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赏花会
    周云萝刚从河里爬起来,狼狈不堪的样子正好落入了七皇子的眼中。

    “啊,”周云萝连忙捂了脸,怎么会这样,要出丑的不是周筝筝吗?怎么落水的反而是她?

    看着七皇子的目光渐渐冰凉,带了丝嘲笑和鄙夷地走开了,周云萝有种要冲过去解释的冲动。

    翡翠和青云过来了。

    “姑娘,帕子洗好了。”翡翠把帕子递过去,“姑娘,你怎么……”

    周云萝浑身湿透,好像个水人,看了翡翠气不打一处来,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贱人,早不来,现在来还有什么用?”

    翡翠抚摸着打肿了的半边脸,委屈极了。

    见事已成,周筝筝拿了青云的帕子,擦了擦脸,说了句:“快午时了,祖母只怕要找我们用午膳,姐姐我就先行一步,妹妹自便。”笑着离开。

    那抹笑容,分明就是带着嘲讽,周云萝指着周筝筝的背影,气的直跳,“一定是她,一定是她设的计。是她,是这个贱人!”

    “这个女孩是哪家的姑娘?”已经走出后山的七皇子林枫想起刚才那个如花朵般灿烂的周筝筝,黑珠子一般的眼睛露出几抹兴趣来。

    刚才的情景,他看得非常清楚,那个狼狈不堪的女孩子落水,分明就是那个花朵般灿烂的女孩设计的。

    他十五岁就已经在没有亲生母妃庇护下,闯出一条路来,成为皇上看重的齐王,自然不是什么善人。

    他不喜欢太善良的女子,他没有外家可以依靠,他想要找的王妃,自然要是聪明绝顶的,最好,能和他一样的表面温和,心狠手辣。

    “小的马上去打听。”部下回道。

    两个人走的很快,闪身就离开后山,步入男子宅院去了。

    午膳的时候,周筝筝才吃了几口,周云萝竟然仪容整齐地赶来了。

    出乎周筝筝意料,周云萝表面上竟然一点也没有因为适才的事流露出异样,反而彬彬有礼,对没有肉的斋菜也大口地吃了起来。

    周云萝不喜欢吃斋菜,也硬是吃下去了。

    看来周云萝是想通了,周筝筝不好对付,再不想办法讨好老国公夫人,周云萝只会事事不如意。

    周筝筝微微一笑,周云萝当然没那么容易对付,她不过是利用二房刚刚回京,里外不能兼顾的时机,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等二房这些鬼灵精反应过来,二房已经处于下风了。如此,周筝筝才算和二房势均力敌。

    “云贵妃和齐王殿下已经来了。虽然我们和他们没什么交情,不过出于礼节,我还是要去拜访,你们两个哪个想和我同往?”老国公夫人吃完了,拿帕子擦了擦嘴,看着周筝筝说。

    周筝筝是国公府的嫡长女,还深得老国公夫人的心,老国公夫人是希望她可以去的。

    周云萝眼中闪着期盼,如果她可以去就好了。孙氏告诉过她,一定要多见几个皇子皇孙,若是攀附上了,便是二房最好的助力。

    刚才明明她想让周筝筝出丑,结果出丑的竟然是她自己。齐王一定对她印象不好。若是这次她可以跟老国公夫人同去,好好打扮一番的她定然可以给齐王重新留下好印象。

    周筝筝知道周云萝的心思,说:“祖母,孙女还要去抄写佛经,不如让二妹妹去吧!”

    周云萝眼中立马流露出惊喜来。

    老国公夫人点点头,同意了,“云萝,你去换身衣裙,一个时辰后我们就去拜见贵妃娘娘。”

    吴国公府素来和太子比较亲近,老国公夫人若是和别的皇子走的太近,反而让太子难堪,所以,周筝筝不想去,她也不会勉强。她这次来,是真的想给吴国公府祈福的,并不想和皇子皇孙攀交情。

    吴国公已经手握兵权,权势在五大国公之首,还是太子最信任的,根本不需要再去攀附什么皇子。

    周筝筝用完午膳,就回房去了。

    到了晚上,周云萝兴高采烈地回来,周筝筝一看周云萝的神情,就知道周云萝已经让七皇子改观了。

    周云萝容貌长的好,装大家闺秀本事又是一流的,前世的七皇子就对她情有独钟,今生只怕也会被她迷住了。

    “大姐姐,你瞧瞧,这是贵妃娘娘给我的玉镯子。”周云萝晃着手腕上明晃晃的手镯炫耀道。

    周筝筝正要答话,却见老国公夫人身边的玉嬷嬷走了过来,捧了一个红木盒子对周筝筝说:“贵妃娘娘真是客气,非要给大姑娘也送一个见面礼,因为大姑娘没去,就专程让老夫人转交了。”

    边说边打开盒子,那对玉镯子和周云萝的一模一样,被金帛小心地裹着。

    玉嬷嬷拿了套在周筝筝手腕上,“大小也正合适。倒衬得大姑娘的腕子越发雪白了。”

    一旁的周云萝气的紧紧捏着帕子,差点把手指都捏碎了。

    周筝筝说:“这么贵重的礼物,只怕我不能收的。”说着就要褪下来。

    玉嬷嬷说:“大姑娘,既然这礼物都已经送过来了,若是还回去,只怕就打了贵妃娘娘的脸面了。这让老夫人也不好办啊。”

    周筝筝想了想,她从未见过这个贵妃,为何还要送她礼物?还和周云萝送的一模一样?

    前世可没有这么一出的。

    可是周筝筝不想和这个七皇子有任何瓜葛,前世的仇人今生她只想狠狠地报复他,就褪下来放回盒子里去,“既如此,那我就收下了。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却是不敢一直戴在手里,就珍藏起来好了。”

    玉嬷嬷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告退了。

    周云萝气呼呼地走了。

    周筝筝随手把那对玉镯子赏给了青云,“这次你功劳最大,当作给你的奖励。”

    青云诚惶诚恐不敢接。

    周筝筝笑道:“一对镯子罢了,以后你和水仙出嫁,我还会赏赐更多的当作你们的嫁妆,快收好了吧!”

    说的青云脸红着,道谢就接受了。

    可是她一个奴婢,哪里敢把这么好的镯子戴在手上,自然就是藏到盒子里去锁起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