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皇位
    ,!

    “朕的妃子,生是朕的人,死必须还是朕的鬼。俊生,你还是打消这个心思吧。”庆丰帝面有不悦。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提个建议。”林俊生慌忙退下,可是心里却是很生气。

    回府就跟温燕说:“狗皇帝,都快要病死了也不愿意交出皇位9怀疑我!不让我娶周云萝我倒无所谓,只是,他凭什么事事违背我!”

    温燕轻轻给林俊生捶背,“的确是狗皇帝!这皇位迟早是王爷你的!”

    林俊生握住温燕的手说,“本王不管做什么,你的花都能瞬间让本王消气。”

    “这是妾身应该做的。”温燕笑得很甜很温柔。

    可是林俊生走后,温燕马上让奴婢去打听林枫的消息。

    这奴婢是温府带过来的,等于是温燕自己人,所以温燕才敢把这个事交待过去。

    没多久,那奴婢进来报告说,林枫音信全无。

    院子里,月季的叶子不知不觉间已经长了好多,墙角的绿苔像线一样勾勒出整个轮廓。

    “他还是那么喜欢玩失踪。”温燕眼睛红了起来。

    对林枫的爱从来没有消失,哪怕林枫根本不爱她,她的爱还是没有减少一分一毫。

    “小姐,外面的都说林枫还在城里,自从林枫在清香庄附近被发现之后,吴国公府就封锁了全城,林枫就算是长了翅膀,也断断飞不出去的。”奴婢分析说。

    温燕点点头,“你说的很好,继续去打听林枫吧,只要你能找到林枫,我就把我嫁妆里的那处田庄都给你。”

    “奴婢不敢。”

    “快去吧,记得,不要让别人发现了,如果发现了,你要说……”

    “如果发现了,奴婢就说是奴婢自己要找林枫。”那奴婢还是很机灵的,温燕很放心。

    屋内,茶几上的青瓷茶盏里,香气像烟气一样腾腾向上。一旁的香炉里,是另外一种香气。整个房间里,被两种混合的香气弥散着。

    林俊生下定决心要毒死庆丰帝,发布伪诏,可是,在这之前,太子必须被支开。

    于是林俊生端了庆丰帝最爱吃的甲鱼粥过来,提到北面的战事,“如今北狄残余蠢蠢欲动,父皇何不派出太子镇压?太子为国除忧患,也是应该的。”

    庆丰帝问道:“那些残余容易收拾不?”

    如果容易收拾得话,就太便宜太子了。

    “当然不容易了,北狄人素来凶悍,并且,若是容易收拾,儿臣早就自己去立功了。”林俊生一副对庆丰帝掏心掏肺的样子,到底是把庆丰帝迷惑了,庆丰帝感动地说:“太子若是出事,朕传位于你就容易多了。”

    “父皇不是早就拟好圣旨说要儿臣继承父皇的衣钵了?”林俊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地问道。

    庆丰帝说,“是写好了,俊生你就放心吧,你对父皇那么好,父皇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林俊生说:“父皇何不交出来,让儿臣保管?”

    庆丰帝想了想,“也罢,反正迟早都是要给你的,来人,开墙壁。”

    在一个太监的转动下,北面的墙壁忽然破开,林俊生大惊,庆丰帝得意地说,“俊生你还不知道吧,在这里也是能设置机关的。”

    “父皇高明。”林俊生适当时候戴高帽。

    庆丰帝走进去,不一会儿,手里多了一个黄皮封面的诏书。

    林俊生打开一看,果然是遗诏。

    林俊生很开心,马上收入囊中。

    “父皇,儿臣给您请来了戏班子。”林俊生说完,台上顿时多了几个咿咿呀呀的人。

    庆丰帝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次日,庆丰帝当朝发布圣旨,邀请太子北上抗击北狄反叛残余。

    太子从来不敢违背庆丰帝的命令,这次也不例外。

    倒是周瑾轩听说之后,主动造访太子东宫。

    太子看到周瑾轩穿着一件蓝色的褂衣,衣襟处绣着金黄色的滚边,袖口的地方,用黑色的线绣着一圈万字纹,里面,是一件灰白色的单衣,就是坐在那里等他的一样。

    “太子,不能去啊。”周瑾轩说,“太子莫非忘了上次在北狄被人暗算的事情?”

    太子说,“孤没有忘记,不过,父皇下旨,孤不能违背啊。”

    “太子大可以以病请假不去,满朝大臣都是无用的吗?竟然让堂堂太子身犯险境?”周瑾轩着急了。

    太子认真说,“其实,北狄凶残,孤也想过去为民除害,既然没有大臣愿意去,那就孤去好了。所谓我不去地狱,谁去地狱。”

    “可是太子,天下人都可以去,就是你不能去啊,如今皇上身体欠佳,若是有个闪失,太子却远在关外,那该如何继承皇位啊?”

    “孤是太子,难道皇位还会插翅飞走不成?”太子笑道,“瑾轩,你太多虑了,不会的。”

    “如果太子真的要去,那就让我一起去吧,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周瑾轩提出来。

    “好啊,如此,路上,孤也不会觉得闷了,有瑾轩你陪着孤。”太子倒是乐观一点都不想想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周瑾轩说,“那就那么说定了,我回去跟林莜说一声。”

    吴国公府。院子里,嫩绿的荷叶刚刚铺开,在水里随波荡漾着,一只蜻蜓在半空停着,似乎在看着什么。而蜻蜓在水里的影子,却被鱼群给荡漾开了。

    周筝筝穿着一件朱红色的大衣,衣服上绣着两只孔雀,一只开屏,一只没有开屏。里面,是一件粉色的罗衣,用同样粉色的线绣着一朵牡丹,花开的正好。,听着周瑾轩在跟林莜讲着要去北方收拾北狄残余的事情。

    林莜自然不情愿,可是,如果周瑾轩已经决定了,林莜又是举双手赞成的,还会支持。

    周筝筝忍不住开口了,“父亲,太子真的不可以去,北狄残余容易打,可是,京城里,太子若是不在,林俊生杀了皇上自立为帝可怎么办?林俊生完全可以从皇上那里,拿出一份遗诏过来。再说了,太子如今没有过错,一旦去攻打北狄,很容易被有心之人安上一个大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