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笑刑!
    “啥?不行!我兄弟都被你撞成这样了,受这么多的痛苦,一点医药费就想把我们打发了?”

    一听王大书有变卦的迹象,为首那男人便恶狠狠的盯着王大书道,同时,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各种威胁的话语都朝着王大书丢来。

    想来也是,这群人原本就是靠着碰瓷赚钱,那伪称被撞断腿的家伙实际上屁事没有,真要是送到医院去,还讹什么钱?

    因而他们是万万不肯的。

    那就怪不得我了。

    王大书心头冷冷一笑,也没有多,随即便发动汽车上路。

    见王大书服软,众人倒也没有丝毫在意。

    在他们碰瓷的生涯里,像王大书这样先硬后软的家伙太多了。

    不管怎么,自己有五个人,压根就不怕对方搞什么鬼,再了,就算是到了治安署,五个人作证,还压不了他一个人?

    要知道,他们每次碰瓷作案的地点都是选了又选的。

    第一就是要保证没有监控摄像头,第二就是人烟稀少,第三嘛就是距离治安署远。

    有了这三点保证,就算是讹不到钱,在治安警察赶到之前,他们也能够及时脱身。

    车开了一会,为首那男子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因为车是朝着郊区开去,便急忙质问王大书。

    可王大书却自己家别墅在郊区,自己身上没带银行卡,取钱嘛,自然要回别墅取。

    如此一番话,虽没能让那为首男子打消疑虑,但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他倒也不怕王大书将自己一群人带到什么地方去。

    但等出了城,车都快要开出郊区的时候,不但为首男子感觉不对劲,就连其他人也有些疑惑了。

    “停车!打电话让你家人送钱来!”

    看着车窗外的黑暗和车灯下荒凉的田地,为首男子变得声色俱厉起来,而其他男女也是纷纷敲打起车窗,车顶,甚至于那个碰瓷的男子在腰间摸索了一下,拔出了一把折叠刀。

    不得不这未为首的男子的确有些警觉性,当然,他更多的则是不愿意再耽误时间下去。

    看过很多警匪片的他知道,那些最终被警察抓住的罪犯,都是因为太磨叽,耽误了逃脱的最佳时间。

    不得不他提出的是一个好办法。

    这就好似绑匪勒索赎金一样,方便简单快捷,不拿钱就撕票一样的威胁。

    当然,这些碰瓷专家虽不敢杀人,但在这荒郊野外,人声寂静的地方,给王大书整点容,破破相什么的,还是能够做到的。

    吱嘎!

    王大书从善如流的停下了车,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见状,为首男子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王大书硬杠他们的话,必然会多出不少麻烦来,譬如教训他的时候下手太重,整出刑事案就比较麻烦了。

    可就在那为首男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王大书握着手机的右手就顺势朝着其砸了下来。

    噗!

    那为首男子虽看到了,但王大书在16点敏捷的支持下,速度太快了,快到为首男子压根就没法反应过来。

    就这么一下,为首男子就被砸得昏晕了过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坐在后面的几人不由得一愣。

    但很快,他们也步上了为首男子的后尘,被王大书一一砸晕过去。

    搞定收手,王大书颇为肉痛的看了看手机,发现这香蕉手机的质量还算勉强,在连续砸了五个人后居然也就是金属外壳边缘处凹进去了一点,并不影响使用。

    重新启动汽车,王大书随后便心情不错的朝着养猪场开去。

    等到了养猪场,杨奋进见王大书居然一口气掳了五个人回来,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

    之前,杨奋进也想过人体实验体的来源问题。

    不过,他想得比较简单,就是想办法找关系,去借一批死刑犯来做实验。

    当然,就算是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一般人敢去想的了。

    可这王大书更猛,直接从外面掳了五个人回来。

    当然,仅仅只是将人掳回来并不算结束,王大书随后便开始审问。

    王大书充当主审官,阿青充当打手,杨奋进充当观众。

    等那五人被水泼醒之后,随即便吵闹了起来,尤其是那个女人,甚至于把自己衣服撕烂,大喊非礼什么的。

    这倒是让一直处于象牙塔里的杨奋进有些懵圈。

    但这些人的吵闹让王大书眉头皱了起来,朝着阿青一示意。

    阿青随即便走了过去,右手一根竹竿,随后便是一阵啪啪啪啪的声音与痛呼声响起。

    这阿青倒也够狠的,那竹竿打下去专找人体痛觉最敏锐的地方,什么两肋,膝盖下面胫骨以及最最关键的要害之处。

    阿青就这么折腾了他们一番之后,王大书问什么,他们就答什么。

    当然在问到一些比较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就会支吾不语。

    但这个时候阿青则会牵来一头山羊,给他们脚底板涂上浓盐水,那山羊一舔,最初还好,这些人都能够忍受,但五分钟之后,他们就再也无法忍受了,笑得眼泪鼻涕尽数流出,连连求饶,到了后面甚至于身体抽搐,几乎呼吸不能。

    因而待到停止时,他们就再也不敢有任何隐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实话,看到这群碰瓷专家承受笑刑的模样,那杨奋进都感觉后背一阵凉气升起。

    这太可怕了,如果像什么老虎凳,水落石出,烙铁等等之类酷刑带来的痛楚,几百人里还有几个用特殊材料制造出来的人能够承受得住的话,那么这痒,能够承受得住的人,万中无一!

    没法,谁如果能够承受住这种笑刑,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缺失了一部分用来产生痒觉的神经末梢!

    而像这样有着天然神经末梢缺陷的人,是很少很少的。

    就算是王大书,衡量了一下自己,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发誓如果自己要被人抓住,实行笑刑的话,自己宁可立马自杀,也不给人机会!

    要起原因,这大概也是王大书的一个弱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