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并肩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一个人,此时此刻,却活像个小孩子。

    看着林栋继续哄孩子的样子,墨香的嘴角,也是浮上了一抹朦胧的微笑。

    “哎呦。”突然间,墨香的一声痛叫,把林栋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花茶已经打翻了,滚烫的茶水,把墨香的手烫的火红火红的。而墨香的脸上,眉毛紧皱,嘴巴也抿的紧紧的。

    “墨香姑娘,你没事吧。”林栋大跳步到墨香的跟前,毫无征兆的抓起了墨香的手左右观察着。

    “没事,没事,用手冲一下就好了。”墨香紧张的把手缩了回来。

    而这时候林栋也觉察到自己的失礼,赶紧把手松开了。

    “你等下,我去拿点白糖。”话音刚落,林栋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门外。

    不一会儿,林栋就回来了。

    “来,把这个敷上。”林栋坚毅的看着墨香。不容置疑的眼神,让墨香乖乖的伸出了手。

    林栋小心翼翼的将白糖均匀的抹在墨香被烫伤的皮肤上。

    不一会儿,刚才还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就舒服了很多。

    “真的没那么痛了。”墨香有点惊喜,没想到白糖还有这功效。

    但更让墨香心动的,是林栋对自己的关心。

    刚才林栋那次牵手,让墨香的心,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墨香姑娘暂时不要动了,等这白糖慢慢把皮肤修复好点,否则,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林栋劝说道。

    墨香没有拒绝,微笑着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墨香走后,林栋开始收拾行李,可是,他很清晰地知道,他不想走。

    林栋还想见到墨香。

    如果走了,跟墨香就不可能了。

    “也许上天注定我只能一个人。”

    为了孩子,林栋只能选择离开。

    次日一早,林栋就跑去清香庄门外。

    反正都要走了,林栋想在临走前再看看墨香。并且穿上了那件新买的宽领的驼毛料子衣裳,因为驼毛很长,看上去有点脏脏的,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里衣,反而把驼毛映衬的更乱了。

    谁知,林俊生正好也从马车上下来,“墨香在哪里?本王要墨香姑娘亲自挑选香料。”

    林栋听了火冒三丈,急忙也走进清香庄。

    屋内的烛火不停的摇曳着,像是对冷风的回应,却又没有什么力气。

    林俊生强行拉住墨香的手,墨香大叫,“你走开!我不会答应你的!”

    林栋一拳打在林俊生的脸上。

    “啊!”林俊生被打倒于地。

    “你竟敢打我!”林俊生大怒,“是什么人?”

    林栋双手抱拳于胸,“我是你爷爷!”又是一脚,踢在林俊生脑袋上。

    林俊生的手下听到声音,赶紧过来,包围了林栋。

    墨香说:“你不要管我!你快跑吧!”

    林栋大声说道,“墨香姑娘,我是不会留下你给人欺负的。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吧。”

    墨香一怔,“你要走?”

    林栋点点头,“是,我要走。如果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就好了。

    墨香脸红了,“我怎么能跟你走呢?我们还什么都不是。”

    林栋急忙说:“我明白了。墨香姑娘,等等我。”

    林俊生忍不住说道,“你们还是很相爱的嘛!不过,本王的人也敢抢!真是不要命了。”

    林俊生的手下拔出了武器。

    林栋说:“清香庄是谁的产业你应该知道吧!竟敢在这里胡作非为!”

    这话让林俊生不敢再造次,清香庄可是吴国公府的店铺啊!吴国公府可以设计杀掉周宾,孙月娥,那对付他,只要足够认真,林俊生可不只坐牢那么简单。

    “都收回武器。”墨香对身后一片黑压压道歉,也不管谁有没有在听。

    林栋这才走到墨香跟前,看到墨香依旧是大而琉璃的眼睛,内心更加不舍得。

    “墨香姑娘,让你受惊了。”林栋说,“明日一走,不知何时可以再见了?”

    “你要去何处。”墨香关心地说,“不过为何一定要走?”

    “说来话长,不过,我问心无愧。”

    “那孩子呢,也带走?”墨香很是不舍得。

    略略有些失望,原来墨香的关心只限于孩子。

    “给孩子起名了吗?”墨香曾经问道。

    林栋回答说还没有,墨香说下次见面,由她给还想取名。

    “是的,也带走,不过,墨香姑娘可以先给孩子起名。”林栋从回忆里出来,笑着对墨香说话。

    林俊生骂道,“你们既然在浪费时间,那就不能怪我啦。本来,你若是在修理栈陡,现在也应该早就好了。”

    “那我们要给孩子吃什么?”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林栋说,“我已经带过来了,只要孩子醒过来,才能担心头。”

    林俊生气急败坏,可是,没有一点办法。于是趁机成换脸。

    还吃的很多,大相国寺一组都是这样的声音。

    孩子睡得很层层,还一下就会想那个果皮鞭炮。

    云华斯同样发长春市不到时候。

    饿呢吧!手里的机。

    “为何你们要这样对我!为何!”林福雅声嘶力竭地教导。

    院子里,光秃秃的柿子树看上去似乎已经死掉了,甚至连树皮都要掉的样子,一阵冷风吹过,脆弱的树枝,还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那是你自找的!”周筝筝出现了。

    如梦如怀的自己又会有。可是随之的确认函。

    人生第一次看到蓝天。

    林福雅笑了,“是啊我是个无能者,还是败类你”两人之间相互作用于心不忍。

    谁会不谁强呢。周筝筝拍了拍林福雅的肩膀,你说的哦。

    单膝跪下,“周大姑娘请吩咐。”

    “去吧!大脸吧!人家上去不容易。”温慈说服自己也算竭尽全力。

    周筝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拿了香料赛进林福雅搜里,“你会好起来的。”

    “我很脏。好不了了。”林福雅垂头丧气。

    “怎么会,你很好。”周筝筝鼓励道,“惧怕是改变不可什么的,我可以跟你一起进步。”

    “可是我只有退步,没有进步。”

    “只要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了。我想念你。我相信你。我帮助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