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云开见月
    路两边,光秃秃的柿子树看上去似乎已经死掉了,甚至连树皮都要掉的样子,一阵冷风吹过,脆弱的树枝,还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林栋感觉声音被堵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了。

    “你不愿意?”墨香失望了。

    “不是,我是太惊喜了。”林栋急忙抓住墨香的手。

    墨香看到林栋那布满茧子的手在发抖。

    一个男人会因为惊喜到双手发抖的地步,那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她了吧。墨香不由地满心欢喜,“那么,你可以留下来了吗?”

    林栋点点头,“我求之不得。只是,我现在一无所有。”

    “你有一身本事,不怕养不活自己。”墨香笑眼弯弯,“我对你有信心。”

    林栋说:“还有那个孩子,我必须要养大他,可是,那个孩子可能会给你带来不安全。你介意吗?”

    “不,我不介意,相反,我还非常喜欢他。”墨香认真说道。

    两个人都笑了。天空有鸟儿在飞翔。

    吴国公府。

    冷风嗖嗖的吹着,像一把刀子狠狠的刮来。一棵胡柳树被刮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都露出了里面黄白色的树心。

    林莜穿着一件鸭黄色的大衣,一定大帽子挂在大衣的后面,看上去似乎能装的下一个西瓜。里面,是一件绣着彩蝶的锦衣。看着对面的仆人说道,“你真的对比过了,和画上的那人一模一样?”

    “小的不敢扯谎,小的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可惜,还是没追上那个公子。”仆人说。

    林莜点点头,“你辛苦了,回头去云嬷嬷那里领赏。”

    仆人下去了,林莜于是叫周筝筝过来。

    “阿筝,已经找到林栋了,来的人说林栋为墨香跟林俊生打了起来。因为墨香是你的奴婢,为娘不好亲自问她,倒是还是要辛苦你了。”林莜很高兴,找了林栋那么久,总算有些眉目了。

    “真的是舅舅?”周筝筝一怔,“可是舅舅如何会跟墨香认识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恐怕,只有你的墨香知道了。”林莜意味深长地端起茶盏,垂眸喝茶。

    周筝筝于是前往清香庄,和墨香聊了起来。

    “墨香,林栋是我的舅舅,如果你认得他,还请告诉我。”周筝筝审视般地凝视墨香。

    看到画中人,墨香已经明白了,林栋就是周筝筝要找的人。

    只是,林栋已经来到京城,为何不跟吴国公府相认?

    林栋究竟想做什么呢?

    墨香很想跟周筝筝实话实说,可是,墨香相信林栋不会骗自己,林栋没有告诉她真相,一定有林栋的难言之隐。

    墨香如果带周筝筝去见林栋,林栋会不会介意?

    可周筝筝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墨香又不愿意对周筝筝说谎话。

    墨香处于两项都为难之中,于是,低下头不敢看周筝筝,伸手抚摸长发,不说一个字。

    周筝筝心想,看墨香这个样子,就知道林莜所言是真,可是,墨香竟然为了林栋可以保持沉默?墨香过去可是对周筝筝有什么说什么,从不藏着掖着的。

    再想到,林莜说的,林栋竟然为了墨香跟林俊生打了起来。难道墨香和林栋相爱了?

    这世上的事,真的都是无法预料的,感情的事,都是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局的。

    周筝筝拉着墨香的手,笑道:“你也十五岁了,墨香,也是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墨香脸红了,“姑娘,请给奴婢一点时间,奴婢问完了就会把经过都告诉姑娘。”

    周筝筝点点头,“你有自由去决定这件事告不告诉我。不过,我对林栋没有恶意,你告诉我也不会对林栋产生不好的影响。”

    墨香点点头,“知道了,姑娘。”

    周筝筝于是安排了清香庄的一些事情就走了。

    路过张家,周筝筝想到张碧华,就进去拜访张碧华的父母。

    张碧华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如今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安王妃,连带着张家也从商人晋升为官宦人家,张宅也重新修建了一番,大门上挂上了新的牌匾,写着赫然两个大字,“张府”。

    从“宅”变“府”,张家变化很大。直接从商人跃上士族一列。

    进去跟张家二老聊天,才得知二老要北上去找女儿女婿了。

    张家除了张碧华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子孙并不算多,既然有那么一个有出息的女儿,就算张家二老不说,张碧华也会请自己的父母过去住个大半年。

    “既如此,二位路上可要多带些盘缠和保镖。这一路上匪类很多,我这边也会派几个士兵护送。”周筝筝颇为不放心。

    张碧华是一片孝心,请两位老人过来享福,可张碧华哪里知道这路上的不太平。

    北狄和汉人连年征战,多少家庭妻离子散,留下的那个举目无亲,肯定是去做土匪了。所以土匪越来越多,跟战事也有关系。

    “不劳周大姑娘了,我也多次来回西域,北狄跟西域距离差不多,沿途也是平安得很。再说了,我们自己也会小心的。”张碧华父亲婉拒了。

    周筝筝没办法,然后又提到了清香庄。

    张碧华的母亲拿出两本账册,“这是近几个月的银钱情况,都交给周大姑娘管理了,还望多多担待。”

    周筝筝一怔,“伯母,你这是何意啊!”

    “我们也是想着,碧华已经嫁人,哪里还有精力再管理清香庄,而我们二老年纪也大了,实在也没办法再看着清香庄了,反正这些年也积累了一些银子,够用了,所以,这清香庄就还给周大姑娘你了。”张碧华父母认真说道。

    周筝筝没有接,“就算张家不再管理清香庄了,可张家还是会是清香庄的股东,这些年张碧华对清香庄的贡献,我都看在眼里,就算张家不再出力,也永远会是清香庄的股东!每个月的红利,我会派人准时送往张府的,张家不需要退出。”

    不出力,也能拿银子?这天下还有那么好的事情?

    这话若是出于别人之手,张碧华父母定然是不信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