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识人心
    很多时候,周云萝只会口头上承诺什么,可真到了要兑现的时候,周云萝就会对银子心疼的要命,三言两语就把承诺给支开了,不再提。

    可就算周云萝是这样的,红月还是背叛了出手大方,心地单纯的周筝筝。

    究竟是为什么,周筝筝想不通,可不管什么原因,红月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这一世,她的身边,不会再留下这个叛徒。

    想到这里,周筝筝直接忽略了红月,拉住青云的手,说,“这两年我不在,你可是去哪里淘气去了,老实招来,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姑娘冤枉奴婢了,奴婢才没有淘气呢,奴婢一直等着姑娘回来。”到底是八岁的丫鬟,自小也是跟着小姐过好日子的,所以说话也就带着撒娇了。

    “姑娘,这两年来,都是青云把姑娘的闺房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水仙说。

    怪不得怎么两年了,房间还是一尘不染,原来是青云这个丫鬟念着她,为她打扫的。

    “我也打扫了。”红月见自己竟然被忽略掉了,主动插了进来,“我还给姑娘绣了帕子,这样以后,夫人再逼姑娘绣花,姑娘就有的是帕子交差了。”

    红月拿出一叠帕子来。

    红月的刺绣很好,周筝筝以前不喜欢刺绣,都是红月帮她代劳的,因此过去周筝筝和红月关系更好。

    前世是怎么样的呢?周筝筝记得,她回来后并没有理睬笨手笨脚的青云,只拉着红月说话,因为红月帮她绣了帕子,她还重赏了红月。

    红月总会迎合周筝筝,说刺绣是奴婢做的活,做小姐的不需要这么上心,反倒是青云,总是规劝周筝筝要听夫人的话,好好刺绣。这让周筝筝觉得和红月才是知己。

    可如今周筝筝都明白了,其实红月是一早就显露了她的心思不良。

    红月拿准了周筝筝不喜欢刺绣的弱点来讨好周筝筝,却不知青云一直都在为她默默付出。

    周筝筝的脸色变了,把那叠帕子拿过来,用力甩在红月脸上,“好你个不知所谓的奴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还自称起我来了。以后才不要你的帕子呢。”

    红月一时愣住了,水仙见了,忙让红月先出去了,然后给周筝筝压了压鬓角,笑道,“姑娘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红月只怕也是随便惯了的。”

    “惯了?若是传出去,指不定说我们国公府没规矩呢。一个奴婢这么嚣张。”周筝筝抱着水仙和青云的胳膊笑道,“我以后只要有水仙姐姐和青云陪着我就够了。”

    水仙和青云不知道周筝筝为何忽然对她们好了,不过只要姑娘高兴,怎么样都行。

    周筝筝然后去找林莜,水仙和青云陪着,林莜已经在房间里了。

    周筝筝说:“娘,这两年来,水仙陪着我在边关吃苦,青云为我默默打扫房间,她们都是有功的人,女儿想嘉赏她们,以后好给丫鬟们立个好榜样。”

    林莜听了很高兴,“你若是要嘉赏这两个奴婢,娘没有不愿意的。府上的奴婢,哪个是忠诚正直的,哪个是心机太重的,娘虽然不能每个都看得清,可也不糊涂。你过去总让娘单独嘉赏红月,可是依照娘看来,红月却是个不安分的。可是你先前总是听不进去。”

    周筝筝说:“以后女儿听娘亲的就是。”

    林莜于是给水仙和青云赏了银子十两和珠钗一对,并给青云升为一等丫鬟,和水仙一样。

    至于云嬷嬷,回来还是属于林莜自己的院子,林莜也给加了赏赐。

    水仙和青云谢过走了,周筝筝抱着林莜睡同一张床,闻着母亲的体香,竟是流泪了一夜,到天明了才睡着。

    林莜习惯早起,见女儿睡得香甜,不忍叫醒,又看到周筝筝眼角还是湿润的,奇怪女儿这怎么哭了?那两年的边关生活一定是太苦了,不然这淘气欢乐的女儿怎么睡着睡着还会哭呢?于是更加心疼女儿了。

    周筝筝醒来的时候,林莜已经出去了,青云和红月进来服侍她晨起。

    红月见自己没有赏赐,青云不但得了赏赐,还成为一等丫鬟高了她一头,自然心头不悦,毕竟还是八岁丫头,就算隐藏的再深,也表露在了脸上。

    “红月,你给我梳头吧。”周筝筝现在还用的上红月,并且她还想看看红月是怎么开始背叛她的,所以没有对红月大开杀戒。

    红月手巧,会编织很多发式,这点是周筝筝身边的奴婢都不如的。

    “是,姑娘。”红月脸上堆笑梳头,青云捧着珠钗过来,周筝筝挑了一支丁香色绢花玉簪子,别在头上,简单秀美。

    用完了早膳,周筝筝去拜见林莜。

    今晨的葱油花卷和水晶云盘,在府上并无特别,可是周筝筝却吃的特别香。被关在别苑二十多年,吃的都是别人吃剩的菜,她都好久没品尝过这样的美味了。

    “娘亲,女儿回来想必祖母也已经知道了,女儿想母亲带女儿去拜见祖母。”周筝筝抱着林莜的胳膊说。

    林莜眼神闪了闪,“阿筝想见祖母了?”

    周筝筝点点头,“祖母知道我回来了却没有去拜见她,一定会不高兴的。”这话暗示她并不是想见才去见,而是涉及到礼节。

    为了礼节,再不想见的人,再不想做的事,都要忍一忍。

    只因林莜是郡主,进门后她的举止言谈中都流露出高贵,这在老国公夫人眼中就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就对林莜越看越不顺眼,干脆让林莜除了初一十五都不必来拜见了。林莜本就不是喜欢和人打交道的,自然也乐见其成。

    这时间久了,整个大房就和老国公夫人关系疏远了。

    老国公夫人倒是个有福气的,老国公爷在世的时候对她很尊重,极少纳妾。老国公夫人也给周家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后来女儿远嫁,三个儿子中,老国公夫人是一直最喜欢老二,老二媳妇也是个会说话的,总会变着法子,哄的老国公夫人高兴,所以老国公夫人对老二一家是越来越好。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