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知人心
    风三娘听了,站了起来,“原来是阿筝来了。才多久不见,阿筝长这么高了。”

    风三娘因为家族没落的关系,在府上颇不受重视,故而待人谦卑有礼,此时她穿着月白色绣了素色缠枝纹的褙子,水绿色湘裙,搭配的非常素净。

    周筝筝却逃进了一旁喝茶的周原的怀里,偏着脑袋看着风三娘说:“三叔父,你给三婶婶吃了什么,阿筝也要吃,瞧三婶婶多漂亮,阿筝也要像三婶婶那么好看。”

    风三娘立马脸就红了,可是心里却是高兴的。

    她的确长的好看,要不然周原怎么会一眼就看中了她,不顾门不当户不对,就来她家里提亲了。

    若是过去的兴平候府,倒是也和吴国公府门当户对,可数十年前兴平侯爷助了皇上的哥哥夺皇位,皇上继位后,就开始对兴平候府多番打压,还取消了兴平侯世袭制,兴平侯爷一死,兴平侯府就将降为无爵位的小官,到时候,只怕是和商人差不多。

    风三娘是摇摇欲坠的兴平侯嫡女,堂堂的吴国公府三公子周原却是重聘求娶,可在吴国公府上,也就只有周原爱护她。

    连个丫鬟,都未必会拿她当回事。

    吴国公府上,从没有人这么夸过她,在这里,只有显赫的家世和丰功伟绩才能被人尊崇,好看不好看不顶用,哪里是花钱买不到的,谁稀罕呢。

    周原拍了拍周筝筝的手,笑得合不拢嘴,“三婶婶再好看,哪里有阿筝好看了。阿筝可告诉三叔父,三叔父不在家,可乖乖听你母亲的话了?”

    “阿筝当然乖了,这是阿筝亲手做给三婶婶的。”阿筝说着,捧出那个荷包来。

    风三娘捧着那刺绣精致的荷包,感动极了,“这是,给我的?”简直不敢相信。

    直到周筝筝亲手递给风三娘,风三娘才抱着周筝筝亲了一口,“真是个乖孩子,大嫂子真是教养有方。”

    林莜笑着点了下周筝筝的脑袋,“这孩子,这几日一直在做这个,我问也不给知道,瞧瞧,连我都没有呢,看来,她还是和三弟妹你亲一些。”

    一席话说的众人都乐了。周原说:“我原以为阿筝见了三娘会不自在,既然阿筝很喜欢三娘,可要多来。”

    周原是怕风三娘一个人性格内向,在府上被冷落呢。

    周筝筝笑道:“我可喜欢三婶婶了,母亲忙的时候,我就去缠三婶婶给我捏糖人。”

    一席话说的风三娘也不拘束了,看向林莜的目光也带了感激。

    周筝筝才多大,风三娘一定以为是林莜教周筝筝亲近他们三房的,哪有不感激的。

    论起来,这个可是国公府,二房和三房以后早晚会分出去的。林莜能这么待见他们,自然让他们住得也有面子。

    然后周原夫妇去林莜早就让人收拾好的紫岚院里休息去了。

    因为风三娘怀着孩子,府上的吃食都让人亲自送到轻烟院里给他们,周原夫妇自去拜见老吴国公夫人不提。

    桃园里,周筝筝在树下铺开草席,青云和两个小丫鬟帮着摇树。

    风一吹,桃花就落如雨,周筝筝教青云把落在席子上的桃花,装进陶罐里去。

    “回去捣成泥,做成桃花饼,可好吃了。”周筝筝说。

    青云眼睛笑得弯弯,“姑娘教我做桃花饼固然好,就怕奴婢太笨,做不好。要不要让水仙姐姐帮忙?”

    周筝筝想起前世被关在别苑里,青云为了逗她开心,不知道哪里琢磨出了桃花饼。

    那是她后二十年最爱吃的食物。

    桃花饼可是青云擅长做的,只是,周筝筝总不好说你前世都会做吧!

    “你会做的。水仙要跟师傅泡制药材,不要叫她了。”

    青云见周筝筝这么相信自己,感动极了,要知道,她笨手笨脚的在丫鬟里只有被嘲笑的份,谁想会被周筝筝这么重视,吸了吸鼻子说:“姑娘放心,奴婢一定做出最好吃的桃花饼。”

    周筝筝点点头。

    要下雨了,春季多雨,水仙拿着伞走了过来,“姑娘,君夫人请您过去呢。”

    周筝筝轻轻一笑,“明日二叔父一家就回来了,母亲这个时候要我过去,只怕是祖母找母亲,母亲就拉上了我。”

    水仙一怔,笑道:“姑娘猜对了,正是老国公夫人要君夫人和姑娘过去呢。”

    记忆中,为了周云萝回来,老国公夫人少不得要叮嘱林莜一番,房间整理好了没,吃穿用度都准备好了没。

    林莜知道近来她的这个婆婆喜欢上筝筝,就特意带上周筝筝。前世林莜因为害怕周筝筝淘气,冲撞了老国公夫人,并没有叫周筝筝的。

    看来,经过她的努力,命运的轮廓,开始一点点改变了。

    周筝筝对水仙说:“今早让厨房做的杏仁酥,可以端过来了。我要亲自送到祖母那里去。”

    水仙点头,诧异地朝厨房走去。

    周筝筝难道一早就料到今日会去见老国公夫人?所以一早就让厨房准备了老国公夫人爱吃的杏仁酥?

    要知道,周筝筝和林莜都是不喜欢杏仁酥那个味的。除了为老国公夫人准备,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

    自家姑娘变的会讨好长辈了,怎么都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水仙想着脚步就更加轻快了。

    老国公夫人身着驼色镶领秋香色底子五彩菊花纹样缎面对襟褙子,青碧花卉刺绣敝膝落叶黄马面裙,脸上喜气洋洋的,几个嬷嬷低头垂手在给她报告周宾的行程。林莜领着周筝筝进前来。

    老国公夫人笑眯眯地对林莜说:“你给我的帖子我都看过了,明日就按照你说的布置便是。辛苦你了。”

    林莜福了福身,“这是媳妇应该做的。只是媳妇听说明日,永安县主也要过来。”

    老国公夫人点点头,按了按手指上的绿玛瑙戒指说:“这是宾儿请过来的贵客。只因永安县主自小和云萝交好,一听说云萝过来,就吵着要过来。”

    林莜说,“那儿媳马上给县主安排。”

    周筝筝上前来,搂着老国公夫人的手说:“祖母,你饿了吗?我特意给你带来了杏仁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