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残酷
    店小二见林栋给的银子足,自然是嬉皮笑脸就应了下来,“客官尽管放心,这些衣服包在小的身上。对了,附近是全京城闻名的香料铺子清香庄,最近正在做活动,公子可有兴趣去瞧瞧?”

    “清香庄?”林栋曾经听耶律骨说过,“可是吴国公府为大股东的那家清香庄?”

    “正是,最近清香庄还在做活动,客官如果有兴趣,可以拿着这个牌子过去,买香料有折扣的。”店小二兴致勃勃地推荐着。

    林栋微微一笑,“原来清香庄给了你好处来这里抢客人?”

    那店小二急了,“当然不是了,客官你误会了,清香庄和很多酒楼都有合作的,我们掌柜的也跟清香庄合作,这个牌子就是掌柜发给我们的,说是只要是我们推荐过去的,都有折扣。”

    林栋接过牌子,“好,我知道了,等下我就拿着你的这个牌子去清香庄看看。”

    那店小二目光里含着憧憬,“清香庄最有意思的就是那个三掌柜墨香姑娘了。”

    “墨香?名字很好听。”林栋点点头。

    “人比名字还要美。”店小二看起来很心悦墨香一样。

    林栋不由地感兴趣起来,“像你这样喜欢墨香的男人有多少?”

    “当然是不计其数了,据说,十殿下也就是现在的雍王就曾经为了得到墨香姑娘,跟吴国公府的周大姑娘交恶。”

    “这跟吴国公府又有何干系?”

    “当然有关系了,墨香姑娘父母双亡之后,为了表示感谢,就主动卖身给周大姑娘为奴婢。不过,虽然是奴婢的身份,可周大姑娘对墨香姑娘倒是真的很好,从来没有把墨香姑娘当成下人呢。”

    店小二说着说着就被别的客官叫过去了。

    林栋的心里已经有墨香大概的轮廓了。

    不知道为何,对这些贫苦人家出身却顽强不息的女孩子,林栋总是会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

    林栋用完餐后,真的往清香庄而去。

    远远的,看到一个古朴淡雅的两进铺子,开在闹市里,铺子两边,香樟树迎风招展,人来人往,可是铺子里每个人都很规矩,或站或坐,都自成一体。

    林栋走进去,没有人走过来,店铺里的女短工都安安静静地站在香料之前,面带微笑,林栋过去看,只有林栋问的时候,她们才说话,其他时候她们一句话都不说。

    “墨香姑娘在铺子里吗?”林栋忽然问道。

    “我们三掌柜平日里研究香料太忙了,极少在铺子里出现的。”那女短工也是很有礼貌地回答,并没有问林栋更多。

    林栋说:“你们很有教养,可见清香庄是个好地方。”

    “这人真奇怪。”那两个女孩子交头接耳。

    林栋说:“我会再来,希望下次可以遇到墨香姑娘。”

    林栋走了,两个女孩笑了起来。

    东宫。

    林莜带着周筝筝见到了太子。

    太子看起来精神颇为不济,自从林仲超被宣告离开之后,太子成日对着前任太子妃灵位哭泣,一坐就是一日一夜,太子觉得自己连太子妃留下的骨血都没有照顾好。

    周瑾轩曾经劝过太子,要为了江山社稷坚强起来,可是太子在人前还会强装笑容,人一走,就完全萎靡下来。

    林莜说:“太子不为自己着想的,也要为我们这些支持你的人想一想啊,尤其是我们吴国公府,一心支持太子,太子若是不保重身体,我夫君第一个会心痛。”

    太子渐渐抬起头来,“孤对不起吴国公府,还有阿筝,超儿负了你,可是你要知道,超儿不是想要这个结果,他最爱的人是你,只要还有一丝希望,超儿都不会不回来。可是,这一切就当是命中注定吧。”

    周筝筝摇摇头,“太子不必过于悲伤,超哥哥还没有死,他会回来的。”

    大家都以为这是周筝筝不愿意接受现实,可也都不忍心揭穿。

    有时候,活在欢喜的幻想里,比残酷的现实要快乐得多。

    “太子,我想问杜灵灵怎么不在?”周筝筝想起了此行目的。

    太子说:“她身体不适,不能招待客人,孤让她休息去了。”

    周筝筝说:“东宫很是冷清,这样可不好,不如太子允许我明日带朋友过来,也让东宫热闹一些。”

    林莜看向周筝筝,探寻的目光似乎在问周筝筝想做什么。

    周筝筝可是很少主动来东宫的,过去林仲超在都不会如此,这次提出经常来东宫,却是为什么。

    可是,周筝筝装作没看到林莜的注视,继续说道:“太子开心,超哥哥也会开心,太子不会忘了吧,是超哥哥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太子,所以,太子一定不能辜负超哥哥的希望。”

    太子的眼睛,渐渐有了光辉。

    林莜见了,笑道:“阿筝,那你就多来好了,看你一番话能让太子释怀。”

    太子点点头,“孤这儿随时欢迎吴国公府的朋友。”

    帝都。

    林栋开始找活干,毕竟,银子再多也会有用完的一天。

    得知附近的一大户人家要找护卫,林栋便找了过去。

    没有人知道林栋曾经的经历,而为了生存,林栋也是放下了所谓的面子。

    “原来在哪里习武的?”主人家坐在太师椅上,一脸审视的看着林栋。

    这主人家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当第一眼看见林栋的时候,便觉得林栋跟一般的人不太一样,走着域外国的一些影子。

    林栋随口说了一个地方,而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这个主人家。

    毕竟,大茗国对北狄还是有很多看法的,林栋也担心,自己的身份一旦被揭穿,不仅自己在京城不能生活下去,还会直接影响到恩人的孩子。

    只是林栋越想隐瞒什么,这个主人家就越不敢让林栋来当护卫。

    无奈,林栋只身走出了这户人家。

    林栋显得有些受挫,回到旅店,要了一壶酒,又开始一个人喝起来了。

    不知不觉间,林栋竟然有些喝多了,绯红的脸,好像被炭火烤红了一般。

    店小二已经对林栋比较熟悉了,便和几个人,一起把林栋抬到了房间里。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