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恐怖的电视
    “你是谁?我又是谁?”

    就在王大书断掉了心灵连接后,一直站着没动的阿青竟然话了,声音是绵绵的,里面带着一丝清脆,听上去却是格外好听。

    那啥?你不知道我是谁?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王大书不由得一愣,这种情况还真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话他能够与之心灵连接,那么阿青的一切对于他来就不是秘密。

    可问题是,其残留意识并不知道王大书的存在!另外连阿青的一些记忆也没有保留下来。

    这才是关键。

    难怪系统会出那么个任务。

    无疑,其残留了部分意识使得其拥有一些主观能动性,但由于记忆的丧失,使得其对什么都不懂,就好似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王大书最初还想要让阿青给自己当保镖什么的,可现在看来,在其没有学习到足够的东西之前,压根就不敢让其出门,否则在没有心灵连接的时候,恐怕转眼就被人给拐走了。

    “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分....仆人!所以你要听我的一切命令。”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王大书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就将阿青划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并言明了自己的所有权力!

    “主人是什么?仆人是什么?”

    这句话出来,顿时让王大书有些吐血,这阿青的记忆被删除得有些多啊,连这些都不知道?

    那自己有的麻烦了。

    “主人就是那啥.......仆人就是那啥.......所以仆人每天都要替主人暖床才行........”

    好吧,麻烦就麻烦吧,总不可能将这么一个女孩丢到门外去不管。

    今天的事情就应该今天做起!

    王大书随即便开始对阿青进行一系列知识教育,嗯,有个问题,就是他最初的知识教育普及似乎方向有些不太对。

    而唯一让王大书‘庆幸’的是,阿青的某些记忆似乎并没有删掉,并且学习能力很强!

    “主人,娘,男女授受不亲。”

    好吧,阿青很快就学会了很多东西,譬如房门怎么开关,水龙头,电灯,电磁炉等等东西如何使用,还学会了主人一词,但随即之后便给予了王大书一万点暴击。

    男女授受不亲是什么鬼?

    春秋时候的娘还会教这个?

    王大书有些傻眼,偏偏这个时候魂魄强度5点的后遗症又发作了,让他思绪不清,压根就没法继续调教下去。

    虽他也可以通过心灵连接直接控制阿青,然后那啥那啥的,但这样的话,无异于自己那啥自己了。

    好吧,简单幻想一下,在心灵连接的时候那啥,王大书可是如同身受,如此一来,就等同于被一个长得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那啥了。

    这种事情光是想一想,王大书就感觉菊花一阵剧烈收紧,哪里还生得出什么龌龊的**来。

    先睡一会吧,睡一会就好了。

    王大书也没精神去理会阿青了,将阿青带到客厅,打开电视,调到教育频道,勉强教了一下其如何使用电视机,就将教育的责任交给了伟大的电视机,再叮嘱其不要离开别墅后,便直奔卧室,躺在床上准备睡一会,养养神。

    “天上的神仙不如我,咯利落利落!”

    谁想知,刚躺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马蛋,还要人活不?

    王大书现在是又痛又累,外加轻微弱智,但他还是拿起手机看了看。

    嗯?

    张良辰?

    是谁?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王大书此时脑子不管用,也没有去想了,随即便接起了电话:“喂?”

    “大哥,钱三桂回来了!”

    对面是个男声,显得有些兴奋和激昂。

    钱三桂回来了?

    王大书此时魂魄强度导致的智商再低,也反应了过来。

    张良辰就是飞速溜冰场那个黄毛混混啊。

    没法,像钱三桂这样的家伙,在他心里的重要性还是挺高的,记起了钱三桂,那么这个充当自己眼线的混混自然也就记得了。

    “干得不错,钱老幺有什么动静?”

    王大书问了问情况后便将电话挂掉了。

    没法,以他现在的状态,别去干掉钱家父子,出门会不会撞在车上都不定。

    因而他准备先将事情放一放,等自己恢复一些再。

    可事情总是接踵而至,就在王大书快要睡着的时候,房门悄然开启,一道靓影闪了进来。

    居然是阿青?

    王大书有些惊讶的看着阿青,这妹子不是男女授受不亲么?怎么还跑到自己房间来了?

    难道,看本大爷长得帅,心动了?王大书心里很不要脸的如此想着。

    “主人,我饿了。”

    但阿青妹子出的话转瞬便击溃了王大书的yy。

    饿了?

    好吧,虽阿青妹子学会了如何使用天然气灶台,但王大书承认在弱智状态下自己忘记了教她使用冰箱,并且现代食物与古代食物是不一样的。

    再加上长达三个时的教育时间,阿青妹子肚子饿了也属于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绝世剑客也是人,并不是神仙。

    “好吧,等会。”

    王大书原本还打算先眯几分钟,缓缓精神,可阿青妹子却无师自通的来到床边抓住王大书的胳膊一阵摇晃:“不,我要吃,现在就要嘛,欧巴。”

    撒娇的声音很好听,但从阿青妹子嘴里吐出却让王大书一阵毛骨悚然,这是什么情况?

    阿青妹子怎么突然就学会了某国女人撒娇的招数?

    好吧,略微一盘问,王大书就明白了,原来是电视机惹的祸。

    阿青毕竟是女孩,看久了教育频道就好奇的将频道调换,随后就看到了某外国电视剧。

    之后的情况就不用多了。

    明白这些之后,王大书不由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来。

    自己倒是忘记了,现在的阿青白了就是一个初生的婴儿,除了那啥男女授受不亲之外,没有多少固有的道德观念,看见什么好奇就学什么!

    还好阿青只看了撒娇的片段就饿了,如果看了那啥野蛮女友,自己现在岂不是要进医院?

    最恐怖的是如果看了什么警匪片,什么恐怖片,自己睡着觉就可能被开膛破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