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巧算计
    一丝淡淡的草香弥漫开来。

    “这味道比往日的好闻。”周筝筝吸了吸鼻子。

    水仙点点头:“是了,是用玫瑰花瓣蒸出来的,也是赶巧前些日子收集了一些玫瑰花瓣,想着给大姑娘换换头油,若是大姑娘喜欢,回头奴婢就多存点。”

    周筝筝笑道:“你做的,自然都是喜欢的。也只有你和青云,一有好的就会想到我。”

    水仙谦虚说:“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梳头,匀面,描眉,抹唇,贴花黄,水仙一样样做来,把周筝筝打扮的明**人。

    此时窗外晨光明亮,阵阵山风吹过一片深浓浅淡的翠色。青云的桃花饼也做好了,用檀香盒装了两盒。

    周云萝也起来了,奴婢去领了食盒,风三娘和两姐妹一起吃了早膳。

    不用说,周云萝没吃几口,就都给倒了。

    风三娘过来劝周云萝多吃一点,反倒被周云萝给骂了出来。

    周云萝肚子饿的咕咕叫,打发下山找食物的奴婢却迟迟没有回来,就来找周筝筝聊天。

    “大姐姐,我们去后山看看吧。听说这座寺的后山,最是瑰丽好看。”周云萝拉着周筝筝的手,热络地说。

    周筝筝自然知道周云萝打什么主意,周云萝哪里是真的要去后山看风景,不过是为了偶遇皇子皇孙罢了。

    男子不比女子,若是住在寺里觉得烦闷,出来走走陶冶情操,总是平常的。

    周云萝一个女孩子家冒失地“偶遇”男子,自然是不妥当的,故而要拉上周筝筝做垫背。

    “二妹妹是在房间里拘的慌了吗?”周筝筝放下狼毫笔,对着宣纸吹了一口,瞥了周云萝一眼。

    一早上周筝筝都在静心写字。

    周云萝说:“是拘的慌。如今寺里就我们一户人家,后山又是外客进不去的,安全地很,大姐姐陪我走一走吧!”

    虽然很多皇子皇孙预定来的时间最早也是在午后,可七皇子齐王却是例外。

    他偏偏会在这个时间过来。

    此时,齐王只有十五岁,可因聪明沉稳的性格,被皇上赏识,早早被封王。

    周筝筝说:“这可是你拉我去的,万一祖母说起来,可不许推到我身上。”

    周云萝笑道:“祖母哪有空管我们呢,再说,我们也不是出门,只在后山走走罢了。”

    周筝筝于是叫上奴婢青云,就和周云萝一起走了。

    初夏的阳光热烈如流金,洒在人脸上微微发烫,后山草木葱茏,好像一条披了碎金的缎子,柔软地铺展开来。

    周云萝提着裙摆走在前头,不知不觉就带着周筝筝走到后山的河边。

    河水并不深,站在河边可以看到河底的水草,鱼儿在水草间钻来钻去,不时吐出几个泡泡。

    “大姐姐,你喜欢这里吗?”周云萝问,可眼睛却是看着后山通往寺门的路。

    周筝筝笑着拘了一掌水,洗了洗脸,“二妹妹怎么知道这里有条河的?”

    周云萝被问得窘迫起来,离河边站的远远地说:“我昨晚来过。这里的月亮很好看。”

    难怪会选择在这儿对她下手,原来周云萝一早就来视察过。

    周筝筝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刚洗了脸,很是凉快,就向青云要了桃花饼,“走了这么久,也是饿了。”一面对着桃花饼,故意抽了鼻子,“好香啊。”

    周云萝一早上没吃东西,哪里禁得住这样的诱惑,再加上周筝筝特意让青云在桃花饼上多放了香料,光是这香味就让周云萝流下了口水。

    “大姐姐,给我一块吧!”周云萝哀求道。

    周筝筝露出为难的样子,“可是,可是,我才只带了几块而已……”

    “大姐姐最是心善了,一定不忍心看着我挨饿的。”周云萝上前就夺了周筝筝的桃花饼。

    没旁人的时候,周云萝对周筝筝还是很不客气的。更何况她饿了。

    周筝筝嘴角闪过似笑非笑,并不抢回来。

    倒是青云,局促地搓着手,嘟囔了一句:“二姑娘怎么也不给我们姑娘留一块……”

    “既是二妹妹喜欢吃,我这个做姐姐的,哪里有不相让之礼呢?青云,你去把帕子洗了,回头二妹妹吃完,还要擦手呢。”周筝筝生怕单纯老实的青云破坏了她的计划,忙打岔。

    周云萝看都不堪青云一眼说:“大姐姐对我真好。翡翠,你也和青云一起去把帕子洗了吧。”她才不要用周筝筝的帕子呢,她觉得周筝筝的帕子比她的脏,怎么洗都是洗不掉的!

    青云和翡翠一起走了。周筝筝冷冷一笑,她是故意支开青云和周云萝的奴婢翡翠的。

    人少,好办事呗。

    谁知周云萝这么“配合”。

    周云萝只咬了一口,那桃花饼好像破碎的柳絮一样,散落开来,从手指中滑落,落的她衣裙上都是碎屑。

    “翡翠,快帮我掸掸。”周云萝急了,依孙氏给的时间,马上七皇子要过来了,可她衣服上都是碎屑还怎么见人?连叫了几声翡翠,才恍觉翡翠早就被她叫去洗帕子了。

    周筝筝说:“二妹妹,我这里还有一块帕子,给你擦擦吧。”

    周云萝警惕地瞥了眼周筝筝,并不去接她的帕子,回头看看河边,说:“我也有帕子,我去河边洗一洗就好了。”

    周筝筝也不勉强,看了眼通往寺门的路:“那边,好像有什么脚步声呢。”

    周云萝更着急了,快步走到河边要洗掉碎屑,可她正好踩在了她昨晚放的碎石上,脚一滑,“扑通!”人就坐在了河里。

    河水并不深,再加上还是近岸的水,才刚过膝盖而已,可还是把周云萝全身浸的湿漉漉的。

    河边本来是没有这么零碎的石头的,这分明就是周云萝昨晚布置的想来加害周筝筝的,谁知,却让她自己给踩了。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周筝筝嘴角勾起,闪过一丝冷笑。

    前世,踩了那块石头摔进河里的人,是她。

    这一世,就让周云萝自己尝尝这个滋味吧。

    这时,那抹温润的人影,来了。

    周筝筝没有转身。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