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自作孽
    孙氏见女儿生气了,面色柔和起来,走过去把女儿圈在怀里,柔声说道:“你弟弟不过是送过去读书罢了,在你祖母身边长大,以后也会跟你祖母更亲近些,很多人求也求不来呢。你若是想见他,可以去看他。横竖不过是几个院落的距离。”

    周云萝歪着脑袋问:“真的吗?”

    问的孙氏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其实孙氏自己心里也没底,周子叶性格不羁,又怎么会在老夫人面前乖乖巧巧的。只怕不会是好事。

    可周云萝已经让老夫人不喜了,若是连周子叶都赛马失蹄,那他们二房,还能拿得出什么和大房争呢?

    孙氏想起周宾暗地里对她说的话,他这次回来,是一定要取回他应得的爵位的。

    “当然是真的。你弟弟博学多才,你祖母一定会喜欢的。”孙氏最后安慰道。

    没几日,周筝筝已经抄好佛经厚厚的一叠了,却接到了林莜的口信,说是南平国公府给老吴国公夫人送来了新潮蜀锦等布帛,老吴国公夫人看色泽有鲜艳的,就让林莜通知几个孙女过来看看,若有她们中意的,正好给她们做夏装。

    周筝筝伸了个懒腰,早有奴婢收拾了佛经和帖文。

    周筝筝让青云包了几笼桃花饼,正要过去,却见周云萝和她庶妹周菲菲一同走了进来。

    周筝筝眉毛皱了起来,问青云今日是谁值勤,青云回答说是红月。

    “大姐姐可是不欢迎我们?”周云萝清亮的笑声响了起来。

    周筝筝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妹妹想到哪里去了?想必妹妹也是要去祖母那边吧!我这里也就不留妹妹喝茶了。”

    周云萝笑道:“就是来邀请大姐姐一起去的。菲菲,你说对不对?”

    周菲菲,乃是周宾姨娘所出,只比周云萝小一岁,容颜气质都比周云萝逊色很多。

    前世的周菲菲,为了讨好她的嫡母嫡姐,没少跟着周云萝坑害她,手段丝毫没比周云萝良善。

    只是,善妒的周云萝母亲孙氏又如何会给周菲菲安排一门好亲事?周菲菲最后被指派嫁给一个年过半百的闲散侯爷做继室,无出。

    此时见到这对姐妹花,周筝筝笑意不达眼底,带着奴婢青云直接走了出去。

    周菲菲咬咬牙,周筝筝看她的目光太过于轻慢,她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

    就算周筝筝对周菲菲好又如何,前世,她可是对这对堂妹掏心掏肺的好,可她们还不是一样算计她?

    狗改不了吃屎,既然怎样都会算计她,不如她先给周菲菲一个下马威呢。

    三姐妹一前一后的走着,周筝筝走在最前面,其次是周菲菲,周云萝难得跟在最后。

    周筝筝虽然在前面走着,可脑后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警惕身后。

    周菲菲敢走在周云萝前头一定是得了周云萝的同意,要不然,凭她一个庶女身份,哪有这个胆子?事出反常必有阴谋。

    果然,快到拐弯口的时候,周云萝忽然用力一推周菲菲,周菲菲站立不稳,用力向周筝筝扑去。

    周筝筝只觉得后背生风,马上闪开,周菲菲扑了个空,往前倒去,“啪!”摔了个嘴啃泥不说,那片正好是荆棘地,尖利的树枝划破了周菲菲的脸,顿时,她脸上血肉模糊。

    到底是七岁的小丫头,哪里见过这么多血,当下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周云萝愣住了,看周筝筝完好无损地站着,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如若不是周筝筝一早就知道周菲菲用心不良,早有防备,血肉模糊的恐怕就是周筝筝了。

    周云萝这对姐妹,可真是心如蛇蝎啊。

    几个奴婢闻声赶来,扶起周菲菲。因为周菲菲哭声太大,几个路过的椒华院奴婢连忙去通报老国公夫人。

    很快,老国公夫人派了玉嬷嬷过来,周云萝哭着说:“也不知道怎了,三妹妹不小心跌了一跤,本以为前面的大姐姐会扶一把的,谁知,大姐姐走开了,妹妹的脸就成了这样了。”

    这话明摆着就是说是周筝筝害了周菲菲这样!

    一旁的青云忍不住想要说什么,周筝筝拉住青云的衣角,摇了摇头。

    青云脸上还有不忿,可周筝筝淡定从容的笑靥给了她信心,她默默跟在周筝筝身后。

    “玉嬷嬷,事不宜迟,请马上派人去请郎中。我房里有几支雪花膏,是边塞带来的,比京城的雪花油要好,可以使人去拿。”周筝筝缓缓说道。

    有风吹过她额前几根碎发微微地动,如深潭般的水眸反射着明媚的阳光,倾吐的声音细致如兰。

    这样的美人儿,又在紧急关头如此镇定自若,面对周云萝对她的指责没有一句反驳,只是淡然地商量对策,又如何会有害人之心呢?

    当下,三姐妹好坏立见,玉嬷嬷垂眼福身说道:“大姑娘放心,奴婢即刻去请郎中。只是老夫人那边,还在等着两位姑娘,还请大姑娘和二姑娘放心前去,三姑娘就交给奴婢了。”

    周云萝见玉嬷嬷不拿周筝筝问话,急了,“三妹妹也是要去挑衣服的,玉嬷嬷你搞错了吧。”

    玉嬷嬷说:“二姑娘,今日南平国公夫人也在的。”

    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周菲菲不过是一个庶女,就算受伤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更何况都有外人在,难不成还送周菲菲过去让外人看看国公府有多么乱吗?

    “二姐姐。”周菲菲忽然拉住周云萝的衣角,哭哭啼啼地说,“你答应过我的,要给我挑一块藕荷色的锦缎。”

    玉嬷嬷探究的目光看向周云萝。

    刚刚周菲菲究竟是怎么摔的,周云萝说是和周筝筝有关,可玉嬷嬷怎么看都觉得周菲菲和周云萝更亲近,周菲菲站不稳为何不去抓周云萝,反而是周筝筝呢?

    玉嬷嬷都是在后宅大半辈子的人了,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有诈。只是老国公夫人疼爱二房,玉嬷嬷作为老国公夫人的人,自是不能表现出维护哪房了,她管多错的也多。

    周云萝感觉到众人的质疑,脸红了起来,甩开周菲菲的手,撇清关系,嫌弃的说,“那锦缎也不是我的,你找我做什么?”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