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七皇子
    山间古寺夏暖春寒,原不比山外已是初夏艳阳天,白天倒是不冷,到了晚上可是冷的结霜都是有的。

    风三娘再拒绝就不好意思了,道谢抱走了。

    送走了风三娘,周筝筝坐在窗前发呆。

    青云拿了个小木棍,支起了竹窗,周筝筝看着淡淡的阳光照在缤纷的花草上,金光点点,远处,青山如黛,烟气袅袅,一片清净。

    眼睛迷离起来。

    前世,她曾在大相国寺,住了好几年。

    当时她已经嫁给了齐王,和齐王不谐,就断断续续地搬到大相国寺里住,吃了这么几年的斋饭,看了这么几年的山景。

    她对这里,再是熟悉不过了。

    “大姑娘,斋饭来了。”水仙捧着食盒走了进来,“山里人用餐早,天还没黑,就送过来了。”

    食盒很是朴素,上面描了几朵水仙花,周筝筝接过,对水仙和青云说:“你们的饭呢?”

    “在外头呢。”水仙说着给周筝筝打开食盒。

    三菜一汤,都是些家常小菜,可寺里的主厨是宫里出来的,再平常的材料经过他的手,都能做的美味可口。

    周筝筝开始吃了起来。

    水仙和青云也出去吃了。

    那熟悉的味道品尝在口里,往事越千年,一点一点的从眼前闪过。

    前世的时候她就已经悟出,再多的富贵都不如待在寺里,吃这么简单的斋饭,过平平凡凡的,安稳的一生。

    周云萝过来了。

    她是没吃几口就扔了,让奴婢取了她随身带的干粮,勉强吃了下去,就来找周筝筝了。

    周云萝这次可不想白白来大相国寺,少不得要算计周筝筝一番的。

    “你倒是吃完了,我是怎么都吃不下口。明日我就赶奴婢去山下买点糕点吃好了。早知这里伙食那么差劲,我就不来了。”周云萝看着被周筝筝扒空了的饭碗,惊讶地说,坐在一张鼓凳上。

    周筝筝笑了笑,用手绢压了压嘴角,让人把食盒端走,说:“横竖还是要住好几日呢,二妹妹总不能天天吃糕点?还是要吃惯了才好。”

    “这些饭菜,连我们家的下人都是不要吃的,也不知道祖母是怎么想的,特意巴巴的赶来受罪。”周云萝埋怨着,她肚子还饿着呢,难免不怪起老国公夫人来。

    当然,她这话也只敢在老国公夫人背后说。

    只是,周云萝怕是忘了,可不是老国公夫人让她来的,而是她自己巴巴求着过来的。

    周筝筝淡淡一笑,人就是这样,没达到目的之时,总是百般企望,若是一旦达到,原先热盼着的可就开始嫌弃了。

    这点,周云萝和齐王可是在前世表现地淋漓尽致,周筝筝怎么会忘了。

    没聊几句,老国公夫人就派人来传话了,要周筝筝和周云萝都过来读经。

    周云萝装出一副听话的样子,心里却是很烦躁的。毕竟,在这里什么好玩的都没有,吃不惯也就算了,大晚上的还要读那些枯燥的经书。

    很快,就到了二更时分,两姐妹又被送了回来,周云萝累的倒下就睡了。

    后院有一小片竹林,被栅栏把外院隔开,月光清冷,洒在竹林里空寂幽深,闪着银光,远看好像竹叶上落了雪。

    竹林里有几张打磨得光光滑滑的石凳,

    周筝筝披着猩猩红的大氅,捡了一张石凳要坐下,水仙赶忙拿了绣花棉垫给垫了,这山里的石凳被山风日夜浸润,比山下凉寒的很,若是就这样贴身坐下,这寒气就入侵了。还真是个细心的丫头。

    周筝筝坐好,看着天上孤寂的月,听着两边的蛙声,想着心事。

    明日,皇亲国戚们都会陆续前来了吧。

    最早来的,会是齐王,他是跟着养母萧贵妃一起来的。

    前世,周筝筝被周云萝拉着去山里湖边玩耍,就这样跟齐王见了面。

    周云萝使了诈,周筝筝误踩进水里,弄的满身都是水,齐王看到一身狼狈的周筝筝,和装扮华丽,楚楚动人的周云萝,自然是想都不想就对周云萝产生了好感,相对的,也对周筝筝厌恶起来。

    这两种态度,在齐王后来和两姐妹相处中,从没有变过。

    不,还是有点变化的,齐王后来是对周云萝越来越喜欢,对周筝筝越来越厌恶。

    晚风吹入窄圆的领内,浸的脖子生凉,周筝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抬起头时,目光却透着深邃。

    她这次来,不想再看到齐王了,可齐王是她前世的仇人,害了吴国公府满门,她自然不能让齐王这么顺畅的来去。

    想到周云萝不爱吃斋饭,她心里,忽然就有了主意,嘴角,也晕开淡淡的笑意。

    这一夜睡得极不安稳,前世的血光一一浮现,不到卯时,她就醒过来。

    早有一丝浅浅的光从棱窗的格子漏进,周筝筝起身,来到窗前。

    天色半明半暗,浓雾却早就氤氲一片,包裹着树林远山都如浸润了蛋清一般,看不真切了。

    水仙和青云也已起床,周筝筝说:“服侍我起来吧。”

    “大姑娘不多睡一会儿?还早的很,只怕早膳都还没准备好呢。”青云说。

    水仙却早扶着周筝筝坐在铜镜前,拿了个象牙雕花梳子,给周筝筝梳头。

    “青云,今日我需要一些桃花饼,不过,要做的很脆很脆,让人一碰就会碎掉的那种。”周筝筝从铜镜里看青云,长发披散下的眼睛黑如墨玉,炯若星辰。

    青云如今桃花饼已能做的很好了,可以按照周筝筝的要求,做出各种款式来,只是她很奇怪,周筝筝喜欢吃的桃花饼,向来是不脆的,今日怎么?

    “怎么还呆着?大姑娘要你做,你听话就是了。”水仙在一旁催促着。

    青云这才醒悟过来,“是。”就退下了。

    周筝筝满意地看了水仙一眼,说:“青云是个忠心的,可却不够聪明,还需要你多加点拨。”

    水仙点点头,毕竟比青云大了两岁,又是家生子,从小就有启蒙,所以在奴婢中算是聪慧的。

    因着时间还早,水仙捧来了头油,那梳子蘸了些谁,继续梳理那泼墨般的发丝。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