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非议
    周芳芳把水盆放好,就低着头站在屏风后面。

    水莲自己吃着瓜子,却不招呼周芳芳坐下,甚至也不看周芳芳一眼,倒是林枫,怜惜道:“她可是你亲生的,你就不心疼啊。”

    水莲笑着搂着林枫,拿滑嫩嫩的脸蛋儿去贴林枫,“怎么,你心疼了?”

    “哪会呢,我还不是因为她是你女儿。”林枫搂住水莲。

    “你可要记住了,你的命是我救的。没有我,你就被吴国公府有的士兵给抓了。”水莲衣襟半开,隐隐露出雪白肌肤,引人遐想。

    林枫伸手摸了摸,笑道:“当然记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你救了我。”

    林枫不会不记得,怡红院外面都是来抓他的士兵。

    要不是藏在水莲这里,水莲帮他挡了,他的确已经被抓走了。

    二人当着周笑笑的面在床上兴云作雨。

    林莜跟周瑾轩商量,以吴国公府的名义,为耶律骨建造了无字碑。

    此举引来很多人议论纷纷,就连平时很崇拜周瑾轩的百姓,也对周瑾轩议论起来。

    毕竟,耶律骨是做过北狄皇帝的,虽然耶律骨时期,和大茗朝没有开战,可百姓们实在是太痛恨北狄人,怎么也接受不了受人尊敬的吴国公府竟然为北狄人立碑。

    可是,为了林莜,周瑾轩心甘情愿接受别人非议。

    深夜的院子里,一片冷清。从窗户里望出去,一片黑乎乎的,分不清哪是树哪里路,只是亭子上的飞檐,在黑暗的背景下,还能隐约看见一个轮廓。

    林栋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腰际间围着一条浅黄色的玉带,那是一种不怎么常见的玉石。长袍里面,是一件黑色立领衣裳,领口上,绣着两朵莲花。

    墨香轻轻揉着林栋的双肩,“吴国公夫人,也就是你姐姐,竟然为了你给耶律骨立碑,使得吴国公府饱受非议。”

    林栋低下目光,看着桌子上摊开的林莜送来的衣服,“我都知道了。”

    “吴国公夫人对你挺好的。还是回去吧,并且,现在你的身份已经被人怀疑了,留在客栈会很危险的。”墨香抱起福尔,“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为福尔着想下啊。”

    林栋目光一亮,“你说的对,为了给福尔更好的生活,我应该跟他们相认。”

    “太好了,我即刻就去告诉周大姑娘。”

    吴国公府里,墨香刚走,林莜就过来了,“阿筝,是不是林栋答应回来了?”

    周筝筝看林莜长发还没梳,垂下在肩头,哭笑不得,“是的,母亲,舅舅终于答应了。”

    “太好了,我马上去接他。”林莜说着就要去换衣服。

    周筝筝拉住了林莜,“母亲,如果舅舅真的想回来,舅舅自己一定会回来的。不然,母亲这样匆忙过去,指不定舅舅还会改变心意呢。”

    林莜强压着不去见林栋,选择等待。

    北狄。

    北风呼啸,寒冷的空气让城墙如铁一般又冷又硬,城墙上,负责放哨的士卫戴着一顶厚厚的帽子,只露出一张被冻的通红的脸。

    城内,为了避寒,百姓们都早早的在屋内戴着,条件好些的,都生起了暖炉。

    宫内,林暗夜坐在桌子前,摇曳的光影把林暗夜的鼻梁勾勒的的很是挺拔。

    桌上,一叠奏折压在一边,都是等着林暗夜过目批示的。

    虽然北狄国渐渐的走上正轨,但时而还是会出现一些小插曲。

    其中,让林暗夜有些头疼的,是北狄国的北部地区,出现了叛乱。

    虽然乱军的规模不大,但跟其他事情比起来,叛乱的事情,总是最不能耽搁的。

    林暗夜想亲征。

    为此,林暗夜还把许久没用的铠甲都拿了出来。

    “暗夜,你这是要做什么?”张碧华看见铠甲之后,心中一个咯噔。

    许久没用的铠甲,看上去已经有些生锈了。

    但林暗夜保管的比较好,擦的几下后,就又金光闪闪的。

    张碧华拦下想试穿铠甲的林暗夜。

    “暗夜,这种小事,你用不着亲征的。”张碧华这时已经知道了叛军的事情。

    虽然相信林暗夜有能力去平乱,但身为女人,张碧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想让林暗夜去冒这个险。

    “没事的。”林暗夜轻描淡写道,“就是几个乌合之众,不用三日的时间就能摆平的。”

    “那也不许你去。”张碧华可不想被林暗夜说服。

    “你真的要去,就要带上我。”张碧华说着,也要收拾东西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林暗夜停下了手上的事情,一脸认真是对张碧华说。

    “打仗岂是儿戏。你一个女人,还是在宫里待着好。”

    “我曾经一个人从大铭国来到北狄,我可以的。”张碧华一脸自信的说道。

    似乎这个理由,可以让林暗夜无从反驳。

    但是林暗夜打心底不想张碧华一起过去,无论什么原因。

    “好了,再说吧。”林暗夜放下手中的东西。

    走出了房间。

    外面,风吹的紧。

    林暗夜站在城墙上,向北面眺望。

    如果可以,林暗夜针的希望马上就出现在最北边。

    哪怕只有单兵单骑,林暗夜也有自信把叛军给镇压下去。

    但林暗夜其实也知道,张碧华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才会阻止自己前往的。

    但林暗夜想的更加长远,如果不亲征的话,刚刚稳定下来的北狄,可能会再次面临分崩离析。

    很可能,北部的势力会和宫里的势力结合起来。

    那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回到屋内,林暗夜想好好的跟张碧华说明这事。

    却发现张碧华已经煮好了一碗桂圆红枣汤,坐在桌子边等着林暗夜。

    林暗夜很是诧异,走了过去,也坐在了边上。

    “暗夜,我知道这次你肯定要去亲征,”张碧华缓缓的说来,“要不然,可能会有其他势力借机气势。”

    林暗夜顿时眼前一亮,张碧华果然聪明。

    “我虽然不想你去亲征,但如果你执意要去,我也不会拦住你的。”张碧华似乎把林暗夜的心理都看穿了。“只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的回来。”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