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出波折
    大相国寺的住持大元和尚在前世死的很凄惨,只因大元和尚无意中得知齐王的一个秘密,被齐王和副住持司空和尚联合害死,死的时候还派人告诉周筝筝,小心齐王。

    其实大元和尚和周筝筝交情也不深,只是周筝筝在大相国寺住了几年,多多少少会对周筝筝有些照拂,当然也只是偶尔的点头之交罢了,大元和尚却是能在临死前想到她。着实让人不解。

    这次吃斋礼佛,大元和尚亲自来给了风三娘和她一些书籍,吩咐了监寺几句,就走了。倒是没和周筝筝说过一句话。

    “这住持人真好。”风三娘说,“听说,方圆几百里的穷人,都经常得到主持的施舍。”

    周筝筝没有接话。

    二人吃了斋饭,开始读经,倒也安静。

    远处的赏花会的热闹,一点也没有传到这儿。

    申时过了,风三娘和周筝筝吃了斋饭,被监寺送回自己院子去。

    本以为周云萝一定得偿所愿地又过来炫耀,谁知,“啪!”周云萝房间里,好几个杯子摔碎在地上。

    风三娘连忙赶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一个杯子飞了过来,从风三娘的额头边擦了过去,顿时,一道血痕留在了乌黑的发下!

    “都给我滚!过来看本姑娘笑话的吗?”周云萝气呼呼的声音响起。

    “三婶婶。”周筝筝上前扶起风三娘,但见周云萝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地上都是碎片,几个奴婢跪着,大气都不敢出,手指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血迹。

    看来周云萝又拿下人出气了,还误伤了风三娘。

    “我没事。”风三娘拿手绢擦了擦额头。

    周筝筝说:“二妹妹,你不舒服打骂下人也就算了,何必要这样对待三婶婶呢?”

    周云萝看是风三娘,收敛了一些,可她向来都没把风三娘放在眼里,不屑地说:“我可没让三婶婶进来。三婶婶受了伤,可不要赖在我头上!”

    周筝筝还想为风三娘说几句,被风三娘拉住了。

    “我去老夫人那里问问。”风三娘猜到周云萝一定是在赏花宴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她是一起出来的长辈,有照顾晚辈的责任,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周云萝不愿意说,她就只能去老国公夫人那儿探探风了。

    “三婶婶,你小心点。”周筝筝送风三娘到了垂花门,又折回来,周云萝气已经消了大半,几个奴婢已经站起来,开始收拾地上的狼藉了。

    “大姐姐,你来了正好,妹妹正没个说话的人呢。”周云萝拉着周筝筝的手,一脸委屈地说,“好好的赏花会,竟然跳出个丑八怪,倒是害的整个国公府被人耻笑了。”

    周筝筝说:“二妹妹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愚钝了,一句也听不懂,怎么又让国公府耻笑了?”

    周云萝一双眼睛噙着水泡,可怜兮兮地低下了头,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在难过。

    可赏花会不是周云萝一心想去的吗?她难过什么?

    前世是周筝筝和周云萝一同参加了赏花会,可惜周筝筝被周云萝唆使着,穿了很素净的衣服,周云萝不但服饰是芳华绝代,在花宴上多番展示了才艺,风头大大盖过了周筝筝,七皇子齐王林枫,就是在赏花会开始对周云萝情有独钟的。

    因为这次赏花会,对周云萝产生好感的皇子哪里只有林枫,其中对周云萝最情深的,还有一个十一皇子林寞。

    周云萝前世一直称呼林寞为“寞皇子”,林寞也从不介意,哪怕周云萝嫁给了林枫,林寞也默默为周云萝付出,痴心不悔。

    林寞,正是萧贵妃的亲生儿子。

    话说这个萧贵妃,也真是命运多艰。

    进宫后就得了宠,可却多年无嗣,只有养了宫女生下的孩子林枫,这一收养,没多久就怀上了林寞。

    可林寞出生时,右脚就是瘸的,被皇上所不喜。

    一个残疾的亲生儿子,虽然是萧贵妃的心头肉,可却不能给萧贵妃带来任何助益,更何况,林枫不但风姿卓越,更是能干的很,深得皇帝喜欢,萧贵妃自然就有助林枫夺取太子之位的念头了。

    自然也就渐渐冷落了林寞。

    “大姑娘,我们姑娘本来好好的,谁知,忽然冲出一个带面具的男子,还自称是我们姑娘约了他不赴约,我们姑娘哪里能受的了这样的谣言,就扬手要扇他一个耳光,以正国公府的名声,谁知,那男子狡猾的很,头一偏,那巴掌竟然,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十一皇子的脸上!”周云萝的大丫鬟翡翠拿了帕子,一边擦眼睛,一边带着哭腔说道,“好在十一皇子没有计较,可却是让在场的皇子都觉得我们姑娘刁蛮任性,举止粗暴。我们姑娘可是代表整个国公府,就连老夫人都黑了脸,回来就没给我们姑娘好脸色过。”

    原来是这样。

    那么这次的赏花会,周云萝不但没有大出风头,反而是不堪地出丑了,更连累了吴国公府的脸面。

    周筝筝皱起了眉毛,前世,可并没有出现什么带面具的丑八怪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她并没有出手,就有事情发生改变了吗?

    “怎么会冲出这么一个人呢,这么郑重的场合,可不是外人随便可以进来的。”周筝筝问,擦了擦周云萝的泪脸。

    周云萝丢脸,吴国公府的脸面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个人究竟是冲着周云萝而来,还是冲着整个吴国公府而来,周筝筝还没搞清楚,不确定他是敌是友。

    但是,能进入这么一个场合,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还能在宴会上这样算计周云萝,可见也是个有手段的。

    周云萝哽咽道:“听萧贵妃提起,他是太子殿下的独子,皇孙殿下。只因得了脸疾,不能见人,所以就戴了面具。他性情多是古怪,行事不通常理,因为有太子的庇护,故而也没人敢管他。可惜这样的人,竟让我给遇上了。真真是倒霉极了。”

    周筝筝听到这里,已经是脸色惨白。

    “大姐姐,你怎么了?”周云萝问。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