要去后山那个池塘。”周筝筝眨了眨一双明眸,也不隐瞒青云什么,对着镜子梳齐了刘海。

    青云虽然奇怪,可却很配合地打开了后门。

    老国公夫人派了嬷嬷守着前门,虽然为的是不让周云萝出去,可若是周筝筝这么晚了还要去后山,也是要被老国公夫人责骂的。所以不如从后门进出来的方便。

    夏天的太阳下山晚,都过了酉半了,天还是亮的。青云扶着周筝筝来池塘边,莲叶何田田,几朵早荷半开半绽,吐露芬芳,池面上,满是飞飞停停的蜻蜓。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