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活着
    而孩子被奶娘带着,暂时也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栋亲自抱着孩子出去走了一圈。

    如今北狄已经没有了,孩子必须要适应大茗国的生活风俗。

    而林栋也是狠狠心,让自己主动去接近陌生人。

    这一切,林栋都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大茗国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浸泡,林栋的口音渐渐的改过来了,举手投足间,多了一丝大茗国人的影子。

    终于,林栋又迎来了一个机会。

    一个员外,想给自家闺女找一个保镖。

    这是个轻松的活,女孩子一般在自己的闺房呆着,真要出门的时候,才需要保镖。

    平日里只要在府上转转,就当是巡逻了。

    员外出的价钱不低,很多人都来应征。

    再经过员外的亲自考核挑选后,林栋也有幸留了下来。

    “你们几个都站好了,接下来由小姐亲自挑选。”一个家仆一脸认真的说道。

    只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一个大小姐出来。

    原来大小姐在楼上往下看,看哪个顺眼,就选哪个。

    “左边第三个。”过了好一会儿,家仆出来了,也带来了大小姐的意思。

    林栋有些兴奋,身为左边第三个人,林栋马上就有工作了。

    “不行,就他不行。”当林栋还一脸喜悦的时候。

    员外的一句话,彻底让林栋醒过来了。

    小姐有些不悦,想和员外争论。

    但很快,大小姐便转脸回屋了,在员外面前,外表俊秀的林栋,是不适合成为女儿的贴身保镖。

    第一次,林栋觉得长的俊美也是一种失败。

    眼看着包裹里的银两越来越少。

    林栋也是越来越坐不住了。

    真的没有合适的,林栋恐怕也敢上街卖艺了。

    在街角处,林栋带着一杆长枪,娴熟的运转着,很快就吸引了一些人驻足观看。

    而在林栋身前的地上,摆着一顶帽子,那是林栋曾经的毡皮帽。

    累了一下午,林栋也算有了些收获。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林栋洗了个澡之后,却在床上来回辗转,睡不着。

    天亮之后,林栋又去卖艺了,只是还没开始多久。

    一个人就上前来说要聘请林栋做教官。看重的就是林栋的身手很实用,不是那种花拳绣腿。

    林栋欣然答应,当下就收拾起行囊,跟着这个人,林栋左转左拐,最后,竟然又来到了吴国公府的大门前。

    这个人示意林栋跟他进去,并且向林栋保证,待遇不会差。

    但林栋的脚下,就如灌了铅一般。

    “怎么不进来。”看见林栋竟然停在原地,这个人的脸上,很明显有了不悦。

    “别人想来都没机会,我这是给你赚钱的机会。”

    林栋何尝不想,如果是陈国公府或者张国公府。林栋都早已经进去了。

    只是这吴国公府,林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进去的。

    “谢谢了,我还是喜欢在街上卖艺。”林栋说完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只是林栋并没有重新去卖艺,而是买了一壶酒,一个人坐在河边喝。

    望着东逝的流水,林栋也不免感慨万千。

    如果当年没发生那一切,现在的林栋,肯定会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林栋。

    或许,和林莜之间。也不会有那么深的隔阂。

    林栋仰起头,又闷了一口。

    双眼,出神的望着前方。

    一群大雁结队飞过天空,不孤独却又自由。

    林栋看了很久,不知不觉间,嘴角也微微的上扬起来。

    皇宫。

    萧贵妃娘娘在逗十八皇子,十八皇子很依恋萧贵妃,只要跟萧贵妃呆一起就会笑得咯咯咯,可是一旦萧贵妃不在,十八皇子就哭闹起来,别人怎么哄都不行。

    林俊生过来了。

    萧贵妃连忙把十八皇子藏到身后去。

    “贵妃,我只是想看看十八皇子。”林俊生眉毛皱了起来,“并无恶意。”

    “十八皇子身体不好,还是不要看了吧。”萧贵妃连忙让宫女送孩子到房间里去。

    林俊生目送十八皇子进去,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只怕他永远都不能相认了。

    虽然娶了不少妻妾,可自从耶律如烟那一胎之后,林俊生竟然不能再让她们怀孕,林俊生隐隐觉得是不是自己有问题,所以,对唯一的这个男婴也关注起来。

    “雍王还有事情吗?”萧贵妃冷冷说道。

    “林枫走后,这里冷清很多。”林俊生忽然感叹道。

    “林枫本来就不是本宫所生,迟早都是要走的。”萧贵妃还是很冷淡。

    “这么说,林枫走了,娘娘你是一点都不难过了?”

    “林枫不是皇上的血脉,走了更好,有何难过之理?”

    “说的好,可见娘娘是一个够理智之人。”林俊生鼓掌。

    萧贵妃一怔,“本宫不知道雍王是何意。”

    “没什么,本王是过来感谢娘娘你养得十八皇子那么好。”林俊生意有所指,萧贵妃如何会听不出来。

    “本宫会照顾好十八皇子的,你就放心吧。”萧贵妃本就不孕,对从天而降的孩子自然是格外珍惜。

    林俊生点点头,“有劳了。”留下一箱子白银。

    萧贵妃生气了,“拿出去,本宫不是为了银子才照顾这个孩子的。”

    林俊生说:“话是这样说,可是,这是本王一点点心意,还望收下。”

    “不要。你这是侮辱本宫,离间本宫和十八皇子的感情。送客。”萧贵妃气呼呼地走进房间,把门直接就关上了。

    林俊生吃了个闭门羹,非常不悦,可也只能算了。

    吴国公府。

    深秋的夜,很凉,似水却更凝重。

    周筝筝没有睡意,穿着一件襦衣,静静的站在窗户前。

    曼妙的身姿在月光的勾勒下,更显得婀娜。

    犹如被月光雕刻过的白玉,晶莹剔透。

    周筝筝举目望着明月,眉头却拧成了一小团。

    “不知你现在在那边可好。”

    周筝筝的内心,压着太多的话,却无处诉说。

    全都化成了一声叹息。

    如果真的变成了星星,那一定会是闪的最频繁的那一颗。

    周筝筝知道林仲超不会让自己孤独的,哪怕不能陪在身边,也会用他的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孤单。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