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出卖
    ,!

    如果林俊生能救出周云萝,赵欣怡一定会感激于他。

    虽然很难,可是,林俊生高兴去玩。

    这又是一场新的游戏。

    林俊生玩不过江山,总不能连女人都玩不过。

    吴国公府。

    林栋没盼来,倒是把周仪盼了过来。

    周筝筝单独跟周仪在桃园说话。

    “这里是豫王最喜欢的地方。”周仪叹了口气,“周筝筝,你何必带我到这里触景伤情,你知道,我对豫王是真心的。”

    周筝筝淡淡一笑,“我只是想在这里看看谢去的桃花,凋零的桃树。顺便你就来了而已。”

    周仪说:“我只是想问问你,可不可以设计帮太子爱上我?”

    “我已经帮你创造出多次跟太子见面的机会,可是,太子还说不愿意喜欢你,我无能为力。”周筝筝耸了耸肩膀,“唯独感情无法设计。”

    “周筝筝,难道你不想知道前世的很多秘密吗?只要我成为太子侧妃,我全部都告诉你。”周仪急了。

    周筝筝冷笑,“我过去是很想知道,可我不会为了这个出卖太子。周仪,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的。”

    “你不帮我?”周仪跪下去,“求求你帮帮我,不然我会独守空房的。”

    “周仪,如果你不是一定要嫁给太子,或许我可以帮你一下,可惜,你独守空房也是你自己找的。”周筝筝不再理会周仪,走进桃园深处。

    青云说:“周仪姑娘,请把。”

    周仪气呼呼地走了。

    水仙忽然来报告,说林栋来了。

    周筝筝于是来到林莜那边,林莜高兴地不能自己,吩咐厨子烧得都是林栋爱吃的。

    “先小小吃一顿,等晚上给你设宴。”林莜拉着林栋的手,左看右看,似乎怎么看都不厌倦。

    林栋低着头,看林莜对他那么好,还是感动过的。

    只是想到耶律骨,心内还是酸酸的,“姐姐,我想去拜拜耶律骨的石碑。”

    林莜愣了一下,马上笑了起来,“等吃完了,姐姐带你去。耶律骨养大了你,你是不应该忘本的。”

    林栋拉着墨香的手说,“还有,姐姐,我想让墨香跟我一起。”

    林莜看墨香脸红了,笑道:“你们既然是两情相悦,就不急于一时,等林栋安顿好,就迎娶墨香过门就是了。”

    林栋点点头,“也好。不过要快一点,我是一天都不能没看到墨香。”

    林莜说:“若是我的弟媳是墨香,我也是放心的,墨香在清香庄那么久,也算是知根知底的,把林栋交给墨香我当然是最放心的。”

    周筝筝拉着墨香的手笑道:“恭喜你,墨香。我相信舅舅也许不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但一定是天下最爱你的男人。”

    周瑾轩公干回家,于是一家人一起用膳。

    林莜介绍林栋给给孩子们认识。

    周笑笑年纪小童言无忌道:“太好了,以后我有舅舅了,还是长得那么俊美的舅舅。”

    说的大家都笑了,尤其是周瑜恒,跟林栋讨教怎么保护皮肤。

    “这倒也是,虽然瑜恒年级比我舅舅小,可是舅舅皮肤比瑜恒还要好。”周筝筝说道,我也想跟舅舅学保养。”

    “最好的保养就是按时睡觉。”林栋一直是笑着的。

    可是林莜看得清楚,林栋的身上已经没有银子了,林栋是假装过的很好。

    林栋胆子大,只用一天就让大家都熟悉他了。

    然后林莜私下找了墨香。

    “这些银子你帮我给阿栋,你知道他的性格,若是我给他,他一定不肯要,他如今只听你的话。身上没有个银子怎么行呢,阿栋不要用,孩子也要用啊。”

    墨香犹豫着,“其实不用的,国公夫人还是收回去吧,我有银子。”

    “你有银子可是也不能总是用你的银子啊。”林莜说,“墨香,你是温柔体贴的,在银子上面你无须跟我客气,只是要好好照顾阿栋。”

    墨香于是接过,“我省得的。”

    而此时,天牢里,赵淳带着雪肤膏见到周云萝,“这是我妹妹给你的。”

    周云萝接过,“这款雪肤膏价值不菲,你妹妹从哪里拿的?”

    “是林俊生送给了我妹妹的东西。”赵淳对周云萝有种说不出的厌恶,过去不曾有的,现在看周云萝在牢房里那么邋遢,自然而然就容易表露讨厌。

    周云萝接过,随便扔在角落里。

    赵淳看不过去,“周云萝,你死到临头了不知道?”

    “不好意思,我可没那么容易杀死,这次你不杀我,下回就不要吓我。”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赵淳果然是扶不起的烂墙壁。

    周云萝哈哈大笑,“你当然敢了,可是,我认为没有必要。”

    而林俊生则在正殿面见皇上。

    庆丰帝已经枯瘦骨如柴了。

    耶律骨死后,庆丰帝又活了将近一年,还是没等到什么解药。

    庆丰帝今天却是异常不行了。

    “俊生,你说要把都城健在前面那个空房子里。周云萝发现自己已经出不去了。“

    “那又如何,周韵刻不过是一姐女流之辈。怎么能善恶?”正义的人傻了视频杯子里的水,走了进来。

    “父皇你不会有事的,我马上让太医尽快对比,保证一眼就看出你很忙乱。”

    庆丰帝交给了一些厚誓。

    周云萝如今地位比谁都差,因为她不嫁给任何人,她要不不嫁,要不就嫁给林俊生。

    林俊生请庆丰帝放周云萝出去,庆丰帝说:“周云萝跟吴国公府忧愁,那是吴国公府要朕抓到进天老的,没死已经很不错了。”

    林俊生说:“那我娶了周云萝,周云萝乎就有救了吗?”

    庆丰帝看着林俊生说:“你还要娶朕的妃子?”想到过去孙贵妃,明明是庆丰帝的飞行妃子,却要被坏人抢占。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提个建议。”

    可是回家后,林俊生就开始等待,得唔得等待周云萝不再那么脾气暴躁。

    温燕又过来温柔地送上热气腾腾的茶汤。

    想到庆丰帝什么都拒绝他,林俊生眼光一很厉,决定去做不再和睦的时候。

    小时候做梦都是人在打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