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分杨梅
    孙氏才回家,内院的诸事就已经忙的她分不出身了,老国公夫人难不成还会拉着她聊天不成?自然是为了周云萝的事。

    一圆蛋黄渐渐地移向西天,散溢出锦缎一般的紫红色,染的吴国公府的琉璃瓦金亮发光。

    周筝筝从闺房里走出来,一抹红光从翠纱糊着的窗棂投射在她脸上,她好像瓷娃娃那么美。

    正看到林莜房里的杜鹃缓缓走过来,说君夫人请周筝筝过去一起用膳。

    周筝筝便没派人去提食盒,换了件便服,青云和水仙提着勾连云纹灯,绕过几个花间小径,就到了林莜的淑芳院。

    落日的余晖轻淡地投射在园里那一片未散开的水雾上,淑芳院里被夕阳残照映衬地一片亮红,奴婢们有条不紊地干活,看到周筝筝停下问好了再走过去。

    林莜院里的奴婢,都是非常守规矩的,平时里话不多,干活却卖力,神情间还带了点淡淡的傲气,这都是仿了林莜这个主子的。

    天色渐渐暗下来,林莜吩咐奴婢上了灯。

    母女俩坐在窗前一柳木圆桌旁,菱窗半开,挂了半截的竹席,晚风轻轻地吹进来,灯光幽幽,好不惬意。

    林莜是在太后身边长大的,吃惯了宫里的美食,嫁给父亲之后,父亲为了母亲吃**致,特意把京城名厨都请到自家里来。于是院里经常会开小灶,京城名厨做的膳食,比吴国公府原先的大厨做的还要好吃。

    周筝筝边吃边问起周瑜恒课业的事,林莜笑道:“你弟弟一直在西席家中苦读呢,昨日刚刚还去看过,课业精进不少,倒是你,一回来总是为我们着想,却不知人心难测,你可知你祖母传了你二婶婶说什么了?”

    周筝筝夹了一块五花肉咬了起来,漫不经心地问讲什么。

    林莜喝了杯牛乳羹,说:“云萝给你祖母献上的礼物,你祖母非常不喜,就传了你二婶婶,要她好生管教云萝,说什么小小年纪就长多了心眼,大家族最重要的就是和睦,可是当着下人的面,落了你二婶婶的脸了。”

    周筝筝眸底平静无波,拿帕子擦了擦嘴,说:“祖母想来是喜欢云萝的,恨铁不成钢罢了。”

    林莜看着周筝筝说:“你二婶婶回去后,少不得要数落云萝了。当时娘也在你二婶婶那边,故而也听了大概。”

    周筝筝点点头,既如此林莜一定猜到云萝被责骂,有周筝筝的功劳了,“娘,二婶婶没有责罚云萝妹妹吗?”

    林莜说:“这是他们二房的事,娘不喜欢去管,阿筝,你日后也不要去招惹她们才好。”

    林莜说了前面一大堆话,为的就是担心周筝筝惹了周云萝,看来林莜虽然话少,还是个明白人。

    虽和二房接触的不多,可林莜却看了个明明白白。她是怕周筝筝心机不如周云萝,会吃亏啊。

    周筝筝笑道:“娘,女儿知道了。女儿不去找云萝玩便是了。”

    林莜这才放下心来,往周筝筝碗里夹菜。

    那边却不安宁,周云萝一头栽进孙氏怀里哭个不休,孙氏直骂周筝筝心思不纯,心疼自己的女儿。

    身边七岁的周子叶咬着牙,目光呈现出和年纪不相称的世故,冷声说道:“姐姐这几日诚心抄写一篇佛经给祖母,祖母一定会重新喜欢姐姐的,何必哭哭啼啼的。”

    周云萝停下哭泣,拍了拍脑袋说:“对啊,祖母最爱佛经,我怎么没想到呢。”

    孙氏摸了摸周子叶的头,笑道:“乖儿子,还是你最聪明。”

    周子叶说:“母亲也可趁机提出让我跟着周瑜恒去西席读书。我比瑜恒只大一岁,瑜恒却先我一步开蒙,自是说不过去的。”

    孙氏点点头,“你祖母最喜我们妯娌间团结,若是林莜拒绝了,倒显得要和我们二房刻意疏远了,祖母也会偏向我们。”

    周子叶说:“只要我能和周瑜恒一块儿读书,姐姐这里受的气,我都会为姐姐在周瑜恒身上出回来。”

    周云萝这才破涕为笑。

    这几日周云萝安分了不少,几乎是足不出户,周筝筝也不去管她,自去林莜身边逗周笑笑。

    几个杂役抬了几箩筐的杨梅在外院,云嬷嬷清点完毕,就让奴婢都抬到林莜这里来。

    周筝筝看到这些黑红如珍珠,个头大的杨梅,心里喜欢的很,看来今年田产很不错呢。

    林莜说:“给二房,三房都抬去两箩筐,给老国公夫人抬去五箩筐,剩下的十箩筐,三箩筐都分给上个月在功劳册上的奴婢和杂役们,留三箩筐自己吃,还有四箩筐,自去酿杨梅酒去。”

    云嬷嬷一一照办了。

    林莜虽是管家,这些田产也都是国公府的出产,本来是轮不到二房和三房的,可林莜一点也不徇私。

    周筝筝拉了拉林莜的衣角说:“娘亲,这些杨梅长这么好,只怕再过半个月,还有更多的出产呢。只是光分给家里了,宫里也是要送一点的。再者,二叔父和三叔父人定少,只怕都是吃不了这么多的。我们留下酿杨梅酒的,以后自然也是要分给他们的。”

    林莜想了想,与其给二房三房做好人,不如这份人情卖给宫里,毕竟太后娘娘才是林莜最大的依靠。就同意了,“虽然我们国公府不差钱,可却也就凭着国公爷的俸禄,养一家人,自然是要节俭的。”

    给老国公夫人的自然不能克减,结果送去给二房三房的都减为一箩筐,抬了两箩筐放在储藏间,打算明日就领个牌子,进宫送给太后娘娘。

    云嬷嬷一一照办了,走的时候眼角看了看周筝筝。

    一时无事,林莜忙去了,周筝筝随意翻看着账本,却听人来报告说,老国公夫人要林莜去见。

    周筝筝问:“此时老国公夫人身边是什么人?”

    下人答:“二房除了二爷,都在呢。”

    周筝筝眉眼间,升起一丝警惕来,拉着林莜说她也要跟去。

    林莜说:“答应你了,小缠人精,不过你可要乖乖的,不许吵了你祖母。”

    椒华院里一色青碧,春光大好。

    几个奴婢在给鸟儿喂食。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