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发春的少年
    腰酸背痛,感冒了,这鬼天气让贫道备受折磨啊,希望明天能出太阳,温暖一下贫道冰冷的后背。

    -----------------------

    “啥?钱老幺回来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王大书上次逼问情况的混混,为了确保及时知道钱老幺回来的消息,王大书还给混混许诺了5000块悬赏。

    如此一来,在拳头与胡萝卜的双重作用,还怕那混混不用心办事?

    王大书这一出效果的确很好,这不,得到钱老幺回来的消息后,混混就急冲冲的打电话过来了,完全没有顾忌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

    还好,王大书此时因为要与阿青保持心灵连接,压根就没有睡觉,否则的话,还不将那混混给骂死。

    “行,我知道了,那5000块,一会就给你打到银行账户上,对了,帮我把钱老幺盯紧点,有什么动静,立马告诉我。”

    王大书挂了电话,随即便将许诺的5000块给混混转了过去。

    信守承诺,这一点,他还是做得很到位的。

    赖账固然节约了钱,但名声传出去不好听啊。

    转完账,王大书摸着下巴陷入到沉思之中。

    那钱老幺有些鸡贼啊,将儿子留在外面,一个人回来打探情况。

    这让王大书有些为难了。

    他原本是想要等钱老幺父子回来一网打尽,根除后患的。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钱老幺居然来这一出。

    将钱老幺干掉?留下一个钱三桂,就怕留下后患。

    毕竟像这类混混,你干掉了人家老爹,好吧,估摸着就算是干掉了,钱三桂也不知道,但对方躲在暗处,指不定什么时候阴你一下就难受了。

    看来,还得等肉身神回来才行。

    想到这里,王大书决定暂时放钱老幺一马,但他却没有想到,就这么放了一下,那钱老幺之后倒是给他造成了不的麻烦。

    放下此事,王大书照例将注意力放在了阿青身上。

    但连续数日,阿青娘都没有提出卖羊的事情,让王大书感觉颇为郁闷。

    如此一来,自己就被这个任务拴住了。

    这天,王大书刚刚连接阿青,起床吃饭的时候,阿青娘就话了。

    大意就是羊养得肥了,让阿青去城里将羊卖掉,赚些钱补贴家用。

    听到阿青娘如此一,王大书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泥煤啊!终于开始了!

    如果再不开始的话,自己都要憋闷死了!

    “好的,娘,我这就去。”

    王大书在答应的同时,不由得一阵恶寒。

    没法,他还真不适应用阿青的身体与人对话,尤其是阿青现在已经十六,那清澈软绵的女声从自己嘴里传出,以及有些酸涨不断长大的某个地方,更是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甚至于怀疑,如果自己与阿青心灵连接时间长了,会不会受到阿青的影响,从而弯了。

    阿青娘倒是有些担心,毕竟第一次将这么大的事情交给阿青,因而特意叮嘱了一番,大意就是到了城里,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更不要将羊丢了,否则家里可就要断粮了。

    王大书不傻,他知道阿青娘的性格,如果自己表现出不耐烦的话,指不定就不让自己去城里了,那样的话自己的任务怎么完成?

    因而,他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不断的点头,表示自己完全听了进去,让娘亲绝对放心。

    等阿青赶着羊出门的时候,阿青娘还朝着阿青怀里塞了两个特意烙好的米饼。

    这米饼的做法就要比谷饭精细多了,上面的糠壳已经去掉半,看上去口感都要强上很多。

    由此也看出,这阿青娘的确痛爱阿青。

    嗯,前往城里并不仅仅只是阿青一人,还有青梅竹马的羊作。

    相对于阿青而言,羊作已经进城几次了? 分身投胎万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