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仇人归
    老国公夫人一感动,这几日都把心思放在了归人身上,倒是忘了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小贴心。

    “祖母,给。”周筝筝亲手往老国公夫人嘴里塞杏仁酥。

    那甜腻的味道,直让老国公夫人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愧疚,原本想明日赏给周云萝的一座红珊瑚树,也赏给了周筝筝。

    “阿筝真是个贴心的。”老国公夫人摸着周筝筝的头说,“还记得祖母最爱吃的零嘴是杏仁酥。”

    周筝筝说:“祖母,这珊瑚树给了我,那明日云萝妹妹不是没有了吗?不如,我房里有一对小金人,拿来送给云萝妹妹好了。”

    林莜说:“那还是从宫里带出来的,阿筝平日里都舍不得把玩。”

    老国公夫人满意地看着周筝筝,“阿筝小小年纪就懂得姐妹和睦,倒和我们国公府养出来的嫡女身份是匹配的。只怕云萝也没有她乖巧可爱。至于这小金人,既是阿筝宝贝的,还是宫里的珍宝,自然就你们留着好了。”

    宫里的东西,当然是太后赏赐的,老国公夫人再大也大不过太后,哪里就敢取了赏赐给周云萝了?

    林莜说:“那儿媳代阿筝谢谢母亲。”

    老国公夫人点点头,看着周筝筝乌黑如墨的眼睛,越看越顺眼,倒是觉得比看周云萝还舒畅了很多,“阿筝可要记得,往后不管国公府外发生了什么,我们府内的一定要同心合意,这才是做世家嫡女的气派教养。”

    周筝筝认真地点了点头,低下的眉眼压下了眼中的恨意。前世她可不是就这样想的,希望府上兄弟姐妹同心合意,可是,周云萝父女可不是这样想的!

    这诺大的国公府,金玉其外,其中早就是败絮了。周宾就是冲着国公的位置而来的,他又如何肯和他们同心合意呢?

    “是,祖母。”表面还是乖巧地应道。

    珊瑚树被抬进了闺房里,周筝筝深吸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来果然没有白费精力,老国公夫人终于对她另眼相看了。

    如果不是更加疼爱周筝筝,老国公夫人是断不会把原本要给周云萝的赏赐,给了周筝筝的。

    虽然因为疼爱二儿子的关系,老国公夫人爱屋及乌,喜欢能说会道的周云萝,可感情是处出来的,周云萝再好,这两年也没在身边,不过是个孩子,老国公夫人自然更喜欢这一个多月来,天天腻在她身边的周筝筝了。

    “好戏还刚开始呢。”周筝筝墨玉般的眼睛透出一股阴冷来。

    阳光如碧,吴国公府院子里的湖水映着冰蓝的天空、嶙峋的假山,亭台漆面未干,汉白玉的曲栏上浮雕还泛着露水的光泽。

    桃园里,落花渐飞。

    桃花缤纷的日子,未免太过于短促,周筝筝铺着画布,想用画笔留住这份短暂的美好。

    桃园外,百花盛开,春光无限好。

    青云踩着落花走过来,在周筝筝耳边说周宾一家已经来了,林莜接待他们见过老国公夫人,得了满满的赏赐他们就回院去了。永安县主也紧跟着过来,正和周云萝在玩呢。

    周筝筝安静地听着,目光却凝在画布上,待青云讲完了,冷淡地说道:“你的桃花饼是越做越好吃了,送几盒给三婶娘也尝尝吧。”

    青云没想到周筝筝会对周云萝漠不关心,倒是记挂她的桃花饼,“是。”得了主人的称赞,青云的脚步格外轻快。

    周筝筝抬起眼,看向湖面,冷静无波的眼眸弥漫着浩渺的烟波,让人看不清楚。

    前世,也是在这天,她主动去找周云萝了,却在周云萝的设计下,和永安县主起了冲突。

    今生她可不想再去讨好周云萝了,哪怕表面功夫都不想去做。

    林莜派了奴婢催了她几次,周筝筝只推说今儿个起来身体不适,不能过来了。

    林莜也不勉强。

    可这在周云萝看来,可就很意外了。

    此时的春晖院,周宾的嫡妻孙氏正招呼着奴婢整理各个房间,周云萝外罩绣了富贵团花的刻丝褙子,下袭江南软烟罗的襦裙,腰间悬着的碧绿佩环,胸口嵌着五瓣梅花宝石扣,耳朵上还挂了一对赤金玉叶金蝉坠子,真真是富贵逼人,端庄典雅,花中牡丹,光是这身装扮就压住周筝筝的身份好大一截了。

    周云萝一直视周筝筝为傻子,鼓动周筝筝穿素净的衣裳,她自己倒是打扮的富贵典雅,府上府外的人见了,都只当周云萝是大房的嫡长女,所有的目光都会落在周云萝身上。

    这是周云萝最享受的。

    可此时她姣好的容颜上,却是在生气。

    原本以为会得到老国公夫人的红珊瑚树,谁知老国公夫人早早就赏赐给了周筝筝。

    周筝筝不是傻子吗?一个没有朋友,成天都只知道粘着自己的傻子,怎么如今没有欢呼雀跃地来找她玩?

    还有周筝筝的傻子弟弟周瑜恒,怎么也没来?听说是在周筝筝的提议下,被送到老师家学诗去了,所以没来迎接他们。

    如此,大房的除了林莜,倒是一个都没有出来迎接他们二房,这让二房一家情何以堪。

    更何况,老国公夫人还根本没有责怪二房招待不周的意思。

    周云萝心情郁郁,连带着和永安县主玩也不专心。永安县主觉得乏味,觉得受气了,说也不说就走了。

    “云萝,娘的心肝儿,你怎么让永安县主给走了?她这次都带了包袱,是打算在我们这住上一阵子的。”孙氏急匆匆地走进来。

    这孙氏娘家是显赫的西平侯府,虽说孙氏只是个庶女,可却是在孙家大夫人身边养大的,孙大夫人没有生出半个女儿来,孙氏的亲生母亲是孙大夫人的亲戚,这么一来,孙大夫人也就视她为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为她谋了一个吴国公府嫡次子的亲事。

    若撇去孙家的家世,一个庶女能嫁给一个嫡次子,也算是孙氏高攀了。可吴国公府的家规早立下,家业和爵位只传长子长孙,嫡次子要自己考取功名,最多分出少数的家产自立门户,这就和庶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当初,周宾也是看重了孙家的家业,才迎娶了孙氏。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