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见祖母
    以至于前世,哪怕二房做尽坏事,老国公夫人也极力包庇。在老国公夫人的偏心包庇之下,二房陷害大房才有了可趁之机,后来国公府满门抄斩之际,二叔父一家因为早就脱离了关系自成一家,一点事都没有。

    如今周筝筝有了前世对祖母的印象,自然不会轻易原谅祖母的偏心。可是,最大的敌人是周云萝和齐王,她必须要在周云萝回来之前,先把祖母拉到自己身边来,让仇人失去一个助力!

    因为二叔父周宾外放做知州去了,没有住国公府。周筝筝算了算时间,外放期限是三年,再过一个月,二叔父一家就会回来了。这还是老国公夫人和周筝筝的父亲周瑾轩为他讨的京官。

    周宾知州不做,回来只是做小小的刑部侍郎,虽然是京官,也不过是名义上好听点罢了,俸禄和体面都是不如知州。

    外人只道是周宾是为了方便孝顺老国公夫人才宁可降级也要回京,可周筝筝知道,周宾回来又岂是为了孝顺?

    周宾狼子野心,又岂会满足于当一个刑部侍郎?

    他,是为了夺取整个国公府回来的!

    前世,周宾凭着阴险狡诈和齐王的助力,成为权倾一时的国丈爷,更是承继了原来的吴国公府。

    只是他是怎么踩着他大哥三弟两家人的鲜血坐上这个位置的,周筝筝是断不会忘了的!

    林莜并不知道周筝筝心里已经在翻江倒海了,见女儿非要去,就让人准备了礼品,用过了午膳就过去了。

    周筝筝知道林莜不想见老国公夫人,虽然林莜不擅长说好话,可是林莜对这个从来不待见她的婆婆的孝顺,周筝筝是看在眼里的。

    每到换季,林莜都亲自给老国公夫人缝制衣裳,鞋子。每日送过去给老国公夫人的饮食,都是林莜亲自挑选品尝了才放心。只是老国公夫人对林莜的好,是从来都看不到的。

    前世周筝筝脾气也不好,因为老国公夫人不喜欢林莜,对祖母也多有无礼之处,以至于祖母更加偏心周云萝了。

    这是一个恶的循环,周筝筝要把这个循环,扼杀在摇篮里!看以后周宾和周云萝怎么施展他们的恶!

    沿着桃花小径直过去就是老国公夫人住的椒华院了,两旁青翠,蜂蝶竞飞。

    几个嬷嬷提着笨重的礼盒走在前,林莜拉着周筝筝的手,缓缓在后面走。

    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周筝筝有些发困。

    还好老国公夫人没有午睡的习惯,要不然,现在这个点去请安,只怕要失礼了。

    这次从边关回来,周筝筝带来了很多边关腌制的狐狸肉,前世因为和祖母不亲,不但连请安都很迟才去,更没送去半点狐狸肉,反倒是后来周云萝回来,都送了周云萝。

    卑鄙的周云萝借花献佛,把狐狸肉送去给了祖母,倒使得人人夸奖周云萝有孝心,使得祖母对周筝筝更加不喜。

    所以这次,周筝筝把狐狸肉留了大部分给林莜,剩下的都装起来亲自送去给祖母。

    椒华院到了,林莜停下来,看了周筝筝一眼,见周筝筝一脸镇定,这才让人通报。

    林莜是怕周筝筝淘气,过去就没少因为淘气被祖母白眼。

    “国公夫人,老夫人请你们进来。”玉嬷嬷走了出来,笑盈盈地迎接她们进入大厅。

    绕过一架十八开的屏风,看到中堂悬挂着的观世音跌坐图下,有一个铜珐琅的三足香炉,燃的是淡淡的佛香。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夫人坐在梨花黑漆圈椅上,发带上嵌着颗镂空绿松石,两个打扮素雅的奴婢给她捶腿。

    这就是祖母了。

    周筝筝跟着林莜行过礼,老夫人微微扬起嘴角,淡淡笑道:“阿筝刚回来,也不多休息几日,我已经让厨子烧了你们爱吃的蜜汁猪肘,你们坐,我让端过来。”

    林莜淡淡一点头,“多谢母亲。”

    脸上没有一丝惊喜,老夫人看了笑容一僵,这就是她不喜欢林莜的原因,永远是一副高贵清冷的样子,从来没有一句体己的话。

    殊不知林莜的性子就是比较清冷,可在老夫人眼中就是对她不敬,谁不喜欢会说好话的儿媳妇?

    周筝筝看在眼里,忽然奔过去,伸手就搂了老夫人的腰,“祖母,阿筝好想祖母,祖母有没有想阿筝?”

    起先老夫人是吓了一跳的,可看到胳膊下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乖巧的眼神,一点也没有过去的淘气,倒像一个渴望得到宠爱的孩子,老夫人不由得心疼起来,一把把周筝筝抱起来,“阿筝想祖母了?真是个好孩子。祖母当然有想阿筝了。要不然,怎么还记得阿筝最爱吃猪肘子。”

    “阿筝也记得祖母最爱吃腌肉了。这回,带来了好多狐狸肉给祖母,连弟弟妹妹都不舍得给。”周筝筝歪着脑袋扑闪着如墨玉的大眼睛,老夫人听了笑容灿烂起来,“真是祖母的乖孙女。还能想到祖母。”

    几个嬷嬷把狐狸肉端上来,那鲜美的味道从食盒里散出来,老夫人年轻时也是女中豪杰,常跟着老国公爷同去打猎,自然对这些野味非常喜欢,连带看林莜也喜欢起来,忙让人取来几副珍贵的头面,赏了林莜和周筝筝,还硬要她们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林莜应下了,默默坐在一边,看了周筝筝几眼。

    “祖母也吃。”蜜汁猪肘端来了,周筝筝夹了一块,主动送进老夫人嘴里。乐的老夫人直夸林莜教女有方。

    不过是区区几句讨喜的话而已,老国公夫人就对周筝筝没那么厌烦了。

    “阿莜,下月初八,你二叔要回来了,你二叔小时候也是淘气的,长大却孝顺的很。阿筝倒是像她二叔父,小时候是个淘气包,长大了估计也是个懂事的。”老夫人想起她最疼爱的二儿子,眼睛就闪着水光来,“离家三年了,总算要回来了。这回做了京官,可就长住了。”

    这话似乎暗示着,周筝筝的父亲周瑾轩没有弟弟周宾孝顺。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