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见三房
    周筝筝说不下去了,那几十年的确恍如一梦,可真要说出来,却好像一颗巨石埋在胸口,半天都说不出来。

    林莜看着周筝筝的神色,就知道她不是在说谎,可这梦太过于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继而问道:“你的梦里,谁人加害了爹和娘?”

    周筝筝摇摇头:“女儿不敢说,可女儿看到水仙和青云都被他们给害死了。所以才……

    如果是旁人,一定会笑她幼稚,就因为一个梦,就要栽培两个卑微的奴婢,可林莜是她的母亲啊,女儿就是她的心头肉,女儿说着说着都快哭了,怎么会没有隐情?

    周筝筝说她不敢说,难道那个害他们的人,是林莜也认识的,所以周筝筝不敢说?

    “阿筝到娘这里来。”林莜竟然不打算再问下去,而是紧紧搂住女儿,轻轻拍了拍,“就依你说的,娘明日就托云嬷嬷找两个教习来,给水仙和青云学医术和武艺。不过,娘只给她们三个月的时间,若是没学好,娘也就不依你了。”

    “多谢娘。”周筝筝很高兴,只是一个梦而已,林莜未必会在意,可林莜却能选择相信周筝筝。因为林莜怕女儿担惊受怕。

    前世,林莜就凭着她一己之力,艰难地维护着四处被人加害的三个儿女,直到积劳成疾,可惜,她过去从来不晓得母亲的好。

    轻烟院的玉兰花下,云嬷嬷对水仙和青云交待了了几句就走了。

    “水仙姐姐,大姑娘对咱们真好。”青云抹了下湿湿的眼睛,“我素来羡慕那些会识字,会拳脚的姑娘,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个福气。”

    青云是个说话直爽的,水仙却是个小心谨慎的。水仙见众奴婢都聚拢过来,朝青云脸上甩了帕子说:“啰嗦什么,既然知道姑娘对我们好,就给姑娘争口气不就行了。”

    红月捏着帕子缓缓走过来,眼中闪着妒忌的光,“两位姐姐倒是好福气的。能得到大姑娘特意的栽培。真真让人羡慕。”

    故意把声音提高,让众奴婢都听见。

    水仙说:“大姑娘只是先给我和青云一个机会,若是觉得不错,也就轮到你们了。大姑娘心慈,哪次好事不都想着大家了。”

    红月冷笑了一身,看向青云说:“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就青云这脑子,我怕会辜负了大姑娘的一片心意。”

    青云急了,可看到奴婢们投过来幸灾乐祸的,妒忌的目光,她嘴巴一打结,竟然说不出来。

    水仙说:“青云能不能学到什么也看她自己,不过,这毕竟是主子的安排,我们做下人的服从就可以了。你们都散了吧!好好服侍主子才是正事。没事编排主子做什么?”水仙说着就拉着青云走了。

    众奴婢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水仙给赶散了。只有红月,红着眼睛喃喃自语:“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何要这样对我?”气的一脚踢在边上的梧桐树上。

    层层叠叠的翠绿之中,周筝筝娇艳的面容露了出来,目光看向红月带着深意。

    刚才奴婢们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她的耳朵里。

    原来红月在背叛她之前,就有诸多迹象显示她的不忠,可惜,上一世的自己,眼睛瞎了只知道听信花言巧语。

    红月这个性格,倒是和周云萝很像。

    如果红月愿意,这一世,周筝筝可以早点成全她跟随周云萝。

    她不会让红月有机会再背叛她,她要在红月亮出真面目之前,摧毁她,正如摧毁周宾父女的阴谋一样!

    燕子呢喃。

    周宾一家回来之前,周筝筝的三叔父一家倒是先回来了。

    三叔父周原是三兄弟中,最不喜做官的一个。刚及冠那年,娶了没落的兴平候嫡女为妻,婚后不久就带着爱妻游山玩水去了。虽没有考取功名,可文采斐然,很小的时候就受皇帝钦点进入太学院读书,还曾是七皇子陪读。后来皇帝还想封他为翰林学士,却被他推辞,皇帝只有给他一个翰林待选学士的闲职。因此颇不受老国公夫人的重视。

    周筝筝想起上一世,周原的确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回来时三婶娘已经怀胎七月了。只是她太关注周宾一行人,加上时间太久,她给忘记了。

    可是前世,三叔父一直是对她很好的。只是因为她和三婶娘不和,三叔父最后才对她越来越失望,可也没有放弃帮助她。三婶娘这次怀孕生下的堂弟,上一世还是她对付仇人的最后助力呢。

    而她和三婶娘之所以不和,也是因为受了周云萝挑拨,周云萝觉得三婶娘出生于没落贵族,琴棋书画都不精进,嫁妆也不丰厚,就看不起她,周筝筝帮着周云萝,也常奚落三婶娘。

    其实三婶娘贤良淑德,是没有什么错处的,只是被周筝筝奚落后,就显得有些自卑,不再和小一辈说话,每日都只在自己院子里,孤僻起来,反倒更加让人看不起。

    闺房的窗被打开,阳光照了进来。

    周筝筝抚摸着一件银红色绣油绿梧桐叶荷包,眼色一暗。这一世,她可不会再和三婶娘疏远了去。

    哪里能总是和对自己好的人生了隙,却傻傻地受见不得自己好的人利用?

    周云萝看不起三婶娘,那是她的损失。关她什么事!

    吴国公府上,藤萝抽出几片尖尖的新芽,周筝筝坐在藤萝下的躺椅上,安安静静地捧着书看,几个奴婢穿着水青色比甲,要么修建枝叶,要么擦拭花盆。

    很快,青云就过来报告说,周原一家回来了!

    “周三爷被国公夫人从偏门接了进去,正在东厅洗尘呢。”

    周筝筝合上了书,墨玉般的眼睛闪出几丝喜悦来,“给我换身蜜合色白蝶烟罗裙,我要去见见三叔父和三婶婶。对了,把先前我准备好的银红色绣油绿梧桐叶荷包一并拿来。”

    青云应了声是,就扶着周筝筝进闺房。

    等打扮妥帖出来,周原夫妇还在东厅,林莜端端正正地坐在主位上,拉着周原妻子风三娘的手,说着话,见周筝筝,林莜笑道:“小调皮鬼来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