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进入主线!
    当然了,在春秋战国时代,流通着十多种不同形态材质的货币。

    譬如齐国拥有自己独特的刀币,嗯,就是造型如同刀的青铜货币。

    而经济很发达的楚国最初则使用海贝充当货币,之后则使用青铜材质的蚁鼻钱,黄金铸造的郢爰,青铜材质的燕尾布币等。

    赵国则使用从青铜农具鎛演变过来的布币。

    秦国,魏国则使用方孔钱的前身圜钱。

    越国自然也不例外,用得是武器戈演变过来的戈币。

    与越国为敌的吴国则是以织有贝壳图案的布帛作为货币。

    而这越国的戈币分为大中细四种。

    大戈币长14厘米左右,重32克,为春秋二两,中戈币长12厘米,重16克,为春秋一两,戈币长9厘米,重8克,为春秋半两,细戈币长7厘米,重4克。

    但不管这细戈币价值几何,王大书身上是没有的。

    好吧,只能求助了。

    王大书不得不停下转身看向追来的羊作:“羊作,带钱了么?”

    “带了带了。”

    羊作可不是第一次入城,自然明白要交入城税,随即便从怀里取出两枚细戈币,丢入了木箱。

    见状,王大书也没耽误时间,随即便用竹竿轻轻敲打头羊,带着羊群入城。

    “阿青,你去卖羊,要去城西啊,等我卖了皮毛和你一起去。”

    羊作见阿青并没有等自己,不由得叫了起来。

    “没事,你先去吧,我问路。”

    王大书可不敢让羊作跟着,指不定就破坏了自己的任务。

    要知道在原著里可没有描写过什么羊作。

    “啊,好吧。”

    那羊作虽撩妹心切,但总归要听从临行前父亲的叮嘱,需要将皮毛先卖掉。

    因而,羊作虽有些失望,也不得不转身朝着城西的屠市走去。

    没有了发春的羊作,王大书心里顿时爽快了很多。

    没法,在和羊作待下去,他都忍不住要吐了。

    正如之前所,他可是一个直男!

    顺着这条主道走过去,应该没错吧?

    这城池实际上并不大,主道只有一条,王大书赶着羊群,注意力却放在了前方。

    没多久时间,听力出众的王大书就远远听到一阵歌声传来:“我剑利兮敌丧胆,我剑捷兮敌无首……”

    来了!

    听到这歌声,王大书心头一阵激动。

    是了,是了,这就是那八名吴国剑士遇到范蠡前唱的歌。

    他哪里还敢迟疑,急忙就赶着羊群加快了速度。

    而事情正如书中所写,正在发展之中。

    一阵哈哈大笑传来,又听到呵斥声,转即之后却是两声惨叫传来。

    应该是范蠡的护卫有两名被吴国剑士斩掉了手掌!

    之后则又是一连串拔剑声以及吴国剑士的大笑合歌之声。

    到了!

    赶着羊群的王大书眼前一亮,前面人群分开,便是八名吴国剑士正在哈哈大笑,而越国护卫则忍气吞声的让到了街边,一位身着锦袍的老者脸上怒火升腾,但却丝毫不敢对那吴国剑士骂上一句。

    那就是范蠡?

    王大书笑了笑,看这范蠡也不怎么样嘛,比自己丑多了,也不知道西施那样的美人怎么会看上这么个老头!

    好吧,那范蠡的确是一脸老态,但他实际年龄却只有四十一二,只不过看上去却如同五十老者。

    当然,这并不奇怪,范蠡固然在越国为大夫,但这个年代的生活水准等等方面也就那个样子,因而较之现代人类却容易衰老得多。

    想着事,王大书就赶着羊群从那八名吴国剑士身旁经过。

    就在这时,一名吴国剑士长剑一挥,便将一头山羊劈成了两半。

    如同书中所言,就好似用线量过,从头到尾,一分为二,丝毫没有半点差池。

    其余七名吴国剑士不由得为自己同袍喝彩叫好,就连范蠡那老头脸上也颇为动容。

    王大书知道正戏来了,急忙挥动竹竿,将其余的山羊赶到身后。

    嗯,这个时候的山羊受到了惊吓,有些不太听话,着实让王大书麻烦了一番。

    “你为甚么杀我山羊?”

    正在王大书准备按照书里的描述话时,却骇然发现自己控制不了阿青的身体,可那嘴巴却出了话。

    什么情况?

    难道是阿青原本的意识完全恢复了?

    不过,心灵连接并没有自行断开,王大书也只能充当一个旁观者了。

    见一个越国女孩居然胆敢呵斥自己,那杀羊吴士自然感觉有趣,随即便调笑了起来,甚至于伸出长剑想要将阿青的腰带割断。

    好吧,这样的行为无疑于现代当街拔别人的裤子了。

    要知道,那时候的女孩衣衫都是靠腰带束缚,一旦割断,就会坦胸露怀。

    因而王大书都有些恼怒,但他也感受到了阿青体内升起的一股愤怒。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用多,阿青随即出手狠狠教训了那八名吴国剑士,将他们一只眼睛刺瞎!

    至于范蠡那老头早已是看得双眼发光,待事情告一段落,随即便风度翩翩的表示赔一百只羊给阿青,又邀请阿青去他的府邸做客云云。

    看到这一幕,王大书心头叹息。

    这便是阿青的情伤开始!

    这范蠡老头为了让越国剑士学到绝世剑术,自然对阿青殷勤无比,不但请阿青吃各种美味糕点,更是手持竹竿与阿青一起放羊。

    像阿青这样天真浪漫的女孩哪里受得住范蠡的这番殷勤,在不自觉间便是情根深种。

    对此,王大雄倒也能够理解。

    想想也是,人家范蠡老头怎么也是国家副首相级别,家里房子多又大,为人成熟风趣稳重,多少也有点才华。

    换到现在来,恐怕也有无数美女倒贴了。

    尤其是在白猿想要杀掉范蠡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时,阿青居然出手击伤白猿。

    那一刻,王大书能够感受到白猿心头的失望,而阿青体内也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内疚。

    直到三年后,越国伐吴,范蠡亲率一军攻入吴国都城,阿青方才知道那范蠡喜欢的竟然是一个叫做夷光的女子,也正是大名鼎鼎的西施!

    暴怒之下的阿青直奔吴国都城,发誓要将夺走自己爱人的西施斩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