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定心丸
    生怕周菲菲说出是她指示她推周筝筝的,马上让奴婢扶着周菲菲走了,然后笑盈盈地对玉嬷嬷说:“二房小事,母亲自会处理,哪里就劳烦嬷嬷了。”

    玉嬷嬷说:“二姑娘客气了,虽然二房并不是国公府上的人,可也是老夫人的心头肉,奴婢不敢怠慢,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还请二姑娘吩咐就是了。”

    这话直戳周云萝心里,什么叫她们二房不是国公府上的人,她周筝筝不过是投了个好胎罢了,哪一点比得过自己,妒忌的目光扫过周筝筝。

    周筝筝笑道:“让祖母等太久可不好,妹妹我们快些走吧。”

    周云萝紧紧一抓袖子,凭什么周筝筝可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害的她白白牺牲了一个周菲菲。

    正厅里,光滑如镜的金砖铺就的地面,承尘上绘着鲜艳的彩色绘饰,三色油彩绘云纹玉屏风摆在正中。

    老国公夫人坐在垫了大红织金座褥的圈椅上,一脸祥和地拉着南平国公夫人的手,热络地聊天。林莜坐在老国公夫人另一边安静地吃瓜子。

    南平国公府和吴国公府素有往来。虽然南平国公夫人的嫡女永安县主和周云萝交好,可南平国公夫妇却是更看重和吴国公周瑾轩的友谊。

    毕竟,如今真正的吴国公是周瑾轩,周宾回京,赴任的不过是小小的吏部侍郎。这官职还没有南平国公爷大呢。

    周筝筝和周云萝被领进来,对着三个长辈行礼,南平国公夫人笑道:“好一对姐妹花,老夫人可真真是有福气的!”

    老国公夫人说:“你可别笑话我了。这些孩子平时都是淘气的,可没少让我操心。”

    边说边招手让她们近前来。

    南平国公夫人褪了手上两个金灿灿的镯子,套在了两姐妹手腕上,“吴国公府的这对姐妹长得这么好看,真真让人以为是哪里的神仙下凡呢。”

    周云萝看周筝筝的手镯比自己的要贵重,咬了咬牙,这几日的连败大大降低了她的士气,她抿着唇不想接话。

    还是周筝筝撒娇道:“伯母你也很好看。”

    南平国公夫人快四十岁的人了,虽用脂粉遮盖可皱纹还是从眼角眉梢爬了出来,早就没人这样夸过她了,自然听了很高兴,对周筝筝就更亲近一些来了。

    周云萝还在为自己的手镯不如周筝筝的生气呢,此时见南平国公夫人对周筝筝有说有笑的,嫉妒的不行。

    老国公夫人眉毛皱了起来,对周云萝更加不喜了。

    及至挑布帛,有莽缎,织金,妆缎,貂皮,各种颜色的都有,周筝筝挑了蜜合色的,周云萝挑了茜红色的。

    玉嬷嬷把布帛送到针线房里去。

    又聊了一会儿,南平国公夫人走了,林莜亲自送出去。

    周筝筝这才让青云捧着桃花饼上前来,摇着老夫人的手说:“祖母,这是孙女为你准备的桃花饼。青云做的可好吃了,祖母可尝尝?”

    桃花的清香袭入鼻翼,老国公夫人拿了一片尝了尝,果然是好吃,“筝筝可真是孝顺的好孩子。”这一高兴,又给了周筝筝赏赐,连青云都赏了她一对雕花银镯子。

    周云萝在一边看着,忍住不忿,问起了弟弟周子叶。

    老国公夫人倒像是没看到周云萝一样,也不回答,让玉嬷嬷领周云萝见周子叶,只和周筝筝说话亲近。

    周云萝气呼呼地走了。

    周筝筝走后,玉嬷嬷收拾好了房间,就和老国公夫人说了周菲菲的事。

    “那可真叫个血肉模糊呢,孙氏已经请了名医,也不知道三姑娘那张脸,能不能治好。”玉嬷嬷说。

    老国公夫人淡漠地摆摆手:“这是二房的家事,我们不必管,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哪里就会存了害人之心了,横竖都是她自己不仔细,给磕到了脸皮罢了。”

    一个姨娘所出的女孩子,又能引起老国公夫人什么样的重视?只是那孩子既然是庶女,若是连脸都毁了,只怕日后可没什么出头之日了。玉嬷嬷叹了口气,可很快这事就从她脑中移除了出去,又说起另外一件事来:“听说,大姑娘的佛经快抄好了。”

    “抄好了就让她送过来,夏祭节也快近了,我也想带几个孩子去,热闹一些。”老国公夫人说着,就让人都退下,闭上眼睛休息。

    而周筝筝回去之后,却是叫了青云单独问过了红月的事,得知红月和周云萝时常有走动,周云萝经常送了好吃的零嘴给红月,这次也是因为轮到红月看守院门,周云萝才想进来就进来了,不由地大怒。

    青云说:“大姑娘,不如我们把红月赶出去吧。”

    周筝筝摇摇头:“赶出去?不,还没到时候呢。”

    青云低下头,欲言又止。

    周筝筝抬头看着青云说:“我听说,她哥哥看中了你,巴巴的求到我母亲那里去,想要把你许配给他。可惜我母亲没同意。”

    青云连忙跪下,“奴婢只愿一直侍奉大姑娘。”

    “你先起来。”周筝筝说,“你急什么,就算是你愿意,我也不愿意呢,他哥哥游手好闲,家里还有两个兄弟,家中没有积蓄,反而欠债累累,这样的人家,我怎么会放心让你过去呢?”

    青云见周筝筝这样说,就定了定心。

    周筝筝说:“只是你要小心,他哥哥得不到你,若是对你做出什么没规矩的事,就不好了。”

    青云挥了挥拳头说:“他敢!大姑娘给奴婢请的老师,教的几下奴婢都学会了,他若是敢做什么,奴婢非打的他叫娘不可!”

    周筝筝笑道:“你这样想就好了。若是拳脚好了,我会让老师继续教你,短短三个月是不够的。”

    青云眼中含了泪:“多谢大姑娘。”

    周筝筝端起白玉茶盏,喝了一口,说:“只是我眼下,可用的人手太少,你和水仙若是有什么好姐妹,大可介绍到我身边,我自会安顿。”

    青云想了想说:“水仙姐姐朋友多,至于奴婢,奴婢不才……”

    周筝筝点点头,“水仙那边我去会去问,不过,近来,你可以帮我去找一个叫墨香的女子。”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