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小整顿
    老夫人的心可真偏啊,这几年都是周瑾轩夫妇在照顾她,周宾什么都没有做,倒是让老夫人牵挂了三年。老夫人似乎忘了,周瑾轩同样也是离家几载了,去的还是危机四伏的边关,可很少听老夫人提过。

    都是一个肚子爬出来的,老夫人却厚此薄彼到这个地步,怎么说前世大房这么惨,老夫人也是有责任的。

    心里看得明白,面上却不显,周筝筝松开越攥越紧的拳头,笑着摇着老夫人的手说:“二叔父要回来了吗?阿筝要再去边关,给二叔父也带点狐狸肉。”

    这话说的稚气,这边关哪里是想去就可以去的,可是却体现了周筝筝孝顺长辈的心意,符合她八岁的年纪,老夫人更高兴了,摸着周筝筝的头说,“你有这片心意,你二叔父不知道多高兴呢。边关很危险,阿筝可不能去。”

    “边关真的危险吗?可是父亲还在那里。”周筝筝马上把话题转到父亲上。

    老夫人这才想起来,“莜儿,轩儿去边关也有两年了吧!他是个孝顺的,总是会寄礼物给我。这天马上要热起来了,我这新做了几件夏裳,林莜你去挑几件给轩儿寄过去。边关那种地方,什么都缺,这新衣是不可少的。”

    谁不知道老夫人的这些新衣,是为二儿子做的。要不是周筝筝适时的提醒,周瑾轩哪里就有这些赏赐了。

    堂堂的国公爷自然是不缺赏赐的,就算老夫人没给准备,林莜也早就做好了新衣等着寄出去呢。只是这是不是老夫人送的,完全不一样。

    林莜应了一声,就跟玉嬷嬷去挑衣服了。

    周筝筝见火候到了,就问了老夫人明天有没有空,“阿筝要给祖母读经书。”

    老夫人闲来无事,爱听听经文,周家的孩子开蒙的早,八岁会读经文并不是奇事,见周筝筝有心,就应下了。

    周筝筝这才跟着林莜回去了。

    “阿筝,以后跟着祖母读经可不许淘气,知道吗?”林莜还是不放心她。

    周筝筝笑着握紧林莜的手,“娘,祖母一定会喜欢上我的,娘您就别担心了。倒是娘,以后来接我的时候,顺便带些点心给祖母,祖母最喜欢这些小玩意了。”

    本是担心女儿,谁知却被女儿提醒了,女儿这可是借着读经书,多给林莜和老国公夫人见面的机会啊。还提醒林莜祖母的喜好。

    林莜叹了口气,看着懂事的周筝筝,说:“为娘记得了,阿筝说的对。倒是过去为娘疏忽了。”

    “不要紧的娘,以后女儿会提醒娘的。”周筝筝说。

    这老人嘛,无非就是喜欢嘴甜的,只有爹才喜欢娘的真性情,周筝筝真想和林莜说一说。

    可这人的性格,怕是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的,林莜也从来不会为谁改变清冷的性格。想到这一层,周筝筝就闭了嘴。

    其实比之二婶婶那么口蜜腹剑,周筝筝还更喜欢林莜的清冷呢。

    仲春的雨,轻如絮,淡若扫,在青黛色的天空下,好像一张蜘蛛网,缚的周筝筝的心都紧了紧。

    她斜斜靠在绣青梅的绯红色抱枕上,看着院子里的桃花出神,几个奴婢撑着花伞,给雨中的花木修剪枝叶。

    已经七天了,回家以来,都是在陪老夫人读经书,老夫人是越来越喜欢周筝筝了,只是,在老夫人的印象里,哪怕周筝筝再乖巧,也是不及周云萝的,因为周云萝有一个最得老夫人心的双亲。

    不过,能在周云萝回来之前,走进老夫人的心里,已是极好了。前世的自己,可没这个本事。

    只是,院子里的奴婢,还要再整顿一下。

    周筝筝的目光,落在水仙,青云和红月身上。

    红月上一世背叛了她,所以这一世她是不会再重用的,只是水仙和青云两个,前世检验过,都是忠心的,倒是要好好培养一番。

    水仙会医术,可前世没有好好在医术方面发展过,而青云,几乎是什么都不会,可每当周筝筝遇到危险的时候,青云都会冲到前头保护主人。

    青云,体力不错,不如,培养她几下拳脚功夫好了。

    前世这个丫头就很喜欢耍几下拳脚。

    这样想着,周筝筝就去找母亲。

    林莜自然很惊奇:“横竖不过是两个丫鬟,若你想要懂医术的,娘给你请郎中,若你想要人保护,府上这么多武士,还怕护不了我的女儿吗?何苦浪费在两个丫鬟身上呢,再说了,请老师教她们,她们也不一定能学好。”

    林莜的担心,周筝筝能理解,毕竟是丫鬟,若是开了这个先例,给她们请老师教习,只怕别的丫鬟会不满,再说了,大茗朝还从来没有主子请老师教习丫鬟的例子。

    堂堂国公府这么做了,怕是会让人非议,府上银子贪污的太多,连丫鬟都可以请老师。

    可是,有了前世的经历,水仙和青云在周筝筝的心中,情同姐妹,已经不是简单的丫鬟了。并且很快的,周宾和周云萝就要回来了,要对付这些个狠角色,光凭周筝筝一个人是不够的。

    她,需要忠诚可靠的手下。

    “娘,给府上的大丫鬟请教习,自然请的教习是不如小姐的,不会有人非议的。再说了,如果有两个强大的贴身丫鬟,这可比请郎中和护卫要好得多,毕竟,郎中和护卫未必会一直在女儿身边的。”周筝筝继续劝说着林莜。

    林莜深深看了周筝筝一眼,让左右都退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问道:“阿筝,你可是在边关经历了什么?为何……”

    林莜自小父母双亡,被姑母皇太后带大,在后宫争斗之中多有耳濡目染,心细如发的她,自然早就看出周筝筝的不一样。

    周筝筝能略施小计瞒住水仙和祖母,却是瞒不过自己的母亲,与其让母亲想入非非,不如提醒母亲什么。

    于是周筝筝眼眸一暗,垂头叹了一口气,“在边关的时候,女儿经常会做一个梦,梦里,女儿过的很不好,身边连一个帮手都没有。爹爹和娘亲,也被人加害——”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