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逃避
    “我是你姐姐啊。”林莜哭了,上前抚摸林栋的脸,“姐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还好你还一直活着,感谢上天,让姐姐有赎罪的机会。感谢上天,让你活着。”

    林栋呆呆地凝视林莜,嘴唇闭得紧紧地,可是心里已经在流泪了。

    哪怕眼眶里干涸得好像一潭死水,林栋还是会哭的,只是眼泪不是从眼睛里流出,却是从心里流出了。

    “你一定还在怪我对不对?我是不应该,我应该尽到姐姐的责任的。可是,我让你成为北狄被人遗弃的孩子,是我不对。”林莜极力忏悔着,如果忏悔可以换回林栋原谅,林莜是没有什么不愿意的。

    更何况,林莜是打心里悔恨,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林莜真希望一直跟林栋在一起,至少,可以守护林栋的童年。

    让林栋不要在被人欺负之中长大。

    “我们见过了,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吧。”林栋低下目光,不敢跟林莜对视。

    林莜的心都要碎了,“这才是你的家啊!阿栋,你在逃避什么?为何不愿意留下来?”

    “我不能留下来,既然小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人了,何必现在留下来呢?”林栋说话里带着怨气。

    “我知道你委屈,可是,让姐姐从此照顾你,弥补你,好不好?”林莜很真诚。

    周筝筝说:“舅父,你知道的,那不是姐姐的错,姐姐过去也只是个孩子。姐姐这些年一直很担心你。”

    “够了,都见过了,我走了。”林栋忽然残暴地打断周筝筝说话,转身就走了。

    林莜叹了口气。

    墨香说,“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林莜含泪说道:“多谢你了,墨香姑娘,帮我劝劝他。”

    “母亲,别难过,相信舅父会想通的。”周筝筝安慰道。

    然后,周筝筝送走墨香。

    “裕儿,出来帮忙啦。”周筝筝站在院子里,额头已是汗滴滴的,在周筝筝的身边,立着一块木板,约有一人高,半人宽。

    这木板是周筝筝亲自选的,让下人送到了院子里,本来是靠在一边墙上的。

    也不知怎么的,木板有些不稳,周筝筝便赶紧喊人过来帮忙。

    之所以周筝筝这么紧张这木板,是因为这木板很难得。光滑平整,没有毛糙,大小也刚好合适。

    周筝筝是想用木板来给裕儿和周希当教板,把一些实用的知识写在板上,这样一次就可以教两个人了。

    “姐姐,姐姐,我过来了。”让周筝筝意外的是,竟然是周希先出来了。

    因为周筝筝叫的急促,周希显得很紧张,还没走出两步,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是一味的想靠近周筝筝。

    周希越想走的快,脚下就越是打拌,在下台阶的时候,终于还是摔了一个狗啃泥。

    周筝筝看的心疼,正想把木板扔在一边,这时,裕儿出来,拉了一把周希,之后,裕儿和周希一起,帮着周筝筝把木板放好了。

    “希儿,你没摔伤吧。”周筝筝想蹲下来查看下周希的膝盖,但是周希却把身子转了过去,连连说,“没事没事,”

    还好周希穿的多,要不然肯定破皮流血了。

    见周希活动自如,应当也是没什么问题。

    “裕儿刚才在做什么呢?”周筝筝也是有些好奇,还以为裕儿不在房间,等了好一会而,裕儿就是没出来。

    “我肚子疼,刚上茅房呢。”裕儿也不避嫌,实话实说。

    一边说话的时候,裕儿还一手捂着肚子,似乎还是有些不舒服。

    “吃坏肚子了吗?”周筝筝有些担心的问到,还伸手摸了摸裕儿的额头。

    确定没有发烧之后,周筝筝便让裕儿回屋里休息了。

    而周希似乎也看出来裕儿人不怎么舒服。

    “回去,回去,”周希推了推裕儿,又继续说,“躺着,躺着。”

    把裕儿安顿好后,周筝筝便让周希暂时帮忙看着裕儿,自己去了厨房。

    这秋日的肚子痛,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旦发展成东泻,那是很伤脾胃的。

    因此,周筝筝要想办法,让裕儿的肚子早点好起来。

    而这时候,裕儿的吃喝也都被周筝筝给控制下了。

    所有生冷的东西,裕儿一点都不能碰。

    一个人忙不过来,周筝筝把丫鬟也叫了过来,把之前储存起来的草药都整理了出来,然后把藿香,菖蒲,茯苓这些药给组方成了一剂药,取名叫无时茶。

    “来,起来趁热喝了。”周筝筝亲自把药端到裕儿的面前。

    一旁的周希也学着周筝筝的样子,“喝了,喝了就不肚子痛了。”

    裕儿从来就不喜欢喝汤药,但只闻了一下,发现竟然有甜味。

    便开心的接过来,一口气给喝干了。

    原来为了让裕儿好接受,周筝筝还在里面放了甘草和一点薄荷。

    很快,随着汤药的下肚,裕儿明显觉得肚子舒服很多,似乎有一股暖流把肚子里不好的东西给冲走了。

    “咕噜”一声,裕儿的肚子里传出一声闷响,紧接着,裕儿就突然间痊愈了,活蹦乱跳的下了床。

    “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裕儿很开心,摸了摸肚子笑着说。

    周希看见裕儿在笑,也跟着笑,甚至笑的比裕儿更开心,眼睛都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走,我们出去玩。”裕儿开心的一把拉住周希的手。

    却被周筝筝又一把拉住了。

    “你才刚好,先休息一天吧,明日我给你们好玩的。”

    想起那块特别的木板,裕儿也是心里痒痒的,周筝筝大费周章的搞来这东西,肯定有名堂。

    熬了一天之后,裕儿也是真的痊愈了,一大早,胃口超级好,吃了一大碗小米粥,还有一个鸡蛋。

    饭后,周筝筝便把裕儿和周希都叫到了院子里,坐在了木板的面前。

    周筝筝用一块滑石,在木板上画出了一段城墙。

    “知道城墙是怎么造起来的吗?”周筝筝问道。

    周希几乎想都没想就直摇头。

    裕儿的眉头皱了几下后,也是摇摇头。

    接着,周筝筝便把城墙的各个部位一点点的边画边说,画出了一张图。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