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新任务:回家!
    而有的妖怪则是获得一门小神通,譬如什么可化为烟气的飞遁,或者入土而遁的土遁,再不济口吐毒液等等也算。

    当然,最让其它妖怪羡慕以及想要获得的机遇,却是化为人形,化开横骨,口吐人言之类的变化了。

    要知道,对于绝大多数的妖怪而言,压根就没有适合它们修炼的功法,而人类就不一样了,从上到下,各种修炼功法都是以人类为基础设定的。

    因而妖怪一旦化为人形,化开横骨,口吐人言的话,那么修炼起来就要方便很多了。

    当然,想要在百年关口之后化为人形,化开横骨,口吐人言,这多多少少都需要一些运气。

    要么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要么就是拥有比较特殊的血脉,再不济就是听了什么大仙的传道等等之类。

    王大书也不知道这貂鼠精在百年关口之后会获得什么好处,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则是尽可能的凝实壮大貂鼠精的妖气,而在百年关口的时候,妖气越凝实,越庞大,渡过的时候就越发轻松,渡过之后获得的好处就越大!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大多数的妖怪百年关口都是以小雷劫为主,而貂鼠精现在小花园里,也不知道那小雷劫会不会出现,如果不出现的话,貂鼠精这百年关口还算不算渡过?

    不过王大书也知道,这种事(情qing)多想无益,因而随后便将脑海里的各种思绪抛开,专心一意的修炼起黑(日ri)妖经来。

    随着王大书脑海里浮现出黑(日ri)妖经的内容,那原本趴在地上晒太阳的貂鼠精(身shen)上瞬间便爆发出了一团漆黑的妖气。

    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扩散开来的漆黑妖气就好似被烧得沸腾的开水,不断冒出一个个气泡。

    当气泡冲出妖气破裂之后,转瞬之间便会化为更漆黑的妖气钻回貂鼠精体内。

    但这个过程却会产生极致的痛苦!

    不但貂鼠精(身shen)体在这种痛苦之下颤抖,就连心灵连接的王大书也没能逃脱,躺在(床chuang)上的(身shen)体冒出一层层汗水,早就将(床chuang)褥浸湿。

    这并不是(肉rou)(身shen)上的痛苦,而是来自于精神上的痛苦,王大书的感觉就好似一把锉刀正在自己灵魂上一点点的挫动!

    不过这样的痛苦是值得的。

    在黑(日ri)妖经的修炼之中,貂鼠精的妖气在不断被提纯淬炼,就连王大书体内那一丝剑气也在不断的增强,甚至于可以用一道来形容了。

    唯一让王大书感觉有些轻微不安的就是剑气的颜色此时已经变成黑色,正朝着漆黑转化。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终于王大书再也承受不住那痛苦对灵魂的折磨,双眼一闭,昏睡了过去。

    而在西游世界里的貂鼠精全(身shen)妖气骤然回缩,消失不见。

    这一觉,王大书是睡得极为舒坦,直到系统的提示音在脑海里响起,方才将他从睡梦里强行催醒。

    “紧急自卫任务发布!”

    ---------

    没有终极底牌的自卫战斗!

    介绍:由于宿主在山姆国的行动遗留下一定的线索,山姆国某部门将宿主视为目标,已派出数支特别行动队对宿主以及家人进行抓捕。宿主需要彻底粉碎这次抓捕行动以保证自(身shen)安全!注:保护宿主家庭全体成员生命安全十天,击杀所有来犯者即为任务完成,任务周期从即刻开始计算。

    奖励:任务完成100点魂魄,属(性xing)5点。

    惩罚:任务失败,魂魄强度削弱100点,全属(性xing)降低1点。

    ----------

    看到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任务,王大书原本有些浑浊的脑子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果然,该来的总归会来的!

    对于山姆国找自己麻烦的事(情qing),王大书在离开山姆国的时候就有预感了。

    只不过之前给山姆国找了一些乱子,还以为这事(情qing)可以拖延下去,没想到在山姆国这么混乱的时候,居然还有某部门想要找自己的麻烦?

    是fb还是ci?

    王大书脑子转了转,八成应该是fb,毕竟从最开始就是fb对自己下手的,也拥有自己最多的资料!

    唯一的问题,fb乃是山姆国对内的(情qing)报机构,而按照正常(情qing)况,在国外行动时,都是以ci为主!

    当然,这也不排除fb与ci合作。

    不得不说,他们这一次行动算是打在了王大书的节骨眼上。

    要知道(肉rou)(身shen)神现在可是不断加速朝着木星飞去,就算是想要让其回转,也需要相当时间。

    好吧,说到底,王大书还是有些感谢系统。

    如果不是系统发布任务的话,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这事迫在眉睫了。

    从这一点而言,系统倒是算得上王大书的预言书了。

    “阿青,带点换洗衣服,我们回家看看。”

    既然任务周期从现在算起,王大书也不敢耽误时间,也顾不得精神上的疲乏,翻(身shen)起(床chuang),招呼了阿青一声。

    要说阿青现在已经恢复了全部的神智,在王大书没有心灵连接的时候完全表现得如同正常人一般,没有任何破绽可言。

    在王大书通知了曾教授自己回家一趟后,阿青已经将自己与王大书的换洗衣服尽数整理好放在了车上,并将车开到了门口。

    没错,阿青在略微练习一番之后已经充分掌握了驾驶车辆的技术并且拿到了驾驶证。

    这次回家,路上全程都是阿青开车,王大书躺在后排座上昏睡了一路。

    今天正值星期天,老爸老妈以及小妹都在家,见王大书回来还带着一个靓丽清秀的女孩子,王大书他老娘笑得都快要合不拢嘴了,就连王大书他老爹虽说没有他媳妇那么夸张,但眼角也带着笑意。

    看到这一幕,王大书知道他老爸老妈误会了。

    但这种误会还真不好解释。

    因而王大书也只能任由老妈张罗着出去买菜,而在路上,王大书已经将好事(情qing)通过心灵接连尽数灌输给了阿青,因而见王大书他娘出门,阿青丝毫没有半点羞涩的以帮忙为借口强行一并出去。

    当然,在关门的时候,王大书看到他老娘的脸都快要笑成一朵向(日ri)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