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夏祭节
    到了晚上,周云萝被奴婢扶着,把周宾挡在了前往李姨娘院子的路上。

    “爹爹,女儿给你做了鱼饼汤,爹爹再不来吃就凉掉了。”

    周宾低头看向怀里的八岁丫头,稚气的眼睛带着期盼,苍白的小脸让人心疼。

    周云萝本就是他疼爱的女儿,女儿出马,周宾哪怕再垂涎李姨娘的**也不想去了,当下,抱起周云萝,去了孙氏房里。

    次日,周宾就去向老国公夫人进言,“云萝乖巧,只是眼皮子浅,若是能跟着娘亲去大相国寺,见见世面,只怕回来会长进不少。”

    老国公夫人叹了口气,说:“我们去大相国寺乃是礼佛的,一个女孩子家,需要见什么世面?”不过到底还是看在周宾份上,答应让周云萝过去了。

    帝都的雨,从初春下到仲春,从仲春下到季春。

    糊着高丽纸的紫色小窗被轻轻推开,周筝筝半靠着,盈盈身段穿了领口绣绿萼的宽大粉色襦裙,乌发被蝴蝶簪子托起,垂下的小辫子松软地护住玉颈,细致嫩滑的小脸如同雨中含苞待放的桃花,精致修长的睫毛盖住了眸中那抹月光,好像降落凡尘的仙子,美的雅致脱俗。

    春雨在空中聚拢,又飞快散开,重重落下。

    周筝筝那双黑眸泛出淡淡忧愁来。

    重生已过数月,该见的几乎都见过了,命运也在她的努力下,发生微妙的改变。只是,他,还好吗?

    老国公夫人指名让她随同去大相国寺,前世,她和他的初见,就是在那时的大相国寺。

    雨幕密不可挡,如同记忆一般,飘飘洒洒。

    前世的她,直到后来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也终于明白,父亲为何不顾一切要收养他。

    可惜兜兜转转,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这一错过,就是一生

    当他为她死在马下的时候,也只有在最后一刻,她才明白他的心意。

    眼中湿润,她叹了口气。

    其实她很想见他,她有那么多话要对他说,她有那么多事想为他做。

    周云萝想去大相国寺为的是他们二房的前途,可周筝筝却是代表吴国公府而去的。

    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字写不好也得去,前世,她不就是什么都没有写,老国公夫人也要她同去了吗?

    “林仲超,若你知道会有后来的事,你还会来吗?”她对着雨幕问道,明知没有人回答。

    日子推推搡搡的,从指缝间流过,很快就到了夏祭节。

    夏祭节是大茗朝独创的节日,和上元,中元,下元形式上是一样的,只不过先帝看上元和中元两节,节期相差甚远,就在夏初之时,挑了一日,设为夏祭节。

    而凑巧的是,老吴国公仙逝的日子,也恰在夏祭节。

    鸡叫声里,周筝筝梳了个简单的发髻,插了黄白色的珠花,一条镶嵌珍珠边的白色纱裙裹住曼妙的身材,来到老国公夫人那里。

    周云萝他们也都打扮齐整了。

    因为是去大相国寺纪念老国公爷的,所以每人都穿戴的极为朴素,就连最喜欢奢华打扮的周云萝,也被孙氏逼着只穿了件藕荷色的襦裙,只是里面大红色中衣鲜艳的颜色若隐若现的,若不仔细看却是看不出。

    周云萝素来爱穿大红,尤其是要见外人的时候,因为大茗朝以大红为尊贵,周云萝总想用穿衣给人身份高贵的感觉。

    当下,老国公夫人带头大家,对老国公爷的灵位拜了拜,仪式约莫半个时辰。然后用了早点,就齐齐出发了。

    大相国寺本就不远,雄据于东城山下,远看,巍峨的琉璃瓦在层层绿叶掩映下,沐浴在阳光里,几行飞鸟于苍蓝色的天空不时扔下几声清脆。

    马车从大相国寺正门进入,和尚们早就站成了一排,寺里的主持在内殿迎接。老国公夫人一行人被扶着下了车,晚辈们跟着风三娘拜见了主持,就被风三娘带来下去,留下老国公夫人和几个服侍嬷嬷被主持带入斋房,听经念佛去了。

    跟着老国公夫人来的只有风三娘,周筝筝,周云萝,比往年只有老国公夫人一人来已是热闹多了,林莜和孙氏都不在,所以,周筝筝和周云萝这两个八岁女娃,自是要听从风三娘的了。

    寺里早安排了吴国公府人的住所,周云萝和周筝筝的房间是紧挨着的,和风三娘一起组成一进的院落,有五个房间。老国公夫人则住旁边靠近中心的院落。

    几日后,皇子皇孙们也要过来,就是住在老国公夫人院落旁边。

    大相国寺堪称是国寺,非三品以上的官员家眷,是不能入住的。寺里房间院落很多,可最好的自然是留给皇子皇孙们。

    有时候,后宫娘娘们赏花,也都会安排在这里。

    寺里平时非常清净,还有官兵把手,只在最外层开了一处大堂,给平民百姓参拜用。

    周云萝时常有听她母亲孙氏编排风三娘的家境没落,对这个三婶很是看不起。当下,她只把风三娘当了佣人一般指使着搬这搬那,自己则懒洋洋地躺在了矮榻上,拿了一本书盖在了脸上。

    风三娘一向隐忍,对周云萝的无礼也不计较,收拾完毕就来隔壁周筝筝的房间。

    周筝筝和风三娘一起收拾,风三娘说:“这里前前后后都是有官兵把手的,只要不随意乱出,倒是很安全的。每日的伙食是寺里特有的斋饭,若是想换换口味,就和三婶说,三婶和寺里说一声,还有山里特有的农家饭。”

    周筝筝把一个漆青的花瓶擦得油光滑亮,笑道:“久闻大相国寺的斋饭,清酥可口,如今来了如何能不多吃几碗?三婶只顾着给我们姐妹收拾了,自己房间可收拾好了?”

    风三娘听了一阵感动,“阿筝有心了,待会就去收拾就是了。三婶不像两位姑娘那么精贵,房间里也没什么繁复的物件,倒是也快的。”

    周筝筝说:“这次我多带了几床被褥,倒是嫌多了,放这里也占地方,不如给三婶送去一床?这山间可不比家里,连日子都冷了很多。”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